李冰冰任泉热聊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幻想秘闻录最新章节。

“哗啦”。

沐枫韵的卧室门被轻轻地打开,门外站着一个有着猫耳和猫尾的少女。

“唉嘿嘿……青大人的睡脸还真是可爱呢……而且还没有任何的~防备。”少女一脸痴汉样子地向正在熟睡的沐枫韵一步一步走去,她甚至还吸了吸口水:“就让我来叫你品尝一下‘人间极乐’吧。”

“看招!「八云之究极奥义之超级无敌之挠痒痒神功」!”少女大吼一声,然后向沐枫韵扑了过去。

“……?”沐枫韵听到声音,揉了揉朦胧的眼睛。下一秒,刚刚还迷迷糊糊的沐枫韵已经完完全全地清醒了过来。

“什……什么?!”沐枫韵被扑到自己身上的庞然大物吓了一跳,还没等她看清这个不速之客是谁,就感觉身上奇痒不止。

“哈哈哈……停……快停下来……话说……你是谁啊哈哈哈……”沐枫韵将身子左摇右摆,拼命地想摆脱这个压在自己身上,还不停的给自己挠痒痒的人。可惜,沐枫韵还是图样,无论她做什么,那名少女也没有离开她身上的意思,反倒借此机会,更加得寸进尺起来。

…………

过了几分钟,少女终于玩够了,她满意地从沐枫韵身上爬了下来。而沐枫韵此时已经双目无神,晶莹的口水流在了被褥上,留下一滩痕迹。而身上的睡衣在反抗的时候已经被撕开了一道道口子,看上去惨不忍睹。此时的沐枫韵看上去如同是被“不可描述”过了一样,一脸被玩坏的表情。

“等等你是谁啊?!!”沐枫韵忽然反应过来,指着满脸坏笑的少女说,大清早的,自己就被人强行玩了个“挠痒痒play”,而且还是自己受的那一方,这都什么事啊?

“我啊,我叫橙哦,青大人。我是你的后辈呢喵。”橙笑着说。

(她就是紫所说的橙?我怎么就成了她的前辈了?)

沐枫韵使劲地摇了摇头,把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抛在脑后:“不说这个,为什么你一大早要挠我痒痒啊?”

(如果她敢说是为了好玩的话我就一定跟她没完!一定!)

“啊,这个啊……”橙做出一副思考的表情,“因为好玩啊。”

“你……!!!”沐枫韵指着橙,说不出话来。

“其实不是啦喵,我是来叫你起床的喵。”橙吐了吐舌头,笑着说。

“叫人起床有这么叫的嘛……”沐枫韵满脸黑线,“那么,你叫我起床干什么?”

“吃早饭啊喵。”

听到橙这么说,沐枫韵松了一口气,“你下次叫我起床,请务必要好好地叫醒我,别再挠我痒痒了。”

(早饭啊,很期待蓝的手艺呢。)

“……”

“……”

“那个……你在这干嘛?”沐枫韵无奈地对着满脸笑容的橙说。

“等你去吃早饭啊。”橙脱口而出。

“吃……你个大头鬼啊!出去出去,我要换衣服了!”沐枫韵用力地将橙推出房间外,并重重地拉上了门。

说是换衣服,但其实我有的衣服也只有那件……

“唉。”沐枫韵摇了摇头,她看了看身上破破烂烂的睡衣,总不能穿着这睡衣去吃饭吧?

沐枫韵叹了口气,然后脱下了身上的睡衣,将它丢在了一旁。

(嗯?镜子?)

沐枫韵好奇地走到了镜子前,里面的倒影让她大吃一惊。里面的沐枫韵已经完全没有了“他”的李冰冰任泉热聊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样子,一头亚麻黄色的头发披在肩上,眼睛竟是异色瞳,左红右蓝,白皙的皮肤,身材也十分不错,唯一的缺点,就是胸小了点。不过最重要的是,现在的沐枫韵,是只穿着内衣的。沐枫韵盯着镜子里的玉体有着出神,“这还是我吗……?”沐枫韵拍了拍自己的脸,有感觉,说明这并不是梦。顿时,一股温热的液体从沐枫韵的鼻子里流了出来。“……不行不行不行!怎么能对自己的身体发情呢!”沐枫韵用力地摇了摇头,思考着是否要穿那件白色的连衣裙。

(不过……我现在的样子还真好看。)

沐枫韵想了想,最终妥协了,毕竟不穿裙子,要么光着出去,要么近似于光着出去,这两种她是想都不敢想的。沐枫韵拿出连衣裙,盯着它发愣。“话说……这东西怎么穿啊……”沐枫韵对这种东西自然是一窍不通,毕竟她以前可没穿过这种东西。

“要我教教你吗?”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啊!!!”几乎是下意识的,沐枫韵惨叫着捂着身体蹲了下去,她愤怒地转过头,发现一名黑发的紫瞳女性正饶有兴趣地盯着自己。

“你是谁?!”

“你不认识我了?昨天可是我给你的礼物哦。”

(吓死我了,原来是「主神」啊……)

“不不不,重点不是这个,为什么你会在在这出现?!而且是这种时候?!我正在换衣服啊!!”沐枫韵红着脸,大叫道。

“既然我都会说话了,那么有实体也不奇怪吧,听到你有困难我就来了呗。”少女倒是一脸的无所谓。

“好像也是……不,不对!你快出去呀!!!”

“你不是不会穿裙子吗,我出去了你怎么办?要不我教你怎么穿?”少女倒是满脸疑惑,不解地问着沐枫韵。

“唉?”沐枫韵犹豫了一会,然后红着脸,小声的说:“……好……好吧,那你就……教教我好了……”

只是,她没看到,少女的脸上,出现了一种名为“计划通”的表情。

…………

“这个……是不是有点太短了?”沐枫韵注视着镜中的自己,白色的连衣裙穿在她的身上,看上去她是那么的清纯。

“这都到膝盖了,还短?”顾宁一拍脑袋,露出一副“这孩子没救了”的表情。

“我……就是觉得短嘛”沐枫韵摇摇头,“话说,「主神」,我还以为你是男的呢。”

听到沐枫韵说的话,少女“噗嗤”地笑了出来:“那个啥,告诉你吧,其实呢,我不是主神,这里也不是恐怖片,你更不是穿越到了无限恐怖。我给你看的那些都是逗你玩的。”

“什……”沐枫韵惊讶地说,“此话当真?”

“当然。”

“那,你是谁?为什么要把我弄到这?”

“我……我的名字已经不记得了,而我把你弄过来的目的……还不能说。我只能告诉你,我是你力量的源泉,只要你不死,我就不会死,但你一死,我就会消失。”少女叹了口气,看上去她有什么难言之隐。

“「灵魂绑定」?”沐枫韵忽然想到这么一个词。

“可以这么理解。”少女点点头。

“不说这个,你刚才说你忘记了自己的名字,那要不我帮你起一个吧。”沐枫韵兴奋的对着少女说。

“……好,”少女显得有着惊讶,“我还以为你会表现得更惊慌失措一点呢。”

“如果我惊慌失措,有什么好处吗?”“没有。”

“如果我惊慌失措,你会把我送回去吗?”“……不会。”

“那我惊慌失措干什么?顺其自然不更好一点?”沐枫韵反问她。

“有意思。”少女露出了一副很感兴趣的表情,“你这个人真有意思。”

“不说这个,我已经想到了一个绝佳的名字哦!”兴奋的神情爬上了沐枫韵的脸庞,“你就叫……顾宁好了!”

“顾宁……这个名字好耳熟啊,我在你的记忆里看过,我记得这个名字好像是你喜……”少女回忆着什么,陷入了沉思。

而沐枫韵的脸在她听顾宁的话时,越来越红。最终,沐枫韵在顾宁说出那几个字之前打断了她:“没有没有!你记错了!喜欢的人的名字什么的,才李冰冰任泉热聊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没有呢!!!”

“啊,那就当是我记错了吧。”顾宁笑着说,“不快点去吃早饭吗,她们估计已经等了很久了。”

“嗯。”沐枫韵点点头,她临走前看了一眼破破烂烂的睡衣,叹了口气,将它从地上检起,塞到了物品栏的角落里。

(留个纪念吧。)

不过,沐枫韵好像忘记了一件事儿,顾宁是可以查看她的记忆的。

…………

凭记忆来到了客厅,紫她们已经等候多时,饭菜早就摆在了桌子上。

“大家早上好。这是我的……呃……式神,这是我的式神,顾宁。”沐枫韵向紫她们介绍着顾宁。

紫听到沐枫韵没有叫她紫姐姐的时候显得有些失落,而其他人则对顾宁表示欢迎。在自我介绍之后,八云家的人开始了早餐。早餐是寿司,虽然来到八云居才不过两天,但沐枫韵觉得,蓝的料理不管吃上多少次也不会腻,她开始羡慕起紫来:有这么一个长得漂亮,会做饭,还很温柔,而且还有毛茸茸的大尾巴(划去)的式神真是太幸福了。

愉快的早餐时间很快就结束了,沐枫韵去帮蓝做家务,而顾宁也去帮忙了。

待到家族做的差不多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中午。

沐枫韵回到客厅,发现紫不知去了哪,而橙躺在蓝的怀里,睡着午觉。顾宁见此,也拉着沐枫韵要去睡午觉。

虽然沐枫韵并没有睡午觉的习惯,但她还是与顾宁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毕竟现在也没有什么事可做,就陪她睡一会吧。)

到了卧室,沐枫韵杯具地发现:被褥只有一套,要是真的想要一起睡午觉的话,那就只能跟两个人挤一挤了。

“……那个,你睡吧,我还不困。”沐枫韵叹了口气,对着顾宁说。

“不,不行,一起睡吧,只有这样下午才能有精神啊。”顾宁拉着沐枫韵走到褥子旁,然后直接将她按了在上面。

——死一样的沉默。

现在沐枫韵与顾宁的姿势迷の性感。是的,沐枫韵被“地咚”了,顾宁那对深邃的紫瞳死死地盯着沐枫韵的双眼,最终,沐枫韵在这场对视游戏中败下阵来。

“好啦……我……我陪你睡就是啦。”沐枫韵红着脸,将头扭向别处。

“嗯嗯,这才是好孩子嘛。”顾宁开心的点点头,然后在沐枫韵的旁边躺了下来。

沐枫韵背对顾宁,希望以此来掩饰她害羞的心情,这是她第一次跟别人一起睡同一张床,而且竟然还是跟女孩子一起睡,虽然,他自己现在也是女孩子。这时,顾宁的手伸了过来,紧紧地抱住了沐枫韵。沐枫韵的身体微微一颤,她刚想推开顾宁,顾宁的的鼾声已经传了过来,虽然这声音很小,很轻,但沐枫韵却是实实在在地听到了。

(算了,如果她喜欢,那就这样吧。)

沐枫韵这么想着。顾宁身上淡淡的香气飘入了沐枫韵的鼻子,竟让她感到脑袋有些发晕。

(为什么有一种被人睡了的感觉……)

沐枫韵侧过头,看了一眼顾宁,顾宁现在已经睡得很深,她的睡脸美丽的让人着迷。

沐枫韵笑了笑,(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被人抱着的感觉,好像,大概,可能,是有那么一丢丢的小舒服?)

(话说,为什么自己对她突然把自己拉到异世界而不生气?自己又为什么对她这么好?甚至……给她去了“她”的名字?)沐枫韵摇了摇头,在她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或许,是在顾宁身上看到了“她”的影子,又或许,只是为了自己那无聊的心愿罢了。

(啊啊,我真是个笨蛋啊……)

在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时,沐枫韵觉得,睡意正在向自己袭来,回过神时,已经到了下午。

顾宁盯着沐枫韵的毫无防备的睡脸,脸上露出了微笑。“真是可爱啊,韵。”她小声说。

不知过了多久,沐枫韵醒了过来。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被人盯着的感觉肯定不会太好,“你……你盯着我干嘛?”

“因为你可爱啊,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可……可爱……)

沐枫韵脸一红,扭过头,不再去看顾宁。

“喂喂,你这样子,不会是在偷偷高兴吧?”

“没有没有,我可没因为你夸我而高兴呢。”沐枫韵掩饰道,但她脸上的表情已经出卖了她。

(啊啊,被说可爱了呢……不,等等,我被说可爱好像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吧?)沐枫韵忽然想到了什么事,一个关于她的“被折断的宝剑”的事。但是这并没有影响到她高兴的心情,因为“顺其自然”,是她的人生处事的原则之一。

[看来沐枫韵君哦不,沐枫韵酱已经适应了她的新角色呢~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出去走走吧。”沐枫韵拉着顾宁走出了卧室,准备沿着走廊游览着八云居。

温暖的阳光洒在了木质的地板上,向走廊外望去,美丽的庭院有着绿色的草地以及一个水池,上面有竹子做的“添水”,不时地发出“咚”的一声脆响。

八云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整体来说,环境优美,日式的传统与西式的先进搭配在一起,不仅没有让人觉得不协调,还给人一种和谐的感觉。

在把八云居逛了一圈之后,沐枫韵与顾宁回到了客厅。蓝正要起身去准备晚饭,而橙则在听紫讲故事。

简单的问过好之后,沐枫韵和蓝一起来到了厨房,帮蓝准备晚饭。

顾宁与紫相视一笑,:“说吧,你有什么问题问我?”

“感觉真敏感呢。”紫掏出了一把折扇,挡在了自己面前。“三个问题,首先,你是谁,为什么要带着青来幻想乡?其次,你和青的身上有「法则」的气息,这是怎么回事?最后,最重要的一个,你们对幻想乡有恶意吗?”

顾宁点点头,笑着说:“就这些啊?可以,我回答你。首先,我叫顾宁,如果要有个定义的话,我来幻想乡是为了‘逃难’,所以,我对幻想乡没有恶意,毕竟我现在也没有办法离开这。所以,我也想请你多收留我们几天。另外,青身上的「法则」的气息实际上就是我的力量,而我,则是她力量的源泉。所以也会带走「法则」的气息。”

“那就好,只要你对幻想乡没有恶意,收留你没问题,但是如果你敢危害幻想乡,那么我就会杀了你。”说这话时,紫的双眼中透出了一抹凶光。“那么,请解释一下,为什么拥有「法则」的力量的人会如此弱小?”

“因为她还没成长起来。”顾宁淡淡的说。“或许,等她成长起来之后,会拥有所有人都望尘莫及的力量,包括你,也包括我。”

紫点点头,然后对顾宁使了个眼色,暗示她停止谈话。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不一会儿,蓝与沐枫韵便一起端着饭菜走了进来。

接下来,便是愉快的晚餐时间了。

…………

晚餐过后,蓝去收拾碗筷,而沐枫韵和顾宁则跟橙一起,听着紫讲那她自己都不信的自传。不过,正是因为真实度不高,听起来才更有意思,也就越能打发时间。不知不觉间,已经到该睡觉的时间了。

沐枫韵与顾宁回到卧室,发现卧室里依旧只有一套被褥。

沐枫韵叹了口气,天命如此,她又有什么办法呢?于是,便钻进被窝,准备睡觉。

“等等,”顾宁拉住她,“你……穿连衣裙睡觉?”

“哪能怎么办啦,我的睡衣已经坏了的说。”沐枫韵摇摇头。

“那就只穿内衣睡呗,都是女孩子,怕什么?”顾宁坏笑地看着沐枫韵,甚至已经要去替沐枫韵脱下裙子。(丢人,你褪裙吧)

“不不不,不要。”沐枫韵后退了几步。“我可不要裸……裸睡。”

“别害羞嘛……”顾宁将沐枫韵逼到了墙角,然后……

在一顿毫无卵用的反抗之后,沐枫韵只穿着内衣,乖乖地跟着顾宁进到了被窝里。

“那……那个……”许久,沐枫韵小声地吐出几个字,“我要……要……抱……抱……”

“什么?”顾宁坏笑着抬起沐枫韵通红的面庞,“再说一遍,我没听清哦。”

“你……”沐枫韵一顿,脸红的好似可以滴出血的她随即转过身去,“没……没什么啦!笨蛋!!”

“是这个意思吗?”顾宁轻轻地从背后抱住沐枫韵,在她耳边轻轻地说。

一阵短暂的沉默过后,沐枫韵缓缓地点点头。“……嗯。”

…………

另一边,在客厅中,蓝与紫正在下着象棋。

“紫大人,有一件事我还是很不明白,”蓝率先开口,“你……”

“是想问我为什么要把她招过来当式神吧?”紫笑了笑。

“……是的。”

“这么说吧,蓝,”紫走了一步,“她的身上有着法则的力量,而你我都知道,法则的力量是十分强大的,如果真如另外的那个小姑娘说的一样,她成长起来之后,她所拥有的力量无疑是非常然人头疼的。”

“如果我把她放着不管,那么她有两种可能。一,在成长起来之前死掉;二,成长起来,有着十分强大的力量。很难知道,她在拥有了力量之后会不会搞个大新闻,然后其他不安分的妖怪也来搞事,幻想乡可能会陷入混乱之中,我不想冒这个险。这也就是我为什么要把她收入自己门下。如果让她在我们眼下生活,那么监视她是很轻松的事情,也很容易看出她对幻想乡有没有危害。”

“那么为什么不用契约束缚她?”

“你知道大象与锁链的故事吗?”紫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知道,在大象很小的时候便用锁链拴住它,即使它想逃走,也由于年幼,没有挣断锁链的力量,被困在那里。久而久之,在它长大之后,即使拥有了力量,但是在潜意识里,这个锁链是无法被挣断的,也就会被永远的束缚在那里。所以你为什么……”

“因为,这个例子是有先决条件的,就是「大象」是独自一人,但是这件事不同,她的旁边有那个小姑娘,很难保证在以后那个小姑娘不会提醒她,然后她可能会因此而与我们反目成仇,从而危害幻想乡。”

“将军。”“啪”!随着紫的手指落下,这盘棋也已经结束。“我没有理由去冒险。”紫站起身,她深邃眼神中闪过一抹凶光,在离开前,她留给蓝一句话:“蓝,如果发现她们有什么不正常的举动,你明白怎么做。”

“明白。”

(本章完)

幻想秘闻录最新章节。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