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胸揉胸膜下刺激视频

在柯凡的循循善诱下,梦窗渐渐闭上了眼睛。

他的吻像要吞噬她的一切美好,那样热烈,那样急迫,像是为这,已经等了整整一个世纪。

空气在两人唇齿纠缠之间变得稀薄,柯凡才渐渐放缓了节奏。

他伸手将她抱进怀里,喘着气问她“是不是确定爱我了?”

梦窗笑“这样就可以确定了吗?”

“那是要更深层次?”他的声音带着小小的邪魅妲。

梦窗抬眸瞪他。

他的脸上终于有了笑意。柯凡平时并不多笑,可是他笑起来的时候清风皓月,美好的不似人间。

梦窗踮起脚尖将他的脖子攀住,伏在他的耳边低语“我确定了,我爱你。”

柯凡顺势将她的细腰搂住。

“噢?为什么?”

梦窗只是浅笑不语。

她不会告诉他,因为看着他笑的时候,她的心都被塞得满满的,那种无法言喻的满足感大概就是所谓的幸福。

原来兜兜转转,她所要的,不过就是他的眼底有她,他的眼底有笑。

柯凡将饭菜端出来放到桌上,又招呼梦窗洗手吃饭。

梦窗难得听话乖乖的坐在餐桌前等着他上菜。筷子捏在她的手里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好久,都没有再尝到你的手艺了。你不知道,在奥地利的时候,我有多想念你做的菜。”梦窗一脸谄媚的看着柯凡。

柯凡的手指伸过来,扣了扣她的额头“那就尝尝吧。看我有没有退步。”

梦窗点着头将一筷子菜放进嘴里,柯凡一瞬不瞬的盯着梦窗的表情,企图从她一颦一簇之间看出点什么。

梦窗随即露出很享受的表情,朝着柯凡竖起了大拇指“你的厨艺真是越来越进步了。”

柯凡不太相信的皱起了眉头,他的筷尖也伸入盘子里,他尝了一口,随即也对梦窗竖起了大拇指“你的演技真的是越来越棒了。”

梦窗哈哈的大笑着,看着他灰溜溜的站起来,端着盘子进了厨房。

她颠着步伐跟在他的身后,倚在门框上,看着他气急败坏开了小火又重新放调料。

听着她的笑声柯凡脸上的笑意也更加的深,他自嘲道“美女投怀送抱,我一时就懵了。”

“敢情赖我?”

“不,赖我,赖我定力不够。”柯凡低着头状似自我检讨。

“那原小姐在的时候怎么不见定力不够啊?”

“你希望我对每个女人定力都不够?”柯凡挑了挑眉,又露出一丝吊儿郎当的神色。

“你倒是敢。”

柯凡将锅里的菜重新倒回盘子里,端起盘子顺势将她的肩膀捞进了臂弯里。

“放心吧,我从来就只会对你一个人定力不够。”

“那以后呢?”梦窗仰头看他。

“以后也是。”?

梦窗早早的洗完澡就钻进了被窝,就像是昨晚一样。可是她分明感觉,昨晚和今晚已经不一样了。

柯凡还在书房,他和洛少东一样,是个工作机器人,似乎一直都是。

房门没有关上,整个屋子都是静静的,梦窗窝在柯凡的被窝里却显得有些心浮气躁。她不停的翻身,直到翻累了快要睡着。

柯凡咳嗽的声音隐约从隔壁的书房里传过来,这一下一下的传到梦窗的耳朵里,好像是会在她的耳蜗里放大一样,她更加的静不下心。

梦窗下楼给柯凡到了一杯水,送进书房的时候他正低着头在文件上写着什么。

他的样子很专注,柔软的灯火落在他的身上,梦窗忽然就懂了那句“认真的男人最帅气”。

“你都不用睡觉的吗?”梦窗凑到他的身边,柯凡这才停下笔抬起头来看她。

“你怎么还不睡?”

“听到你在咳嗽,喏。”梦窗将玻璃水杯推到柯凡的面前。

柯凡看着那个玻璃水杯晃了晃神,良久,嘴角扬起一抹不可置信的笑“洛梦窗,你竟然还会给我倒水。”

他用惊喜的语气陈述了一个句子。

梦窗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看来我以前对你真的很不好。”

“不,是以前的你,压根就不懂得做这样的事情。”柯凡伸手将她搂过来,任由纤瘦的她坐在自己的膝头。

“我以前是个任性的大小姐。”梦窗自嘲。

“对。”柯凡点头。

“那你还喜欢我?”梦窗伸手揪住了他的耳朵。

“嗯。”他答得言简意赅。

梦窗心满意足的笑“那你说说,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这个嘛……”柯凡将梦窗搂在自己的胸前,他靠在她的身上,似乎是在思考“很久很久以前,久的都不敢去想。”

“柯凡,你真是越来越油嘴滑舌了。”梦窗撅着嘴仰头去看他。

柯凡看着她,眼神晶亮。

他低下头啄了啄她的唇“你乖乖去睡觉吧。”

梦窗不依“你陪我一起睡。”

柯凡愣了愣,半晌,他又笑起来“你确定?”

“柯凡,你想什么呢?”梦窗伸手去拍他,她的手一把被他擒在了手里。

柯凡一把将梦窗打横抱起“想所有男人都会想的事情。”

他说着就开始低头吻她,一路边走边吻,一路走进柯凡的房间,他轻轻一抬脚,将房门给关上了。

瞬间,这个屋子更加的寂静。

柯凡小心翼翼的将梦窗放倒在自己的床上。

他的手像是埋了火种一样在她的身上游走,随着他愈发火热的吻,梦窗似乎整个人都要被他点燃了。

梦窗一手捏着柔软的被单,一手捏着柯凡的衣角,嘤咛着回应他的吻以及他的一切,直到感觉到他的手探进她的胸衣,她才忽然醒悟一般立马将柯凡的手按住。

柯凡已然有些失控,他又将她抱起来,伏在她的耳边温柔的问她“怎么了?”

梦窗有些犹豫,她握紧了柯凡的手。

“我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妈了,你会介意……”

梦窗还未问完,柯凡的吻就锁住了一切。尔后,他用温情贯穿她的身体,填满了她的灵魂。

情到浓时他在她耳边低语。

“你曾经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你的财富,我爱你,是爱着因为这些财富更加成熟懂事的你。”?

梦窗和柯凡一起回国,走出喧闹的机场的时候,看到电子屏幕上正播报着的娱乐新闻,是百汇千金企图用假孕留住丈夫的心。

梦窗看到屏幕上町煜的脸被放大了好几倍,忽而想起醉酒的他一遍一遍呢喃着她名字的那个夜晚。

她轻轻叹了一口气。

很多事情,他们都无能为力,可是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人生在世,没有那么多的悔不当初,每个人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珍惜此刻。

她握紧了柯凡的手,柯凡朝她耸了耸肩,顺势推了推自己鼻尖上的墨镜,随即与她一同走进阳光里。

对于他们在一起的事情,洛少东一副“我早就知道”的诸葛模样,思暖也是乐观其成。倒是洛嘟嘟小朋友撇了撇嘴。

“洛梦窗,我最喜欢的柯凡叔叔以后都是你的了吗?”

梦窗煞有介事的点头“所以你要帮我看着他,不许让其他阿姨接近他好不好?”

“护士阿姨也不可以吗?”

“不可以。”梦窗笑。

“思暖阿姨也不可以吗?”

“不可以。”一旁的洛少东接话。

所有人都大笑起来,洛嘟嘟小朋友又撇了撇嘴,扑到柯凡的怀里,伏在他的耳边悄悄的问“柯凡叔叔,我一直觉得你的眼光挺好的,怎么……”

“喂,小鬼,别以为我没听到!”梦窗走过去,一把将嘟嘟搂在怀里。

“哎呦,好痒……柯凡叔叔救命啊!爸爸!救命!”洛嘟嘟在梦窗的怀里扭动着小小的身躯。

“还说不说了?”

“不说了!”嘟嘟乖乖的摇头,然后又凑到梦窗的耳边问她“那以后是我保护你,还是柯凡叔叔保护你?”

梦窗一时动容,她沉默了一下,柯凡朝她眨了眨眼。

“等你长大了,保护我和柯凡叔叔,好不好?”

“好!”嘟嘟笑着“还有爸爸和思暖阿姨!也要我来保护!”

洛少东看着嘟嘟这机灵的模样,脸上的笑意深邃,他趴在栏杆上,柯凡就站在他的身旁。

阳光将他们身前的那两个女人和一个小孩的轮廓勾勒的格外柔和。

“大哥,以后,梦窗就交给我了。”柯凡看着笑容灿烂的梦窗。

“嗯,我一直都对你最放心。”洛少东伸手拍了拍柯凡的肩膀,“以后,我们两个,都是洛家的女婿,就不用再分你我,只要并肩作战!”

是的,并肩作战,守护他们想要守护的一切。?

梦窗的演奏会在云城最著名的歌剧院举办。

当年的长笛公主,而今好似涅槃重生般的洛梦窗。

柯凡坐在第一排最中间的位置,梦窗说,这个位置专属于他,因为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看到了她一路走来的跌跌撞撞,那么也应该看到,如今站在舞台上那个光彩照人的她。

是的,她说的对,光彩照人。

没有星星比她更加耀眼。

那个平日里野性的像是一匹狼一样的洛梦窗,在乐章的包围之下,却温柔优雅的让人再也挪不开目光。

她现在的指尖在长笛上跳动,笛音干净透明,就像是她沉淀过后的心。

柯凡一瞬不瞬的看着梦窗。

她的舞台,是她的战场,她就像是一个女王一样掌控着她的乐章。

周围的人都沉溺在她的音乐里,好像走进了一个完全没有冗杂的世界里,那个世界只有歌声与阳光……

柯凡恍然想起,那年五月,阳光明媚,他与洛家后园走过,看到窗榧之内的小小的梦窗,那时候的她不过十一二岁,手里执着玉笛却已经有模有样。

微风拂过窗帘,将她的刘海吹起,她闭着眼睛,好像完完全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柯凡只是看着这样的画面,就觉得自己的心跳跳漏了一拍。

梦窗问他,是从什么时候喜欢她的。

他说很久很久以前。

大概,就是那天。

曲毕,掌声雷动。她执着裙摆鞠躬致意,嘟嘟小跑上去献花,惹得她一阵惊喜。

“柯凡叔叔送的。”嘟嘟稚嫩的同音透过音响传出来。

就当所有人都在猜测孩子口中的柯凡是哪一位的时候,柯凡站了起来。

他对上她带笑的目光,从胸口的口袋里掏出一个锦盒,她上前了一步,在她泛泪的目光里单膝下跪。

“洛梦窗,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愿意!”?

忽然发现我的好多故事都以“我愿意”结尾,我多么希望2014年的某一天,我也可以对着一个人说出这三个字。哈哈。

若爱到这里就全部结束了,所有美好的姑娘都得到她们该有的幸福。感谢你们陪我走到这里,新的一年希望姐妹们都能够幸福。

如果缘分未尽,我们新文里见。

在这里提前给大家拜年,祝大家新年快乐!

我爱你们,一直都爱。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