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性接触

街道喧嚣不止,拐角处包子铺新开张,散发着腾腾的热气,香味穿过巷子,喜得阿咪猫爪刨地。

阿汪嫌弃得瞟了她一眼,狗脸上布满傲慢,作为一只妖怪,还有没有理想和追求,岂能为区区包子所折腰。

阿咪还在纠结差使谁帮她买包子,就见一撑着油纸伞得女子款款而来。

只见她神色凝重,端详着店铺招牌,随着她的目光,阿咪伸了伸懒腰,喵喵唤起何姑来。

一袭白色打底蓝色为衬的长褂被何玖儿穿得自有几分英姿飒爽的韵味,黑色光泽的长发小半卷在头顶,以蓝色发带固定,多余的后垂下来,平添了几许女侠风范。

一双美眸锁住门口踌躇不进的姑娘做出邀请,“姑娘请进。”

进来的姑娘,身段颇有江南女子风味,可却同何玖儿发型略同,竟有平分秋色之意,一时间阿咪也分不出来到底谁更美。

茶水尽数上来,不见得怠慢。

芬芳扑鼻,待品尝过后,舒展了苏瑾儿紧锁的眉头,她好久没这么轻松了。

趴在脚边的阿咪吐出粉嫩的舌头,心下了然,玖姑又在打探人家知底了。

探知详情,何玖儿满意得放置好杯子。先行开口,“姑娘所来为何事?。”

苏瑾儿没多加遮掩,“我来是寻织梦者的,”

何玖儿小口饮着茶水,脚下逗弄着阿咪。

“店家,可否告知小女子,有没有一如画中人曾来过此地。”问及此处,语气稍急像是应证着什么。

阿咪瞪圆猫眼,画中人?可不就曾来过,思及就喵喵叫了两声,借此提醒玖姑。

“来过。”何玖儿轻描淡写得吐出两个字。

却不成想,面前人神色暗淡,“他果然没诓我。”

突然似想起什么,猛得问道,“那他现在在哪儿?”

何玖转过身,手指着挂在大厅上的一幅画,缓缓地说道,“在那里。”

此画汲何玖儿精气所供养,曾是故人相赠,用来织梦再好不过了。

再转过身时,只见苏瑾儿平静的站在原地,眼底缥缈,问道,“代价是什么?”

何玖儿口中相诉“世人只知美梦成真时的欢喜,却不知,任何事物都需要代价。”说到此处稍作停顿,见苏瑾儿一脸认真的倾听,清了清嗓子,说重点,,“他的代价是回不来了。”左言本就是魂魄,没肉身做依撑,何玖儿抬头看了看画,想来,他也不想回来了吧。

大厅里之前是何玖儿轻声曼语声,此刻语罢化成了一片寂静。

好似有半个世纪之久,苏瑾儿开口便相求,“织梦者,我愿弃我之魄,养你之精气,去他梦中。”

何玖儿盯着她看了足足三秒,世间能如此,也只有痴人了吧。苏瑾儿说中了她的心坎儿,魂魄是妖补精气的最佳精品,每次织梦都损坏精气也是在所难免的,白白送上门的,岂能不要。

可也不能昧着良心做事,何玖儿再三相劝其中的厉害之处。见她心意已决,也就随她了。情爱之事本就理不清参不透,就如刚成妖的她,想起往事,她抚了抚额,怎的越发爱回忆往事了。(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