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动态图出处gif

混杂于群众之中,以人类的鲜血为食。(www.wenxUE6.com)拥有人类的形态,却与人类不同的存在……“吸血鬼”。

对“吸血鬼”进行猎杀、研究的“吸血鬼猎人”,他们是通过猎杀吸血鬼,从而拥有了吸血鬼能使用的超能力,保护人类不受吸血鬼侵害的组织。

而活在他们夹缝间的,是继承着人类与吸血鬼各一半血脉的异类——半吸血鬼,他们拥有着双方的血脉,却不被人类与吸血鬼任何一方所接受。

他们该如何生存于这个逐渐扭曲的世界?

他们为何生存于这个逐渐扭曲的世界?

....

在一座不仅在设施和规模方面,甚至师资力量也和知名预备校有如天壤之别的小私塾里,现在这样聚集了数量可观的大学考生。

也罢,正因如此,像夜煌这种打工学生才能有幸得到这种讲师的工作。

夜煌讲完课道:“好,那么今天就到此为止,下周的模拟考大家要好好加油喔~”

今天他的第一项打工宣告平安结束,夜煌总算松了一口气。

只有在这人才不足的私塾中才有可能出现像夜煌这种在一年半内兼职现代国语与英文文法的讲师。

到现在,夜煌终于在某种程度上能从容自如的教学了,连学生们的反应,基本上也能掌握个大概了。

然而那也即将...

正当夜煌沉浸于些许感伤的时候,本应以空无一人的教室里,传来阵阵轻声呼唤:“夜煌老师...”

夜煌看向声音的来源道:“啊啊,是陈夕啊。”

陈夕有些不好意思道:“那个...您,现在有空吗?”

这个戴着眼镜,看起来有些腼腆的女学生叫陈夕,青牧大学附中三年级,即是说,是夜煌的学妹。

还有,从春天开始...会再次成为他的学妹。

夜煌道:“说起来你已经被保送了对吧?恭喜你呢。”

陈夕脸色微红道:“非常感谢,那些,都是多亏了老师呢。”

夜煌道:“是多亏了陈夕的努力才对。”

陈夕脸上的红晕并没有褪去道:“不,多亏老师你,都是因为你一直留下来教我...”

她总是坐在最前排听课,一直都是放学后积极的提问,所以,他成了夜煌初次记住名字的学生。

夜煌道:“唔,陈夕的话,本来成绩就很好,又是努力的人,所以我从没担心过啦。”

夜煌全然无法理解像她这种成绩优异,学风端正,在次基础上目标更是冲着保送而去的学生来预备校这件事。

夜煌问道:“那么,怎么了?和平时一样提问吗...啊,既然已经决定出路了也就没必要吧。”

陈夕脸上的红晕越来越明显道:“不,不,正是那样,是和平时一样来...提问的。”

夜煌疑惑道:“...是吗?”

话说回来,努力的人居然做到这种地步...

陈夕脸上的红晕消退道:“不,不行吗?”

连夜煌都...这么说或许有些傲慢,明明现在是连他都已经把学习扔之脑后的时期啊。

夜煌连忙道:“怎么不行可能呢,我有拒绝过放学后的提问吗?”

应说是无法思考任何事的时期。

陈夕的脸上再次浮现红晕道:“...不,从没有过,不管是多晚了,您都会一心一意的教我。”

夜煌也有些不好意思道:“没,没有啦,不用这么抬举我也可以啦...那么坐下吧。”

陈夕道:“现在这样,就可以了。”

夜煌察觉到有些不对劲道:“?陈夕?”

可是,正当夜煌被这种正常思维限制住的时候。

陈夕用那总是低垂著的眼睛,直直地朝他看来。

陈夕沉默了一瞬鼓起勇气道:“您这个月真的就要辞职了吗?”

夜煌道:“啊~...这事啊。”

陈夕看起来有些失落道:“看来是这样呢。”

夜煌道:“嗯。”

陈夕默然无语。

虽然,除了私塾校长和其他教师之外还没对别人说过,实际上,夜煌剩下的课数只剩3回了。

夜煌解释道:“我也快大四了,大学的研究会啦,求职啦什么的,生活似乎很快会变得忙碌起来。”

陈夕问道:“您打算辞去全部的打工吗?”

夜煌道:“不,只有这里,接下来打算将打工时间全部集中在夜里。”

陈夕看起来有些难过道:“是这样啊,会变得那么忙碌吗...”

夜煌道:“应该说,只是回归到学生的本分而已啦。”

把精力过多消耗在打工上以至于无法毕业,这种常见的本末倒置的事,夜煌绝不允许发生,就尝试来讲,就生活来讲,甚至是就夜煌的自尊来讲都不行...

夜煌道:“不过,明年起我们就会在同一所大学读书了,下次就在校园见面吧?好吗?”

陈夕默然无语。

夜煌疑惑道:“陈夕?”

陈夕道:“我,能提下一个问题吗?”

夜煌一下没反应过来道:“啊,嗯...?”

她似乎没能接受夜煌说的话,不自然的抑制住了表情,继续开口说。

陈夕道:“去年,老师您第一次来到这里上课时的事,您还记得吗?”

夜煌道:“...好久以前的事了呢。”

这是怎么回事?夜煌一头雾水。

陈夕却是记忆犹新道:“一开始做自我介绍,在那之后老师开始接受提问,有人问“有没有女朋友?”的时候,老师你语塞了。”

夜煌颇感无语道:“好的记忆力的确是份不错的财产,可我觉得对应该记住的情报有所取捨是必要的喔。“”

陈夕道:“老师您,沉默了好一会儿后,才嘟哝出一句“没有女朋友”...”

夜煌道:“不,所以我想说的就是...”

陈夕脸上再次泛红道:“迄今为止,也是如此吗?”

夜煌默然无语。

啊啊,原来如此,即使是夜煌这种对感情极度迟钝的木头终于也有所察觉了。

陈夕道:“老师您,无论时间多么晚了,也会认真回答我问题的,是吧?”

夜煌默然无语。

陈夕道:“如果你需要时间的话我会等的,所以慢慢想清楚再...”

夜煌终究还是坦诚道:“...和那时一样。”

陈夕脸上明显流露出惊喜的神色道:“啊...真,真的?”

夜煌道:“嗯...毫无改变,从那个时候开始,完全没有...”

陈夕小声低语道:“太好了...好,很好。”

夜煌默然无语。

就是这么回事啊。

陈夕道:“那,那么,下一个问题!”

夜煌道:“陈夕。”

陈夕难得的激动道:“请,请您听到最后!那个,我,我,对老师...对老师您...”

夜煌打断了她的话道:“陈夕。”

陈夕道:“啊!?是,是...”

气氛诡异的凝固下来了。

夜煌并没有大声喊出口。

只是冷静的,彻底冷静的...让人不可思议般,冷静的。

夜煌平静的开口道:“哪只是你的误会,请你忘了吧。”

陈夕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而失声道:“哎?”

夜煌淡淡道:“今后请不要再次提出这类的问题...那么,就此别过。”

和往常一样的。

一直未曾改变的,和平时一样的夜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