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动态抽插图

“我叫牛马,你们叫我小马就可以了。”

傍晚时分,坐在大王庄打谷场边上的火堆旁,熊猫开始了自我介绍。

这只名叫牛马的熊猫来自千里之外的遥远南方,从出生开始,它就发现了自己和其他同类的不同,随着时间推移,年龄增长,这种区别变得越来越大。

兽类的交配权往往取决于个体战斗力,熊猫也不例外,随着第六个山花烂漫的季节到来,山间的熊猫们也开始四处寻找同类,通过战斗来争夺本年度交配权。

此时的牛马已经到了成年期,远胜于同类的智力和灵活的前肢更是让它如虎添翼,经过连番苦战,牛马终于战胜了所有雄性同类,将方圆百里的雌性熊猫全部变成了自己的后宫。

那段时间,牛马不辞辛苦,跋涉于山林之间,战胜所有对手,播种后马不停蹄地奔赴下一处战场,其中艰辛可想而知,但他本着延续种群的崇高理想和坚定信念,还是坚持了下来。

“我给自己起名为牛马,就是希望自己能够像牛一样勤奋耕耘,像马一样奔波驰骋。”摇曳的火光照映之下,牛马那张黑白分明的大脸满是坚毅的表情。

寻常村民对于会说话的妖怪充满了敬畏,都坐得远远的,这个火堆旁边只有萧寒的巡逻小队和熊猫牛马,听着牛马讲述自己的激情岁月,萧寒满脸坏笑,方唐满脸无语,上官飞燕霞飞双颊,梁固和牛猛二人则是听得如痴如醉,悠然神往。

“我长这么大,连姑娘的手都没摸过呢。”听着听着,牛猛不禁黯然神伤起来。

同样姓牛,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是啊,我们真是白活了。”梁固摇头叹息道。

方唐则是听得一脑袋黑线,他跟其他人不一样,在其他人看来,这个牛马只是天赋异禀的熊猫,热爱交配是理所应当,他却知道这熊猫的躯体之中装着一个人的灵魂。

人就是再饥渴,也不能对异类做出那种事情啊。

“老大,这个熊猫比你还无耻啊,斗殴,约泡,四处流窜作案,这种事情居然能被他说得无比高尚,无比神圣,简直太过分了。”

小明在意识空间里上下翻飞,不住嘴地批判着牛马的恶劣行径,但方唐认为,他是出于嫉妒才这样说的。

“那牛马兄弟,你不在家乡从事这项神圣的事业,千里迢迢来到青鼎山,究竟是为了什么?”萧寒忍着坏笑问道,顺手往火堆里扔了一根木柴。

“唉!”牛马重重叹息一声,继续讲述起自己的往事。

雌性熊猫的发情期和繁殖期非常短暂,每年就那么几天,错过机会就相当于错过了一年,因此那段时间里,牛马不是在雌性熊猫面前跟其他同类打架,就是奔波在打架的路上,体力消耗极大,结果在最后一次交配之后,他遭到了围观群众惨无人道的围殴。

“正常来说,它们谁来单挑我都是不怕的,哪怕两个三个,我也能凭借计谋取胜,但那一天我实在是太累了,不光腿脚酸软无力,而且腰酸背痛,根本没力气打架。”牛马愤愤不平地说道。

“这是肾虚的症状。”方唐说道。

“严格来说应该是肾亏。”牛猛纠正了方唐的说法,“使用过度了。”

上官飞燕扑哧一声,捧着自己通红的脸庞笑个不停。

“等等,牛马兄弟,意思你在那个什么的时候,旁边还有围观的?”萧寒难以置信地问道。

“嗯啊。”牛马理所应当地点了点头,“我们小的时候也要围观别人的,观摩学习嘛。”

“不是,你要不要脸啊?”方唐终于忍无可忍。

“那它们就围在旁边看,赶又赶不跑,我又有正事要办,你让我咋办嘛!”牛马摊手反问道:“总不能为了爽这么一下子,我再去盖个房子吧?”

其余几人顿时笑得前仰后合,上官飞燕更是蹲坐在地上,双臂环抱,把脸埋在里面,笑得肩膀一抽一抽。

笑了一阵,萧寒才揉着酸痛的腮帮子继续问道:“所以说你战败之后就被赶出了家乡,从此流落四方?”

“我也奇怪呢,按理说大家各自都有各自的地盘,平日里互相都看不见的,每年打几次架也不算什么大事,过去就过去了,可他们对我穷追猛打,简直要致人死地,实在是令人费解。”牛马说道。

“还不是因为你太贪了,以前肯定没有把方圆百里包圆吃独食的,人家眼巴巴等了一年,结果全被你给霸占了,你自己摸着良心说,不弄死你,人家能解气吗?”方唐继续疯狂输出。

“你这么一说好像也有几分道理。”牛马挠着脑袋傻笑起来。

成为公敌之后,牛马在家乡是待不下去了,为了收拾他,其余雄性熊猫史无前例地结成同盟,对他穷追不舍,牛马迫于无奈,只得离开。

流浪途中,牛马也遇见过其他妖族,但荒郊野外能被他遇见的,多是成群结队的妖兽和半人半兽的兽妖,好多连话都说不利索,根本无法让它提起交流的,于是一路走走停停,无意中就来到了青鼎山附近。

“话说回来,像牛马兄弟这样身具兽形,却能与人类谈笑风生的妖族,确实是相当罕见。”梁固说道:“青鼎派内门也有妖族弟子,但大多是从幼年期便被带回山门,经过十几年时间悉心培养,才能够达到与人交流全然无碍的程度。”

“妖和人最大的区别不在于能不能说话,而是思考方式,很多妖族就算完全化为人形,能够正常说话,但说话做事让人很容易就看出不同。”萧寒点点头,继续补充道:“牛马兄弟则不一样,如果大家蒙上眼睛,根本无法分辨出你是妖族。”

“那就是说,他应该能被青鼎派收下了?”方唐兴奋地笑道。

“司州妖族不多,像牛马兄弟这样的更是凤毛麟角,应该能进入内门”萧寒笑着答道,但下一刻,他就霍地站起身来,脸色变得铁青。

众人连忙转头望去,只见数里之外的夜空中升起一道亮光,在最高点炸裂开来,绽开一朵绚丽的火花。(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