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妇

吴良听着那中气十足的吼声,哭笑不得,连忙解释道:“花姐,你误会了,先把我放开,我们回家说!”

“误会什么!?”

那油腻中年妇女横眉冷目的扫了眼高家姐妹,越发气愤难平,伸手狠戳吴良脑门,一个劲的吼道:“吴良啊吴良!你也不照照镜子好好看看自己!就你这歪瓜裂枣黑咕隆咚的模样,若你不是个修士,会有哪个眼瞎的姑娘看上你!”

“可你也不想想,身为修士,最重要的是什么!”

说着,她突然间靠近吴良耳边,声音陡然高了八度:“是修为啊!”

吴良被浑厚巨大的吼声,震得耳朵嗡嗡直响,也让他明智的放弃了想要争辩的打算,结合前身丰富的斗争经验,做出一副暗暗懊恼、悔恨不已的表情。

“装!你在给我装!”

那胖大婶见了,却越发暴躁。

“你个兔崽子如此放荡、不思进取,对的起你死去的爹妈吗?对的老娘我这身膘吗?对得起你消耗的那些灵币吗。。。”

如此换着花样,又大骂了小半刻钟,周围看热闹的人都换了几波,她才怒气渐消,理了理有些凌乱的青丝,突然像没事人一样,化风而去,只留下绕耳的余音。

“呼!”

吴良顿时长吁一口气,直起身来,心中无语之极。

这真是活久见啊!

他历经数十个世界,活了百多年,第一次碰到如此极品的女修。

不过,话又说回来,怎么这刚进城门,就被她堵住了呢!?

吴良四周仔细瞧了瞧,除了几个看热闹的修士和荆棘妖在窃窃私语指指点点外,倒也没发现什么异常。摇摇头,吴良不再多想,大步离开。

如此走出不远,高阳忽的疾行几步,追上吴良,轻声道:“吴大哥,我们现在这是要去哪?”

“去我家。”

闻言,高阳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有些不自然:“吴大哥,恕我冒昧问一句,刚才那胖大婶是你什么人啊?怎么看着好像对我们姐妹不太友善呢。”

「胖大婶!?」

吴良怪异的看了高阳一眼,想起了前身许多不堪的回忆,轻咳一声,很认真的小声告诫道:“那是我姨母,本名杨花,你可千万别当面叫她大婶,最好喊她花姐。”

见高阳郑重其事的点头后,他才有些感慨的边走边解释:“花姐以前不是这样的,想当年她也是温文尔雅,身材婀娜,貌美如花,只是十多年前,自我那老爹死了以后,她才渐渐变成了如今这模样,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她方才已经把火气发泄的差不多了,不会再为难你们的。”

“呵呵,是吗?”

高阳干笑两声,明显还有些担心,迟疑片刻后,她再次出声问道:“吴大哥,我们既然到了鸦羽山脉,为何不直接去拜访鸦羽祭祀呢?”

吴良闻言笑了笑,道:“鸦人居住在鸦羽盆地中央的火羽山上,距离荆棘谷还有几千里路,而且鸦人历来神秘保守,除了外出狩猎,一般很少下山,并不是我们想见就能见的,更何况是鸦人中位高权重的鸦羽祭祀。”

“不过,你也不用着急,我已经将你们的事情,上报给了城主,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来带你们去见鸦人,在这之前,你们就先在我家安心住着吧。”

高阳听完,略微安心,不再多言。

如此走了盏茶功夫,他们到了城西一座静谧的院子,其势坐北朝南,清一色丈许高的铁木围墙,暗红的巨大铁门以黑石裹边,显得厚重肃穆,铁门上方悬挂着由荆棘谷城主亲题的“吴家上药坊”法匾。门前右侧,有一片花坛,里面种着些紫色的宁神花,炫目,清香。而在宁神花中央,直挺挺的立着一根刺眼的荆棘,乃是负责这片城区琐事的荆棘妖,留在此地的分支。

吴良站在门前,望着熟悉而又陌生的一切,有些感慨,只是他也并非矫情之人,微微一顿后便推门而入。

进门之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排翠绿的竹舍,透过缝隙,可以看到里面影影绰绰,有不少女子窈窕的身影在晃动。

如今的吴良,对她们并没多少兴趣,沿着竹舍一旁的石径绕过,而后便到了这院子里,最重要的药田。

这药田有近十亩,里面种着百多种草药,有常见的银叶草、石南草,也有稀有的金棘草、太阳花,有的甚至来自鸦羽山外,是他那便宜姨母的全部的心血所在。

过了药田,便是三间木石结构的普通主屋。

此时,正中一间,大门敞开,杨花正懒懒散散的闭目仰躺在一个摇椅上,胸前放着一本半开的东洲地志,摇椅左右侍候两个容貌平凡的少女,一个轻摇紫衫金叶扇,一个喂着仙人掌红果。

吴良见了,知她余怒已消,便领着高家二女进了门,挥手让那两个丫鬟退下后自己接过扇子,赔着笑脸,轻声道:“花姐,我这次回来真是有要紧事,绝非胡闹。”

杨花鼻息间轻哼一声,眼皮都懒得动一下。

见状,吴良便趴在她耳边,将二女的来历和那七彩翎羽的信物,细说了一遍。静静听完,杨花才慢慢睁眼,默默打量了下俏生生站在吴良身后的二女,斜瞅着吴良,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而且我都已经报给城门处那荆棘妖了,想必过不了多久,城主就会知道。”

此时,杨花才有些信了,自躺椅上起身,神色舒展,脸上带笑:“如此说来,倒是我是冤枉你了。”

吴良下意识的点头称是。

“哼!那也是你活该。”

杨花看他那似是饱受委屈的模样,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没好气的骂了一句。接着,她绕过吴良,来到高家姐妹面前。

高阳见状,连忙拉着高灵,给她见礼,小心的叫了声:“花姐。”

此时近前细瞧,杨花果真看出些蹊跷之处,二女虽然气虚体弱,却是完璧之身,眼中更是神华内敛,清澈通透,恍如打磨过的水晶。

「看来果真不是吴良找的浪蹄子。」

一念至此,杨花态度顿时温和起来,上前拉起二女的小手,轻轻拍打两下,柔声道:“唉,真是两个可怜的孩子,你们的事,吴良那臭小子已经和我说了,你们也不用太过担心,暂且在这里住下就是。”

说完,她便把门口候着的两个丫鬟叫了进来,吩咐她们带着高家姐妹前往西厢房沐浴更衣,安顿下来。(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