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乱大合集

“先生,你看出些什么来吗?”

“我看出他死得很惨。”

“这是个人就能看出来好吗!!”

原来一直负责吐槽的姬素依不在了,现在秦书柔颇有接替她吐槽役的架势。

“还有他身上的挂牌,应该是阎罗殿的人。”

“什么!!阎罗殿?!!”秦书柔可没有封惜这么淡定,她一听到“阎罗殿”这三个字便顿时花容失色。

因为那可是可以和星魂殿齐名的存在啊!

而且不同于星魂殿的幕后黑手,不善战斗,阎罗殿可是最擅长刺杀消灭工作的了。

但是他们与传统的宗门也不一样,没有任何的善恶观念,有的只是利益关系,只要你能拿出另他们满意的报酬,就能驱使他们为自己杀人办事。

总而言之,阎罗殿就是一个这个世界最大型的有系统有规矩的杀手养成中心。

所以他们之间也就不存在什么同门之情,必要时还会自相残杀。

也不知道这阎罗殿的老大有多大的能耐能让这群整天在刀尖舔血的毒狼乖乖听话,手底下全是杀手,肯定会有很多不长眼的去暗杀这位阎罗殿的老大,但是人家到如今却依旧好好的坐在那个位置,不得不说人家老大的身份真的实至名归。

“别担心,区区阎罗殿还不足以让我们炸天帮放在眼里!”封惜拍着胸脯信誓旦旦道。

“你不是天玄宗的吗!”秦书柔气得柳眉倒竖,头皮发麻,现在有一个潜在的安全隐患让她差点有了生命危险,所以她日后不得不更加的谨小慎微,但就算如此她还是不忘一个吐槽役的本职工作。

“别在意这些细节。”封惜看出了她眼中的忧虑之意,于是便安慰道,“别担心,我有小玄依保护,至于你……只要乖乖待在家里应该就没什么危险吧?”

秦书柔“……”

汝闻,此为人言否?

这种时候不安慰自己也就算了,竟然还在伤口上撒盐!

活该他长得那么好还单身!

秦书柔知道自己说不过他,于是就闷闷不乐的哼了一声,便把头扭向一边生着闷气。

要是有女朋友的男同胞们在这里,看这架势一定会上前安慰她一下,因为女生一般这样做不就是在说着我不开心,快来哄我,的信号吗?

但是封惜不同,虽然很久以前他就与女娲结为夫妻过,但那时他也没有任何恋爱经验,纯粹就是女娲过来一通表白,然后就把他强上了……

说起来,回忆起这段往事的时候他还有些面红耳赤呢,那段期间更是尴尬得无法直视风雨霖。

他以为所有人都是和他一样,会慢慢回想起从前的过往记忆,但后来的事情发展却不似他所想的那样……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现在封惜只是看着在一旁生着闷气的秦书柔哈哈大笑“哈哈哈!玄依你看她鼓着个脸像个包子似的……”

秦书柔“???”

小老弟你怎么回事?还想不想在我这儿混了?

秦书柔面沉如水的站起身,眼神犀利尖锐的瞪着封惜,仿佛要用眼神在封惜身上割一块肉下来!

封惜也懂得审时度势,见她好像真的要发火了就收敛笑意,继续办正事去了。

“其实还有一点我很在意……这枚铜钱……对他来说到底有怎样的意义?”封惜从尸体的手中取过铜钱,双眉紧皱,细细的观察着。

姬玄依看着封惜手中那枚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铜钱道“从这枚铜钱上我感知不到任何灵力波动,应该就只是个最常见也最普通的货币,不存在任何特殊功能。”

“那他为什么临死前都要紧紧地攥着呢?又不能保住性命……”秦书柔疑惑不解的接道,她此时也渐渐缓过劲来了,不断的在心里默念“不跟他一般见识”。

说到底这也只是表示他们之间关系好才能这样肆意的开对方的玩笑。

若是双方都恭恭敬敬的,那就只能说明他们之间实在是没什么交情。

“可能是对他来说有什么特殊意义吧……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如果能有选择的话正常人谁想要干这一行呢……”封惜重新将那枚铜钱塞回他的手心,起身拍拍灰尘道。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姬玄依神色淡然,丝毫没有为击杀这个男人而感到愧疚,既然做了这一行就要有被杀的准备。

更何况此人还想对封惜出手,这样一来姬玄依就更没有放过他的理由了。

“你可以籍此脑补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亦或是一个感人肺腑催人泪下的奋斗史……”封惜笑着对秦书柔道。

“哼!臭道士……”秦书柔缓缓直起身,对封惜娇嗔道。

“我们继续走吧,还有正事要办呢。”

“等等!至少也要等人来清理现场……”

秦书柔本想先命人清理战场的,结果她却看到不远处飞来的几道人影就知道不用再浪费时间了。

“看吧,负责清理现场的人来了。”

“……”

这家伙……难道早就料到了吗……

秦书柔皱起眉头,难道他真的能料事如神未卜先知?这一切难道真的都在他的计划之中?

“拜见公主殿下!”

那几道身影已经走到了秦书柔的身前,然后单膝跪地,头一直低着,齐齐拱手抱拳。

“平身吧。”秦书柔两掌虚托,淡淡道。

“谢殿下!”

虽然不卑不亢的站起身,但是他们之中还是无一人敢去直视秦书柔,未经许可,他们是不能抬头近距离观赏到公主的凤颜的。

这就是皇族与生俱来的霸道权威。

“我等乃是天刑军监妖司的,听闻此处有动静便来巡查一番,未曾想公主殿下于此,若有不周之处还请怪罪。”一人上前为秦书柔报明了他们的身份和来到这里的原因。

“只是遇到了几个埋伏拦路的刺客,不过已经被解决掉了,你们就清理清理他们的尸体吧。”秦书柔指着那具无头男尸,道,“记得周围也要清理干净。”

“什么!竟然有人行刺殿下?!”那人终于把头抬起来,又惊又怒道。

“殿下可有伤到那里?”继而,那人又急切的关心道。

“本宫毫发未伤,你们还是尽快清理一下吧,以免引得民众恐慌。”

“是!”

就在他们即将动身搜寻尸首之时,突然有个人轻咦了一声。

而在场的人,除了封惜外修为何其强大,连带着五感也十分惊人,但凡有一点动静,都能一丝不落的落入耳中,就连封惜也通过龙族变态的五感听到了什么异响,于是众人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吸引过来。

但此人丝毫没有关注周遭那些异样的目光,而是神色激动的看着姬玄依,仿佛一个见到偶像的粉丝那般心潮澎湃。

“您不是姬玄依大人吗?!在下有幸瞻仰过您战斗时飘逸的身姿,真是太潇洒厉害了!您怎么会在这儿……对了,您是公主殿下这边的人,守在公主殿下身边也理所当然……”

看得出来,此人是认识姬玄依的,但从她茫然的表情来看,姬玄依并不认识她。

但是姬玄依不认识他们不代表他们不认识姬玄依……

“难不成她就是最近那边传得沸沸扬扬的「女武神」?!”

“看那双鲜血一般的瞳孔……应该是了!”

“没想到在我有生之年竟能一睹芳容!啊~我现在真的死而无憾了~”

“你第一次见公主殿下也是这么说的……”

“真的是跟传闻中描述的那样绝色倾城啊……”

“……”

一时间,像炸开了锅似的,议论声此起彼伏,收尸工作被硬生生的搞成了一个小型粉丝见面会。

“你到底去天刑军干了什么?怎么收获了那么多粉丝?”封惜悄悄与姬玄依交头接耳的问道。

看着这群人,封惜很想对他们说大哥,你们是来收尸的,不是来追星的啊!

“我怎么知道?我就是过去打了几架,收拾了几个刺头而已啊!我怎么知道会变成这样!”姬玄依有些着急的跟封惜解释道。

“没事,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个好消息,有粉丝就说明你已经积累了一定的威望与公信度,这样你就多了一些在天刑军的话语权。”

“是吗?那我会继续努力的!”

努力把那些敢否定反抗她的人揍得更惨一点……

嗯……下次就拿出六成的实力和他们玩玩吧……

天刑军的人不知道的是,因为封惜一句夸奖的话,那个恐怖的女人又将他们离死神推近一步,又把他们打入了更深层的地狱……

此时,再次被晾在一边的秦书柔再也忍不住了她的怒火了。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无视,我这个公主做得那么失败的吗?不管什么身份,是个人就能忽视我?

真是岂有此理!

“够了!你们就在此地以及周围搜寻清理刺客的尸首,我们还有要事要办,就先走了。”说完,秦书柔就拉着封惜和姬玄依逃也似的离开了这个让她屡次吃瘪的伤心之地。

“啊……公主殿下慢走……”(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