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味儿媳妇txt

宋琳琳整个人都呆愣住,一直到对方真上了出租车,才嘶声裂肺地喊了一嗓子:“高大哥!!”

事实上,高远现在只想去医院,满脑子都木的发疼,再说他本来就是个技术宅,不是特别不懂人情世故的那种,可眼下这种情况,让他因为一个陌生女孩子有所停留,那绝对不可能。

莫名其妙地出现在陌生的地方,而且据说他还吐了血,就算他没觉得哪里不舒服,也必须去医院看看。

裴林略微蹙眉,轻声道:“你怎么看?他是真不认识宋琳琳,还是假装的?”

以现在的情况看来,好像是假装的可能性大一点儿,毕竟高远出现在宋琳琳身边,江梅也认识他,但裴林几乎用尽一切手段调查高远的过去,实在找不到他和这个小姑娘的交集,至于江梅说那是宋琳琳的同学……那更不可能,高远可是正经的高材生,家里也有一点儿背景,宋琳琳从小到大上的三流小学,三流初中,同样是很不怎么样的高中,还有三流大学,都和他不沾边儿。

红尘却完全没有时间搭理裴林,她的玉珏空间里也炸了一样,咋咋呼呼的所有人都在说话。

“感觉到了没有?不可能所有人都出错,那种气息应该是咒,从红尘所在的位面跟过来的。”

“我查查资料,这种情况好像咱们这儿也只出现过寥寥几次,值得研究。”

“是挺有意思,上一次遇见是大锅那小子吧,好多年前了,他也是跨位面转了一圈,结果有那个位面的陌生人毫无理由地和他作对,弄得那小子很是吃了两次大亏,碰面才发现是有怨念从本位面远道而来,遇见合适的人就相互融合。大锅后来查过,他在本位面有一个宿世大敌,因果纠缠,几辈子都是敌人,因为怨念太重,阴差阳错之下就形成了咒,在本位面还无所谓,那点儿咒不可能现形,脱离位面之后,大锅的气逐渐衰弱,咒就有了作乱的可能。”

一群人嘀嘀咕咕的分析情况。

“你们这帮无聊人士,又不算大事儿,刚才和红尘的气一冲,别管那是什么,都散得干干净净。”

他们争执,红尘却一句话也没有说,目光闪烁,若有所思,她半点儿都不在乎那股恶念,对付那东西,就如人踩蝼蚁,看也不用看的,反而是恶念里夹杂的气息,让她心神动荡,若有所失起来。

气息很浅,很淡,似有若无,但却非常熟悉。

很多很多年前,好像都是上辈子的事儿了,她第一次觉得一个男人特别干净,气息干干净净的,连他身上的伤感也干干净净,世间一切污秽,都不会沾染到他的身上。

直到那个人死去,她还是忘不了那种感觉,看见那个人,就如看见清晨落在花瓣上的露珠,身心舒畅。

他是小莫,是个很好很好的人,很好很好的朋友,无论世间过去多久,记忆变得模糊,感觉仍然残留心间。

红尘这会儿忽然很想见到林旭,想和他说一说小莫,也是林家的林七,更想再一次见到小莫,这一回,她肯定会告诉那个男人,一切都结束了,从此他能光明正大地站在阳关下,回到林家,回到大家身边,拥有完美的未来。

其实只要一句话小莫,我们很想你,请你回家吧。

红尘想起她追寻过程中,通过石狮子看到的情景,小莫穿过黑色的洞窟,来到一个有钢铁车辆横行的世界。

眼下这个世界,和那个很相似。

也许小莫就在这里,红尘把这句话在舌尖上过了一遍,也只这一遍,就又吞了回去。

几乎迫不及待,红尘用出了她所有能用的方法,最后得出的结论,却让她心里一空。

小莫不在这个世界。

至少此时此刻不在。

眼眶发红,深吸了口气,红尘脑子越发清明,她不能乱,也不能急,更不能忐忑不安,即便如此,这是好事,哪怕只有一丝线索,她也应该高兴。

小莫无论在哪里,她都要找下去,一年不行,两年,两年不行,三年,五年,十年,一生!

她和林旭,还有她的孩子们,将来她的弟子们,都可以一起去寻找。

红尘把肺部的浊气全部吐出,神清气爽,也不是完全没有线索,至少有一点点残留的气息在,合上手掌,仿佛要把那一点儿气息拢在掌心里,手是热的,浑身上下都是热的。

红尘忽然就高兴起来,把裴林挤开,自己上了驾驶座,一踩油门就要出发。

裴林吓了一跳,幸好反应及时,还来得及跳上副驾驶的位置:“二妮!!”叫也没用,他身体摇摇晃晃,更不敢去抢夺方向盘。

车子风驰电掣,裴林苦着脸想这超速了多少,要交多少罚款,后来一想,唔,可以推给车主,只要不让交警兄弟抓住,他就当没这一回事儿算了。

一整天,裴林跟着红尘漫无目的地乱跑,一开始还会追问,后来无意间看到红尘的脸色,便安静下来。

直到傍晚,红尘站在一座很熟悉的烈士陵园里,听一位老人家讲故事,终于安安静静地靠在长满绿色苔藓的墙上,露出了奇妙的微笑。

老人家坐在椅子上,身前是几个墓碑,其中一个很显眼,因为照片上的男人实在长得很好,名字也很特别,叫林七。

“林七以前不叫林七,听说是他自己改的名字,原本叫什么已经没人记得了,只知道是个街边游荡的小混混,没有父母亲人,整天东混西混,虽然没有太大的恶行,也挺让人讨厌,后来无意中救了当时s市公安局的刑局长,那会儿形局还是个小警察,两个人成了朋友,林七也改邪归正,像变了个人似的,他身手好,脑子还开了窍,读书不错,考上了警校,从此开始他短暂又传奇的一生,要不是三十岁那一年,为了救一个被毒贩威逼,染上毒瘾的小姑娘,不幸中枪身亡,他的未来肯定不可限量。”

老人家四下张望,神神秘秘地道,“我知道,你们肯定对这种故事不感兴趣,你们更喜欢浪漫,林七到现在还能让你们这帮小孩子想起来,肯定是因为他最后的遗书。”

一直听他讲话的那帮警校学生都眯着眼睛,齐齐冲去旁边的陈列室看遗书的复印版本。

裴林跟着红尘,看她神色复杂,似乎很感兴趣,就把自己知道的消息慢慢讲给她听。

林七临去前自己要求,让自己那封不是遗书的遗书被更多人看到,所以当时他的同事就把复印件搁在了这个陈列馆里。

与其说那是一封遗书,还不如说是一封很浪漫的情书来得更妥当,当然,也有人不同意,因为里面通篇都没有只言片语的情爱,只是好像把自己的故事,对自己特别重要的人,娓娓道来,像是倾诉,又像是倾情。

最后两句你给我的护身符,会保佑我。灵魂在无尽的穿梭中慢慢恢复。不要担心,我会跨越无数的世界,找到我的家,找到你!

因为这个,很多人觉得这是一封情书,听说当年刑局长一直想知道里面的那个你究竟指的是谁,但找了那么多年,始终找不到,最后也只能认为那是林七幻想出来的一个人物,而且很漂亮,在他的遗物里面,大家看到了很多画,多为人物像,也有风景画,大的小的,那些人物有男有女,可最多的还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穿着古装,线条细腻,哪怕不懂画的人也能从中体会到无尽的思念。

刑局那会儿有阵子老觉得他好朋友的意中人是个演员,因为事业的关系不能公开,俩人的感情才没人知道,因为他总关心那些还没有名气的三流小明星,还千里迢迢亲自去找,差点儿闹得连自家媳妇都给误会了。

红尘长久沉默,慢吞吞再次上了车,却忽然笑起来,眼睛亮晶晶的。裴林长长出了口气:“好家伙,你快吓死我了。”

红尘还笑。

裴林苦着脸叹气:“也不知道你们这帮小孩子们想什么,那么肃穆的地方,你们每次一去就热热闹闹的。”

“热闹有什么不好,比冷清可好得多。”红尘伸了个懒腰,收起笑容,心前所未有的安定下来,就在见到墓碑的那一刻,她知道小莫还在,只是可能需要比较漫长的时间去寻找。

她最不怕的,就是寻找和等待。

至于玉珏空间里那些了解始末的大能们各种所谓的科学分析,她也看得饶有兴致,那些大能说,因为小莫不属于眼下的位面,即便肉身死去,灵魂无依,也无法入轮回,很可能魂飞魄散,但因为红尘给予庇护,到无溃散之忧,再加上他本身来历奇特,特别容易通过缝隙飘散到异位面去,怕是连他自己也无法控制。

红尘现在可不像过去那般无知,也能和这帮大能一块儿探讨探讨,一边分析,心情越发平静。

现在还是专注于目前的任务,结束之后马上回家,回去她才有机会想办法去找阿莫。

闲来无事,红尘还翻了翻和小莫有关的档案,有裴林在,想看看这个到不难,这么多年过去,早就不是什么绝密资料,看得出来,小莫在这个世界过得相当好,很充实,做了特别多的事,十分的活跃,结交了不少朋友。

红尘默默记忆,打算回去就一点点儿告诉林家人,要是林家人知道小莫的情况,一定会很欣慰。

她也就不正常了这么短短的几日,接下来又到了上课的时候,学医的人永远都没有清闲,连觉都睡不够,更别提胡思乱想。

红尘更是忙,她学习进度快得不可思议,在医学这一块儿,尤其是临床,一个人到底学得怎么样,所有人都能看得见,临床诊断她从不出错,诊断得又快又全面,老师有时候想不到的,她都能想得到,但凡教授们说过一次的问题,她就永远不会忘记,那些国外最新的医学期刊,她不光能倒背如流,甚至还能挑出瑕疵,有自己的理解,偏偏这理解还很让人信服。

没多长时间,红尘就从全系知名,到全校知名,教授们,老师们,就没人不知道自家学校有这么个学生。

全神贯注地沉浸在学习中,其它的几乎都顾不上,家里的麻烦好像也自然而然地消失了,就是放假期间偶尔去看看宋国忠和江梅,见他们憔悴了很多。

听说宋琳琳退了学,离开了s市,说要去闯荡闯荡。

江梅说,宋琳琳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好几次去找高远,可高远根本就不理会她,也不认为自己认识她,后来烦不胜烦,似乎还教训了她一顿。

其实在这之前,宋琳琳仅仅把高远当成备胎而已,一个还算可以的备胎,那次事件之后,却知道他出身来历不俗,一点儿都不比她想攀上的公子哥儿们差,而且还不是纨绔,自己有本事,可惜,那个人再也不会和她有交集,于是,她便越发的暴躁。

红尘能理解,要是远在天边的东西,永远得不到那也就罢了,可高远曾经就在宋琳琳的眼皮底下,触手可及,那是她梦寐以求,让她汲汲营营的东西,几乎能满足她的一切幻想,但一眨眼的工夫,它就从指间溜走了,对宋琳琳这样性子的人来说,天大概都要塌下来。

也许宋琳琳一生都再难以释怀。

红尘也就听了一耳朵,既然说了是陌生人,那自然不必继续关心下去。

时光荏苒。

一晃眼就是十年光阴似水。

红尘一身军装,步履匆匆,耳机里传来裴林气急败坏的声音:“生日宴是谁的,你的好不好,既然答应要办,就麻烦你上点儿心,我昨天才结束一个案子,一周没睡过踏实觉,现在你让我给你操办这玩意,你这个正主儿居然还不过来?”

“唔,再等俩小时,我这边有个演讲,母校相召,不来不合适。”

红尘也累,前几天刚从国外参加一个重要会议回国,又连着忙了几天,连时差都还没倒好,可母校这边说过好多次了,不来不合适。

“先放了吧,又有电话进来。”

红尘把裴林给扔下,这边又接了个病人家属的电话,是总医院那边老主任给介绍的,需要她给病人主刀,家属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嘶声裂肺,红尘也叹气,虽然见惯了这些,到底还是不自在。

她看过病例,那病人还真非得她主刀不可,病人脑部有三枚子弹残留,位置非常危险,世界范围内敢动刀的医生,恐怕也数不出几个,她要不出手,对方还真找不到别人。

能脑袋挨了三枪还活下来的,实在难得的很,别说她现在能挤出时间,就是挤不出来,也该想想办法。

会场就在阶梯教室,红尘先在不远处的楼梯边上站一会儿,松了松衣领,眯一会儿眼睛。

当医生可真累,红尘这么精力充沛的,每天扎在床上都恨不得睡到天昏地暗。

正眯着,会场里传来一阵掌声欢呼声,还隐约听到特别熟悉的声音,又在放纪录片。

红尘走过去,从窗户里看了一眼,果然,大屏幕上又是那些东西,第一幕是她发明的宋氏戒、毒法第一次大规模临床试验宣告成功的情形。

从世界各地找来的九十七名吸毒者,五年来没有复吸,所有人汇聚一堂,带着妻子,丈夫,儿女,在公安人员的监控下,讲大批量的毒品扔到焚烧炉内烧毁。

其实对于不吸毒的普通人来说,这些也不算什么,就是看个新奇,但那些吸毒者家属们热泪盈眶,嚎啕大哭的模样,那种发自内心的,从绝望中挣脱的亢奋,还是让这群普通的学生沉默。

之后陆陆续续有诺贝尔医学奖颁奖给她的场面,她是去年拿的诺奖,二十七岁,似乎很年轻的样子,红尘没有多大的感觉,当然成就感还是很足。

她拿到诺奖的那一周,宋二妮的灵魂波动很大,可惜还是没有苏醒过来,哎。

会场内隐约传来学生们的小声谈论,一个个激动得不行,一口一个学姐。

“我也是农村出来的,家里父母很早就想让我退学打工好供弟弟,听说宋学姐小时候受了很多苦,读书时条件特别不好,但是人家还是有这么大的成就,我难受的时候,我就想,宋学姐能那么出色,我没办法和她比,至少不能因为家庭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就毁了自己!”

红尘揉了揉耳朵,有点儿心虚,咳嗽了声,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和门口的老教授打了声招呼,进了会场大门,那么多学生看过来,红尘却一点儿都不紧张,这样的演讲她很少举行,但是也熟悉得很,别说一会场的人,人数再多十倍,她也不会有半点儿紧张的感觉。

远在s市。

帝豪大酒店整个大堂都摆满了各种鲜花,一直延续到外面老远的马路上。

一警都有点儿不知所措,还是裴林招呼了一帮同僚帮忙,把那些花篮给拾掇了。

“弄得好像人家酒店开业似的!”

至于礼物,麻烦帝豪那边开了两间客房来装,礼物别管贵重与否,反正不会很大,到不至于放不开。

“明天才是正日子,你们都是大忙人,来这么早干什么!”裴林恨不得把这句话喷出去,问题是那帮来得那么早的大忙人里面,有他的老领导,有他的顶头上司,大部分都是他得罪了之后会很麻烦的大人物。

要说他现在也算是人物了,局长的位置都坐了两年多,要不是实在不乐意离开第一线,恐怕已经能继续升,奈何在这群人里面,他这身份略有些拿不出手。

反而是大桥东村那边的村民还没到,明天才是宋二妮的生日,人家也没必要现在来。

“又堵车?”

公交车缓慢地在公交车道上行驶,终于到了站,李严松了口气,暗自庆幸,幸亏坐的公交,也不用向前走了,他今天来帝豪谈生意,没想到帝豪不知道有什么节目,车多人多,密密麻麻,道路拥挤。

整理了下衣冠,深吸了口气,看到大堂经理出现在门前,连忙客客气气地迎了过去。

这位经理似乎很忙,一句废话也没有:“先看你们的程序,要是合格,就要你们的,我们现在忙得很,算你走运,上面说了谁第一个完成就要谁的。”

李严松了口气,心道今天自己的运气真不错,一抬头,忽然愣了一下热烈庆祝宋二妮二十八岁寿辰!

宋二妮?

他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特别复杂,这个名字如雷贯耳,他好歹也是大桥东村的人,就是不想听,也不可能听不到,这么一个土气的名字,现在居然也成了流行,上层圈子里好些人给孩子起名,居然也有个妮字,说是这名字好,到让人哭笑不得。

“快点儿!”

经理不耐烦地喊了声,李严连忙收摄心神跟了上去。

第二日,天还没亮,他刚刚趴在桌子上眯了一会儿,就被外面热热闹闹的笑闹吵醒,推开门一看,登时后退了一步,却强忍住没有关门。

是她,十年了,她更漂亮,还是那么年轻。

李严摸了摸自己的头,好像有点儿秃顶?

宋二妮被众星捧月,捧着向前走,脸上略带几分无奈:“诸位老爷子都很闲不成?”

“你十年来第一次办生日宴,怎么能不来?”孙老的头发全白,还是精神抖擞,中气十足,大声笑道。

其他人也纷纷应和。

“我先去接我家里人。”红尘拱拱手,好不容易寒暄完,安顿好,逃也是的溜出去接人,那帮老头儿哈哈一笑,竟然饶有兴致跟着一块儿出门。

豪华大巴开到门口,宋国忠和江梅被簇拥而下,他们两个有点儿老态,可脸上的笑容却说不出的灿烂,显然被捧得有点儿飘飘欲仙,看到宋二妮,略有些不自在,神色却和缓。

红尘扶着江梅,跟着宋国忠,一步步向酒店里走去,一边走,一边和周围的人说话,脸上的表情略带几分轻松和满意。

江梅也全身舒畅,她这些年过得都很好,尤其是近年来,村子里的人都说她女儿出息,一个个的客客气气,如今她就不打工了,二妮请了个小保姆照顾她,还隔三差五地让他们老两口吃各种营养品,听说那些营养品有钱也难买,都是好东西,日子过到如今,知足!

“李严也在?对了,今天咱家二妮生日呢,你也该过来热闹热闹。”宋国忠一扭头,看到李严,大喜道。

李严嘴唇动了动,只是讪讪一笑,就被宋国忠拉着进了帝豪大堂的大门,进门的一瞬间,还隐约看到经理吃惊的表情。

一整天,李严都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说了什么,就是经理对他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特别客气,还主动加了价,承诺以后升级也找他,他也没有觉得特别高兴。

一直到晚上,回到家,听到妻子高声和邻居大婶吵架,为了家里的葱让人偷了一把,他才回过神,心神颤动,流下了两行热泪,鬼迷心窍一般,他给二妮打了个电话,这么多年,宋二妮的手机号都没有换过,还是那一个。

“二妮,我,我……”只一句话,他已经说不出口,甚至不知道对面是不是听到了,便吓了一跳似的,挂断了电话。

红尘也果然没有听清楚,她现在整个人都暖洋洋的,脸上露出的笑容也很灿烂,连孙老强烈要求她现场画一幅画作,她居然也没有推辞,当真挥毫泼墨,画了一幅江南水乡,千里烟波。

所有人都啧啧称奇,红尘闭上眼,在识海深处,和宋二妮面面相对,她在她明亮的灵魂上点了一点:“抱歉,好像给你留下的摊子很大,下个月你要继续参加联合国援非行动,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你恐怕不能拒绝。”

宋二妮只轻轻地道:“谢谢,谢谢,谢谢你!”

“不用谢,对了,你很有天分,我给你留下一点儿灵光,如果你的一生走完,完成了我的考核,那么,我们也许还能见面,希望到时候,你能成为我的学生。”

最后一段话,是红尘的心意,宋二妮的资质很好,荒废掉有点儿可惜,虽然不值得收徒,但有机会的话,作为普通学生指点一二,到没有什么不好。

就像她曾经和林师兄说的,既然要开书院,她就想开一家最与众不同的大书院。

至于生源,好像不只是能有大周的学生,世界那么大,位面那么多,她的书院也乐意接受来自五湖四海的有缘人。

红尘伸手,把刚刚从宋二妮的心底挣脱出来的小姑娘,搂在怀里,心神一动,玉珏空间一阵闪光。

“欢迎回家!”

林旭伸手揽住红尘的腰,抱着她转了一圈。

红尘大笑:“我有好东西给你看!”

不是指的这次任务的奖励,大能所赠送的那座豪华天空城,而是一大叠关于小莫的资料。

红尘把手放在资料上。

“林师兄,你愿不愿意在不久的将来,陪我去看看和这个世界不同的风景?”

“好。”

林旭在红尘面前,最想说的,永远都是这个好字!弄雪天子说本来算着时间还有几章番外能写,但弄雪今天上午去产检,确诊妊娠期高血压综合征,医生要求明天住院治疗,番外只能在3月初上传公众版了,于是,毓秀正式宣告完结。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