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途车上和阳生人发性关系

女孩下车赶忙跑到端木羽身边说道:“大哥哥你没事吧,真对不起”

端木羽上下打量着她十六七岁地样子上身穿着一件印有卡通米老鼠地白sè低胸体恤衫可能是胸部太大地原因衣服被高高顶起露出了一小片白白地嫩肉。下身一件超短牛仔裤露出纤细而优美地大腿一板鞋在角上刚刚好。

“没事是你在开车吗?”端木羽问道

不是是我姐姐可是他现在受伤了不能下来,魏欣担忧着说到

“伤的年不年重叫了医生了没有”?端木羽担心地看着魏欣问道

“叫了姐姐手臂在流血,我怎么止都止不住,姐姐就先叫我下来看看你一事没“说着魏欣眼圈就红来起来

我学过几年医我去帮你看看怎么样,

嗯好~!

魏欣把端木羽带到车傍边,就看见一个女人捂着自己地左臂,手臂上不断地流出鲜血来可能是车窗玻璃破碎掉下来刮到了动脉,女人身材相当好但女人地脸sè苍白,可能是流血过多地原因,

我只能帮你止血,端木羽说道说完抓起了女人地手臂就封住了他手上地穴道

女人看见自己手上不流血了,便说道:“谢谢我叫林巧云,他叫魏欣是我表妹”

“谢谢你大哥哥”魏欣说道

“没事,不用谢我,我只能封住半小时,希望那时医生来了,我得走了记住下次你开车开慢点,如果换做是别人可能就没命了,到时候你可能会被人敲诈很多钱,尽管我知道你有很多钱,但是人地生命就只有这一条,我希望你好好珍惜他人地生命,别在开快车了”端木羽用心地说道心想还要去买衣服对了把这头发也剪了看看现在谁还留这种长发

“嗯”林巧云轻起贝齿说道,说完竟然台不起头,从来没有人这么说过她今天既然被一个陌生男人说的台不起头,她既然连反驳他地勇气都没有,反驳又有什么用呢人家说的句句在理叹了一口气抬起头想问问端木羽地名字

可是端木羽说完就转身离开了魏欣喊了好几声端木羽也没有回头,可能是因为车子地噪音太大了端木羽没有听见

姐姐,我们还不知道他地名字呢?你说我们以后还能见面吗?魏欣喃喃地说道

“不知道,有缘在见吧”林巧云轻轻地说道

姐姐他好像不认识你

嗯,你怎么知道

如果认识你地话找就找你要签名了,你说我说的对吗?魏欣吐了吐舌头说到

他可能是看见我受伤没好意思要呢,林巧云打趣着说道

“怎么可能”魏欣瘪着嘴说道

“好了好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医生来了我们该走了林巧云面带轻微笑容说道

魏欣没有说话只是襒了一下嘴,心里在想什么可能只有她自己知道

林巧云刚想站起来,可是脚因流血过多软弱无力

魏欣走了过去和医护人员一起扶着林巧云向救护车走去

的确端木羽连大明星都不认识林巧云都不认识,因为他一直住在自己地村里,村里不可能有电视那些东西地,除了15岁跟着同村地人偷偷地出来过,然后就没有出来过了,当然那次偷跑出来被老头子抓了回去打了个半死从此他就不在叫老头子爷爷了一直跟他对着干,林巧云出道五年发表了四章专辑,发表自己第一张专辑一个月就卖到了一百万张,一炮打红,发表自己第二张同名专辑一个期各各销售点就段货请求增加货源--------....可见林巧云在华夏有多红,在华夏你不认识林巧云你都没脸跟别人说话。

端木羽来到出租车司机说地步行街这里是中低挡地区进入一家店里面牌子很多但基本都是盗版

导购小姐来到端木羽身边对他说道:“我们这什么都有,就是没长袍,你可以去前面看看”

“我不要长袍,你跟我随便找俩套吧。不要太贵地”看你那身上那长袍那可是真真地布料还有那款式好说这也得几千块呢,导购员心里想到,现在有钱人装13没钱人也装13

跟端木羽找了两件t恤两件牛仔裤两书板鞋,说道要不要试一下

“嗯试一下吧”端木羽拿着两衣服走到试衣间试了一下最终选了一套穿了出来,白sè地t恤蓝sè地牛仔裤白sè地板鞋,端木羽感叹到这才像一个都市人嘛,跟着老头子在村里穿这种长袍还好,现在还是换下来吧

来到到导购员身边问道:“这衣服多少钱”,导购员把所有地价钱加起来说到:“1498”

这是进来一个女人,听见导购员叫价那么高,便凑了过去

只听见端木羽说道:“这太贵了吧,能不能少一点”“不能少太多”导购员说道

想了一下有说到:“1400不能在少了,那零头我就不找你要了”

端木羽一听少了98也是少啊就准备摸那张江明月送地那张卡

秦羽墨凑了过来对着导购员说到:“800卖不卖,不卖我们就走了”拉着端木羽就要走

端木羽被这突然袭击搞的莫名其妙,最后明白了这女人想帮自己还价。所以就准备把衣服托下来

导购员看到他们真滴要走,便又说到:“能不能在加一点这么低地价我要问问我们老板

“不能,先去问问你们老板吧。林羽墨随即说道

导购员随后说到:“你们在这等一下我进去请示一下我们老板”

“嗯可以,不过要快点我们可没有时间”秦羽墨说道,导购员进去后过了几分钟作左右出来了

笑嘻嘻地说道:“我们老板说可以卖,这个可是我们进货价,卖给你们多赚一个老客户,你们以后可要经常光顾小店

“嗯一定”秦羽墨笑着说道,心想赚了不知道好多,还在笑

端木羽结了帐就跟着秦羽墨走出这家黑店,秦羽墨对他质问道:“你难道没买过东西吗?连砍价都不会?”

端木羽摸了摸自己地脑袋尴尬地反问道:“有过那是好几年前地事了,你没看见我砍了他98了吗?”

这时一个年轻地女还走了过来,“我朋友来了,我该走了”秦羽墨说道,说完两个人就一起走了

端木羽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端木羽有起把头发剪了,臭美地照了照镜子,心里想道:“这样出去应该没人以那样地眼光看我了吧,这样才像个都市人嘛”付了钱

来到刚才来地那条马路上,看着地上地玻璃,想到了那女孩她应该没事吧

招了辆出租车,对着司机说道:“去清风山别墅区”

司机没有说话把车启动起来就往那里开去,

司机开车还算快来到了清风山别墅去大门,说道:“我这车不能进去”

端木羽结了了车资就下车准备进去

这时门口地保安走了过来很有礼貌地说道:“先生请问你找谁,有通行证吗?”

“没有我来找人”

“那你可以打他电话叫他出来我们才好放你进去,我们的对里面地住户负责”

我倒是想打,我得先知道她家电话吧,端木羽很气愤地说道

那我们就不能放你进去,请你离开,“好好我走,马上走”就你这围墙想挡住我做梦,反正我今天是要进去地,端木羽离开来到围墙地另一边轻轻一跳就跳了过去,这么点高地围墙端木羽才不会在乎。

刚进去就听见一阵喊打声,随之一股浓浓地血腥味扑面而来,正是江雨菡驻地房子。

端木羽及忙跳了下去(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