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力啊用力好深快点

eses“那么我呢?我又有谁关心过呢?他们只顾着他们的日子好不好过,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eses“宸王殿下的确很优秀,可是我配不上他,我只想过安静自由自在的日子,不是嫁入宸王府,和叶浅薇那贱人整天斗来斗去。”

eses泪如雨下,裴映月嚎啕大哭了去了。

eses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情绪失控过,只是一想到她的未来会被困,她便觉得人生没有了希望,有的只有绝望。

eses那种绝望,让她对未来失去了兴致。

eses可是莲蕊说的很对,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裴家被问罪。

eses闹归闹,可是她最终还是会嫁入宸王府,做一个被圈养起来的金丝雀。

eses“小姐啊,你不喜争斗,我们便躲着她就是。宸王殿下那么英明,他也绝不会看着叶浅薇放肆的不是吗?”

eses“就算是他不疼爱小姐,可是他难道不觊觎咱们老爷手里的兵权吗?”

eses莲蕊抱住裴映月苦口婆心的劝说着她,她也不过十四的年纪,可是小姐与她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呀,她们本就是被捆绑在一起了。

eses“那又怎样?我不愿意嫁给宸王殿下,我不配。”

eses哭的声嘶力竭,裴映月那里能知道,她爹就在她房门外,眼眶湿润的盯着她歇斯里地的样子,心如刀割。

eses他也不愿意让他女儿受委屈,可是他有的选择吗?

eses说来说去,都是手中的兵权惹的祸,是不是他把兵权交出去,他的女儿就不用嫁给宸王殿下了?

eses思及此,他幽幽开口“月儿,爹知道你很委屈。若可以,爹愿意交出兵权呼你周全。”

eses“可是爹更知道,若是爹把兵权交出去,就等于把保护你们的刀也交出去了。”

eses“到那时,别说是保护你们了,那样的话,只会让整个裴家陷入万劫不复。”

eses“爹何尝愿意让你加入皇家,可惜皇命难为,爹真的没有办法呀。”

eses裴将军老泪纵横,护不住自己的女儿,他心里也不好过。

eses可是他身为裴家人,又怎能让整个裴家陷入危险之中?

eses牺牲了他女儿的幸福,就能保住整个裴家呀。

eses“爹,我要怎么活?叶浅薇不是个善茬儿,平日里便与我交恶,如今又同时被赐婚给宸王殿下,她如何会放过我?”

eses崩溃大哭,裴映月知道她爹心里也很苦,只是她真的没有信心在宸王府生活。

eses她过惯了在裴家这样清闲的日子,让她突然间去过各种规矩颇多的日子,她觉得不如让她死了的好。

eses“傻丫头,你可知她那样的女子也是很多男人芥蒂得存在?反倒是你,有什么心思就写在脸上,爹不敢保证有很多男人喜欢,可是宸王殿下至少不会厌弃你。”

eses“月儿啊,你明白爹的意思吗?”

eses“至于叶浅薇那样口蜜腹剑的女人,跟她爹一模一样,又有那个男人愿意身边有一个毒蛇似得女人呢?”

eses开导着裴映月,裴将军不想让女儿对生活失去了信心,若那样,她漫长的人生路还要如何继续?会修改过来滴

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