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宠硕大H

小厮于身后说着,许以明横了他一眼,说道:“你知道什么?你以为我这身家,王妃就能轻易将方晓嫁我了?”

真是眼皮子浅!

王妃那本事,哪里看的起他这点身家?他现在只想弄清楚,到底哪一点让王妃不满意?

正在想着,如何才能让王妃开口相帮,小二便引着三人而来。

看着心上人,许以明眸子发亮,忙起身相迎:“见过王爷,王妃。”

行了礼,这才笑眯眯的看着方晓:“方管事,许久不见了。”

方晓淡漠的点头,真是半点儿也没有旁的情绪。

宁夏看在眼里,心里为许以明默哀。

咱们方晓可是事业型的冷美人儿,许以明啊,你可得做好心理准备,如何才能悟化这冷美人不被冻坏吧!

几人落坐,小厮添了茶,宁夏这才问道:“不知许公子相邀,所为何事?”

“是这样的。”正襟危坐,许以明认真说道:“今日之事,我也是想了许久,虽说是唐突了,可是不说出来,怕错过了,便会遗憾终身。”

开场白很不错哦!

宁夏以眼神鼓励许以明继续往下说,那人目光看向方晓之时,甚是明亮。

“许家虽是小门小户,却也能给家人温饱我父亲一妻一妾母亲育我兄妹二人,姨娘育有一儿一女。家里也没甚闹不灵清的麻烦之事所以,许家还算清净。”

那人说完,宁夏点头,端起茶杯,又饮了一口。

嗯!交待家底了,再接再厉!

“或许嫁入许家,没有大福大贵,却有绝对的自由!嫁进来,不必每日在宅子里守着,母亲也说了,不必每日早起行礼,只要家人和和美美,一家过的顺心便好。”

哦?这样明理的婆婆,真是不容易啊!

看向方晓,宁夏为她高兴。

看来,许以明对方晓,可不是因为久追不得而不甘心他连婆媳关系都想到了,看来这几年没少做功夫!

这年代的婆婆,可是严肃的很的!就像每日的请安茶,那是必不可少!

更别提抛头露面做生意了

生意,那是男人的事儿,在这儿想抛头露面,除非你是穷的只能如此,不然就是富的无人敢提。

像许以明这种谈不得多好,却过的舒坦的人家,最是讲究那些规矩的!

神情淡漠之人,对许以明的话不以为然可宁夏这一看去,她终于是面带几分尴尬。

“主子,若是无事,属下先去忙了。”

哟,害羞啦?

看来,私下里,许以明没少说肉麻话!以至于方晓听着这些,都能面不改色了。

可是,私下里是一回事儿,当着宁夏的面,又是一回事儿!

方晓被宁夏给瞧的心中尴尬,竟是想逃了。

“不急,许家的规矩我听着新鲜,你也来听听,难得咱们有这功夫坐下来闲聊。”

宁夏不给方晓逃避的机会,这也算是表明了态度。

方才还忐忑的许以明得此相助,心里头的大石自然放下。

不管如何,能听他说完,就是好的!

不管这样的家境王妃看不看得上,只要给了机会,就代表王妃也是有心思的。

“以往独身一人,自然也曾出入青楼对于过去,我不掩饰,我只能说,待我成婚,不纳妾,不犯浑,绝不做对不住妻子之事。”

嗯?这般大方的坦白了?

年轻男子,偶尔因为公事进出青楼也无可厚非有了需要,解决一下,倒也能理解。

至少,在宁夏看来,不是所有男人都像逸轩那么守身如玉的。

呃,好吧,她家逸轩当初是因为厌恶女人

谈到这个,宁夏只能感叹一句老话:能遇着逸轩,是她三世修来的福气啊!

宁夏走了神,坐于她右方的北宫逸轩却是淡定的喝着茶。

只是,桌下那不老实的脚,让她端着茶杯的手一颤。

自家茶楼,在包间里,她加了些现代风格比如说桌子,就铺了花团锦簇的桌布,桌布止于腿上二指左右,如此布置,甚是好看。

只不过,这样的布置,倒是给了某人不老实的有利条件。

这头,宁夏悄然横了自家男人一眼那头,许以明心中微慌的看着方晓。

说到这程度了,就剩下最后一句话了!

那人将手中的杯子拿起又放下,双手在腿上磨了磨,这才看向宁夏,认真的问道:“这些年与王妃合作,想必王妃也看清楚我是什么人不知王妃可否成全我与方晓的婚事?”

不管怎么说,方晓是王府的人,是宁夏的人。所以,求娶之事,必须先问宁夏。

许以明小心相问,宁夏正被自家男人给搞的眉头紧蹙这表情看在许以明眼中,无疑于代表三个字:不同意!

方才不是还有苗头吗?怎么这会儿是这表情了?

许以明表示:王妃,你不要耍我啊!我是一定要娶方晓的!

方晓瞧着宁夏神色,立马就跪了下去那模样,似要请罪。

宁夏忙放下手中茶杯,阻止她的行为。

不轻不重的将自家男人的脚给踹了回去,这才说道:“你先坐,还没说话,你急个什么?”

方晓此时正行跪礼,自然是看清了桌下的动作。一时间,和宁夏的心情竟是一样的:王爷,这不是在家里!

以往在外,为了配合庸碌无为的传言,王爷总是温和示人,给人一种谁都能欺的表象。

如今,有着战神之称的王爷,在外面无表情,那倾国倾城的容貌,配上眉宇间的肃杀之气,真真是迷了多少姑娘的心。

可是,就是这么一个人,在面对主子时,那是真的完全变了个人!府里只要瞧着二人,那就是在秀着恩爱。

以至于,昊焱背地里总说:往后无事,不往府里跑了!待成婚了,他也在要家里跟自家媳妇儿好好恩爱恩爱!

方晓心思走的远了,回位上时,目光与许以明相接。

只一瞬,她便淡漠的转开了眼,看着外头的风景。

许以明对她的心思,她自然是明白的这些年来,这男人总是制造机会与她偶遇,哪怕只是见一面,点个头的机会,他也不会放过。

初时,她亦是慌乱的,这么些年来,从来都是刀里来剑里去,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故此练就了喜怒不形色的本事。

可是,不表露于脸上,不代表她心里就不会悸动。

她记得主子对她说过的每一句话,她记得主子的每一个叮嘱。

主子说,爱情可遇不可求。

婚姻,是将犹如烈酒的爱情,在彻底挥发之前,装入酒窖,静等百年时光。

待得年迈之时,将那坛酒取出,在平淡的岁月里,二人能手牵着手,共品陈酿,品尝当年的点点滴滴。

所以,要嫁,一定要嫁对的人!要嫁一个懂你,爱你,信你的人。哪怕全天下都抛弃你,那人依旧抱紧你,不松开你。

主子说,不求嫁的多好,只求那人能真心相待财富是可以去创造的,爱情,却是抢不来的。

若是相爱,哪怕家境不好,夫妻二人一起努力,可以创造想要的生活。

这一点,方晓深以为然。

这些年看到主子的作为,这些年在主子身边任职,她才发现,原来她的生活不一定要过在血腥之中,原来她的日子,也可以转变成如斯模样。

原来她不必归隐荒山,也能过的这般随性!

所以,当她适应了这样的日子之后,许以明的到来,也让她有所期待。

起初,她担忧,她不过是一个下人,嫁给许家这样的家庭,必然是不可能的。

可是,许以明是如何回答的呢?

思绪再次放远,方晓想着当初二人的谈话。

那时天空下着雨,她撑着伞,检查一批茄子的收成。

当她从大棚里出来的时候,就瞧着许以明手提食盒,远远的立着。

“方管事,真巧,咱们在这儿遇着了。”

这样的偶遇,她已是看清了其中之意彼时正值午饭时辰,那人以考查为由,踩点而去。

目的就是,小厮能以送饭为由,给他送去午饭。

因为此时正赶着送蔬菜去前线,所以几百个大棚来回检查,自然顾不上吃饭。那时他认真的看着她,对她说:“女人要懂得心疼自己,不然伤了身子,旁人是代替不得的。”

那时她觉得,这个男人,真会多管闲事!

所以,原本准备晚些再吃饭的她,一言不发的去了前头的大棚。

那里,是专门吃饭的地方工人的饭菜,自然比不得许以明带去的好东西。

可是,一个炒青菜,一个回锅肉,她却是吃的很香。

许以明的一番好意,被她给晾在一边,就在她吃了饭离开之时,他忽而立于她身前,对她说道:“我比不得郡主那般有本事,可是,我也能给你这般舒适的日子。”

他能给这般舒适的日子?

方晓哂笑,“你可知何为舒适?我要的无拘无束,主子能给我的顺心如意,你能给?”

她这话,许以明甚是不解。

“你在郡主手下,是下人,如何还能顺心如意?”

ps话说9月更,没说1号一定更啊冏r亲们在催了,就先把存稿丢出来吧,后面的,过两天再更哦。么么哒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