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行长不戴套最后阅读

黄法硾摸出屋子后才猛然想到身上的包,他悄悄地拿下了包,把包靠着墙角,拉开拉链,看着包中的东西,犹豫了片刻,只悄咪咪拿出两个圆筒出来。

这个圆筒,就是他这段时间的研究成果之一,也是看起来唯一具有实用价值的一个。圆筒结合了黑火药,特殊燃料,钢珠,引火装置而成。触地爆炸,爆炸的同时扬起浓郁烟雾,烟雾中散弹枪一般爆破出数十枚钢珠。

由于一开始预备于魔术道具改装的经费也不是很足,加上魔术道具本身都是高价品,像他手中的这个圆筒目前他也只做出了五十个。其中此前还进行过实验效果,花费掉了五个,储备十分的少,这一次出来,担心着安危,身上只带了两个。其余的四十三个全部在沙发的隔层里头。

他摸出了客厅,但是并没有去沙发那里,而是去了摩托车那里,摩托车漂亮的发动机下面藏着的才算是真正的武器——如果对手是神的话。

那把可以屠神的折叠刀。

他伸手抹去,却并未见着。

蹲下去看,也并没有,就连用来固定的磁铁都已经不见。

他的心慌乱地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他回去了走廊,靠近自己卧室门的旁边原本是阿明的卧室,门也是微微关着,黄法硾缓缓推开门,门里面依旧没有任何身影。但是他房间乱糟糟的,柜子斜斜地倒在地上。柜子里有针剂,那是可以克制神能力的药剂,说是药剂其实就是另一个神的血液。

神是克制神最直接的武器,神的血液也可以克制住其它神的超凡能力,就好比人类血液中的A型血和B型血不相融,两者在体内斗争,导致自身能力的暂时失效。

此时地面满满一片玻璃碎渣,所有的针剂都已经被砸碎在地上,无一幸免,可以看见的是,部分针头都是弯着的,大约就是落下的时候恰好针头朝着地面。地面没有红色迹象,那是因为神的血液并不能保留在空气中太久,神的一身都具有极强的荣誉感,死亡身体便会消散,流血,血液便会蒸发。

看来所有的储备都已经消失,现在只留下了他包中的两根针剂尚在了,一开始只是觉得带着兴许好些,此时却已然成为了最后的储备。

黄法硾溜出了房间,再次检查了卫生间,没有太过需要注意的情况。紧接着他爬下楼,地下室,这个曾经囚困过一个可以化身成熊的神的地方。

推门而进,依旧没有任何线索。

他胆子慢慢大起来了,也许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此时已经结束了。

他溜到了二楼,有些东西乱糟糟的,但是没有踪迹,而三楼本身就是杂货间。看完了一圈,他再次回到一楼。

一楼的大厅开着灯这意味着如果危险尚存,那里一定危险的很。

但是走来走去,屋子里都没有瞧见什么多余的东西了,客厅快一点的速度检查一番,大约也不会出什么问题。

他到了沙发,拉出暗格,四十三个圆筒安安静静躺在里面,边上还放着一些其它的道具。

想了想,他手中已经握着两个圆筒,又从暗格里头拿出一个放在手上。

推回暗格之后,他忽然发现沙发的边角,夹着一根筷子般的东西。拔出来,他看出来了,他见过这种东西。那是一个春节,远房伯伯请客吃饭的时候,拿出了类似的东西自豪地说:这是我儿子买的豪猪肉,上面拔下来的,待会儿上来那道肉看起来有点黑黑的就是豪猪肉了。

这是一根豪猪刺。原本不该出现的东西。

绕过客厅,到另一个走廊入口,黄法硾走过去,脚上却诡异地感觉地面湿湿的,走廊的灯原本是白光灯,后面被黄法硾改修机关的时候改成了紫外线灯,紫外线是不可见光,并不能给人提供多少视觉上的帮助。咬了咬牙,黄法硾掏出手机打开了手机上的闪光灯。

灯光亮起,显示出地面的水迹,以及还飘浮在水上尚未融化的冰,晶莹剔透。

看样子也许真的有神来过了,黄法硾感觉到了剧烈的悔恨感,偏偏是这时候,几乎所有的机关都拆卸之后,就在大家感觉到松懈的时候,神来了,神袭击了这里,除了他其它四个人呢?全都不见踪迹!兴许是遇难了,然而此时他却连神的面都没有见着。

他再想了想,如果神袭击这里的时候,阿明等四个人都在,会不会神的目标是五个人?如果神还要找黄法硾,那么基地此时看起来是暂时安全了,但一定不安全。

想到这里黄法硾赶紧回到自己房间门口,敲击了暗语,陈婷打开了门,眼眶都湿了,说:“八分钟了……”

这紧张气氛,陈婷这委屈的样子,可瞧见了黄法硾差点没有忍住笑出来,抱住陈婷拍了拍肩膀,说:“走,现在我送你会寝室,要快!”

黄法硾重新拿起了包,把三个圆筒放在包的边测,如果拿起来也方便。

然后真的简直就是跑着出了门,关了灯,去了学校寝室,把陈婷送到了门口,但是到了宿舍门口黄法硾就想要离开。

陈婷一把拉住黄法硾,可怜兮兮地说:“到底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了吗?”

想到倘若神会来找他,如果发现与他交好的陈婷呢?黄法硾咬咬牙硬着头皮说:“会和你说的,但是事情还没有结束。这段时间不要联系我,记住,千万不要联系我,不要来找我,不要去刚刚我带你去的那个屋子,远离它。”

陈婷懵住了,她以为那八分钟黄法硾已经处理好了事情,事情已经过去了,至少达到可以暂时不用管它的地步,可以空闲下来和她解释了,但是黄法硾却忽然这么说,不要联系他?两个月了,终于有一天黄法硾说出了那三个字,他们在大背山顶,寺庙旁,众佛见证下深情一吻,他们本应该难舍难分,但是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至少现在看起来是没什么了,黄法硾却叫她不要再联系?

这算什么?刚刚到手的东西就不值钱了?

陈婷咬着嘴唇,埋怨带着怨恨的眼神看着黄法硾。

黄法硾想要拍拍她的肩膀,但是陈婷一下子躲了过去,直接转身回了宿舍。回去之后几个室友都在,她们也都知道今天陈婷出去的原因,却看着陈婷直接趴到了床上,居然渐渐传出了哽咽声。

屋子里黄法硾刹那间的紧张感,以及黑漆漆的环境的确吓到了她,屋子里出来后她原本想着黄法硾可以安慰她了,可以解释解释刚刚紧张的原因,他们可以像去屋子前那样欢谈了,但是黄法硾却显的紧张感丝毫不减,反而更加严重般,居然要断绝联系。

一方面的确被吓到了,一方面猝不及防且没有解释的的决定实在是伤了陈婷的心,终究把头埋在被子上哭了出来。

黄法硾只觉得心头有种说不上的难受,眼瞧着陈婷转身离去,但是他又实在没有办法,就目前的情况看,神明显是躲在暗处的,而他却在明处,他关心陈婷,我不忍看见陈婷收到伤害,但是偏偏不忍她收到伤害的行为使她收到了伤害。

垂着目,他眼巴巴目送陈婷走进寝室楼大门,然后转身楼道,消失在视线里。他在原地待了会儿,附件有时有学生走过,想了想,他也转身走了。

他回到了基地。

陈婷在那里他总觉得要快些离开,毕竟那里已经遭到了袭击,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不会十分的安全。

但是既然已经送了陈婷回去,那么自己孑然一身,又带着引以为豪的道具,实在不行他还有一个几乎没有说出来的底牌——他也许就是一个神的事实。

那是在“屠神事件”那时候发生的,在尚未杀死可以化身为熊的神之前,在那个神还被囚困在地下室的时候,一个对神极度狂热的疯子来到基地,发生了争斗之后疯子通过那场争斗判断黄法硾也许也是个神。

其后甚至黄法硾也找到了大概可以证明的证据——他身上原本所有的疤痕都莫名其妙地消失。

说不清为什么,如果他真的是神,为什么一开始会留下疤痕?如果不是,那疤痕又为何消失?

但总归心中有了点底气。

靠近基地的时候他发现了不对,基地客厅的灯似乎是亮着的。

不!不仅如此!

就连大门居然都是微微开着的状态!

他记得他出门前关了灯合了门才对,难不成自己记错了?

还是说……神……真的又来了?!

他慢慢地摸近,靠近了门,透着门缝朝里面看进去。

没有一个人影。

真的是自己记错了?

他就要开门进去,这时候透过门缝里可以看见地面一个影子露出来。

黄法硾继续缩在了门口。

影子从走廊出来,影子的主人也出来了,慢悠悠的,先是一只脚,脚上套着破旧充满龟裂灰尘的皮鞋,褶皱的白色袜子扭曲地从鞋沿向上伸长,裤子脚上也是磨地又旧又烂那种。

影子的主人彻底出来了,顶着糟乱的头发,整个人看上去疲惫不堪但眼睛炯炯有神。

黄法硾有些看呆——这人可不是当初对神极度狂热的那个疯子?

乱!真乱!黄法硾搞不懂什么情况。

当初疯子被他们一行人抓住,被绑着死死的丢到地下室,后来自称“屠神者”的雇佣兵来到,也见了疯子,想要带走疯子。出于疯子说出的“你是神”,黄法硾担心疯子会对雇佣兵说出这个话来,故意放跑了他,为什么此时他会回来?特别是在神袭击了这里之后?

黄法硾的眼神变的凌厉而凶狠。他想到一个可怕的事实,神来这里的原因不是因为死去的胖子神,而是因为眼前的这个疯子。

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摸到了圆筒,那是对神使用的,预计可以拖延神的行动,对人使用起来却可怕的很,想想,数十枚钢珠穿入体内那是什么样一种感觉?

透过门缝可以看见疯子再一次转身回了走廊。

黄法硾赶紧开门进去,猫在走廊边上,偷偷朝里观望。

楼道口的灯已经打开,刚刚疯子的影子正是由楼道口里的灯投射出来的。走廊里面并没有疯子的影子,看样子应该进了楼道,具体朝上面还是下面走去尚不得知。

黄法硾摸到楼道口,张望了片刻,想了想,放下了背着的包,先往地下室方向走去。

地下室的灯亮着,但是似乎看不到人影,就像客厅一样,地下室他走时也是没有开灯的状态,想了想,黄法硾就要想进去看下,却不想此时身后摸上来一个身影,正是疯子。

疯子偷窥成性,常年躲在暗处研究神的生活,对于同样偷看他的人实在太过敏感,甚至都解释不了为什么,就觉得有人在偷偷观望自己,于是才离开转身进了楼道,而又躲在一楼去二楼的楼道口,想着如果那人上楼就直接偷袭,如果那人走了,且再议,如果那人下楼了,就跟过去。

于是疯子就垫着脚跟了下去。

而正直直地看见跟着他的居然是黄法硾,眼睛中闪过古怪的光芒,溜到黄法硾身后,眼瞧着黄法硾要开地下室的门,顺势就是一脚踹了过去。

黄法硾正要开门进地下室,哪料到后面还有个“黄雀”,这一脚力道也大,黄法硾压根就反应不过来,立刻超前一倒,吃了个脸朝地,好在这段时间训练也不是白训练的,倒地前抬起了双手,努力不让手中圆筒收到撞击。

而一倒地之后,疯子就急忙再次展开攻势,扑了过去,干脆骑在了黄法硾身上,甚至不等黄法硾转过身来,

这一扑的力道不由得让黄法硾松开了手中三个圆筒,滚落在地上。

疯子当真就是疯子,打法都如同疯狗一样毫无章法地打在黄法硾的后背和后脑上。

黄法硾不有得双手抱头,而打在后背的攻击,虽然这疯子力气的确大的很,但是并不显的很痛。黄法硾一咬牙,整个身体一扭,终于翻转过来,直接和疯子扭打在一起。

练了这么久的章法套路此时半点也没有用上,如同小学生打架般抱在了一起,说什么“打架如亲嘴要近要趁空”,但是黄法硾又不会寸拳,半点力道都使用不出来。说什么擒拿手法,疯子的骨头好像可以随意扭曲似的,况且两人又实在靠的太近,半点手法也使用不上。

而真要说起来,黄法硾力气也不算小,但疯子好似天生神力,渐渐的,居然黄法硾落了下风,正当此时两人滚到了一处,那处边上恰好就是方才滚落的一个圆筒。

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紧忙空出一只手抓出了圆筒,然后在可以用力范围使上了最大力气超前一丢,丢完之后就紧紧抱着疯子,那疯子的身体抵挡立刻到来的钢珠。

“嘭”!

一阵烟雾冒起,那烟雾是特殊燃料的原因,原本是魔术表演时候的惯用招数。

钢珠紧接着到来,黄法硾死死地抱住,只感觉到疯子用力挣扎了两下,自己的右手也痛了一下——八成有钢珠也射入了自己手臂中——随后疯子便停止了挣扎。

黄法硾放开了疯子,一把将他推开,忍着手臂上的痛意,捡起剩余地上两个圆筒。

原本【另一种】其它成员的失踪,加上疯子莫名出现在基地,黄法硾打算要问点疯子什么话的,哪怕心中已经有所猜测,但是还是问出来好点,可是疯子不由分说先袭击了他,一句话没有问直接使用圆筒实在是下下策。

这时候黄法硾觉得自己手臂有点痒,像是蚂蚁啃咬一般,急忙看向刚刚被钢珠射击到的地方,那里的肉似乎活了过来,不是说之前是死的,而是指如今好像拥有了自己的生命和意识,在不住地悄悄蠕动,紧接着,一颗钢珠被排出手臂,伤口随机愈合。

看来之前的担心终于得到了证实——疯子称呼他为神的担忧。

神拥有几乎不死的身躯,可以快速愈合身体各种伤势。

但是只是一颗钢珠掉落,此时却发出了数枚钢珠掉落的声音,黄法硾立刻想到了什么,紧张地朝疯子看去,只瞧的疯子后背上也一颗颗地挤出钢珠。

难道……

黄法硾立刻连续几步后退,心中担忧,而手中还有圆筒,立刻朝着疯子放向抛去,抛的过程中他依旧在后退,抛完之后他依旧退到了门口,立刻转身将门用力地关上,整个人抵住门口,手拉着把手以免有什么从里面将门打开。

“嘭”“嘭”!

圆筒爆炸了,地下室里传出一声让黄法硾万分担忧的号叫。

有号叫,就意味着疯子并没有死,那种恢复能力,岂非神特有的特征?

疯子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个崇拜神的人,但是……

莫非他根本也是个神?(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