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CAO死你个浪货

回到了病房,莫惜眉飞色舞地对着顾邵庭道:“邵庭,你也没有想到吧!邵承竟然会当爹了,而且他儿子的妈就是当初莫大宝很喜欢的那个女孩呢!这真的算是缘分吧,都过去了这么长时间他们都能相遇!好不可思议啊!看来他们之间会发生很多很好玩很有趣的事情哦!你有没有很期待呢?”

“我可是好期待他们之间能发生什么呢,好久没有觉得这样好玩了!我觉得我似乎都年轻了一点呢!”莫惜走到了顾邵庭的身边,拿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

“邵庭,你看,我都已经老了呢,你再不起来的话,我美丽的样子只能成为你的回忆喽!”

不知道为什么,莫惜今天难得的觉得自己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心情很轻松,也很好,难道?今天会发生什么喜事吗?是不是邵承会跟那个女孩结婚呢?毕竟郭美婷那个孩子已经给邵承生了一个儿子看,再加上邵承这几年一直游荡着,也是时候成家了!

“嘿嘿……要是他们真的在一起也不错哦!”莫惜一边摆弄着手中的百合花,将花插在花瓶中,一边不时回着头,笑着道。

“对了,我今天在白下区见到龙清云了,他……唉……他竟然说他爱我,与我无关呢!怎么办?我还是觉得有点愧疚啊!要不这样好了!”莫惜说着,抱起了水晶花瓶,想要将花瓶放在顾邵庭病房旁边的床头柜上。

“邵庭,你要是一年内再不醒来呢!我干脆就还是嫁给清云好了,反正,他也是真正对我好的人!”想到这里,莫惜先是觉得不可能的笑了,唉……这种激将法,应该不会管用的吧,他或许,根本就听不见她在说什么。

摇了摇头,莫惜一边将百合花打理的更加顺眼一点,一边走向床头柜。

“不……可……以……你,你……是……我……的!”就在这时,一个虚弱,却霸道的声音传来。

莫惜一下子愣住了,她难道是幻听了吗?她就保持着抱着花,傻傻的样子,呆住了。

“我……爱……你……”这时,虚弱而又霸道的声音再次传来,那声音是那样的熟悉却又是那样的陌生。

“嘭……”莫惜松开了手中的花瓶,水晶花瓶直接掉落在地,片片破碎。

“邵庭……”莫惜喃喃地唤道,眼泪一下子冲出了眼眶。

抬起朦胧的泪眼,莫惜一下子扑到了床边。

当看见顾邵庭那晶亮的眼睛终于睁开了的时候,莫惜再也无法压抑自己激动的心情了。

她颤抖着手,抚上了顾邵庭的眼,道:“你……你真的醒过来了?我,我不是在做梦吧?”

“我……醒……了……”顾邵庭勉力的说道。毕竟他已经睡了一年,能醒过来都是奇迹了,身体的各项指标还没有恢复到正常。

“你终于醒了,终于醒了……”莫惜虽然脸上泪水肆虐,但是却扬起了一抹绝美的笑容,那种笑容,是这么多年来,她最美的笑容。

十天后……

本来偌大的病房,在此刻,变得拥挤不堪。

莫惜坐在病床边,温柔地看着顾邵庭,道:“医生说你能醒来是个奇迹,不过你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好!”

“我觉得我已经好了!”顾邵庭皱眉,都已经躺了那么久了,他希望自己能下去走一走,要不然身体真的要锈掉了。

抬起头,顾邵庭看见了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还有很多陌生的面孔,当然那些陌生的面孔都是小孩子。

顾邵承的娃娃脸上满是笑容的站在离病床不远的地方,他的身边站着一个清秀的女人,女人的怀里抱着一个小孩。

东方跟韦朔瑶并肩而立,韦朔瑶的怀里抱着一个眼睛晶亮的小孩。

不过封尘却并不在这里……

白骨和韩夏相拥站在一旁,两人的怀里都抱着孩子,一个是丫丫,另外一个孩子才一岁多的样子,看起来还很小。

而他的母亲,林紫云,和小姨林紫烟,也站在病房里,看着他。

“邵庭,你感觉还好吗?”林紫云担忧地问道。

“妈,我真的没事了!”顾邵庭笑着道,随即他看了一眼莫惜,呵呵……只是重伤一次,就能彻底的换回莫惜,值!

察觉到顾邵庭的眼神,莫惜有些嗔怪的瞪了他一眼。

“哦呵呵……大坏蛋,你最最可爱帅气的儿子来喽!”突然,门被推开了,莫大宝溜了进来。

“大宝,你今天不是要上课吗?怎么溜了出来了?”莫惜看见突然出现的莫大宝,不悦地问道。

“那个……”眼珠子提溜转了一圈,莫大宝讪笑,道:“那个……今天是个值得庆祝的大好日子不是,大坏蛋醒来了哎……”

“他十天前就醒来了,而且你也来看过了!现在,乖乖回去上课!”莫惜下达最后通牒,大宝真的是越大越让人头疼。

“那个……”见莫惜态度强硬,莫大宝转向顾邵庭,道:“大坏蛋,我是你儿子唉,帮个忙呗!看在你身边现在只有我这一个儿子,莫小贝弃你远去的份上?”

莫大宝话音刚落,一个清冷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莫大宝,你这个白痴,如果你再造谣,小心我要你好看!”随着话音的落下,莫小贝出现在了病房内!

一时间,病房内调笑声,说话声四溢。

莫小贝不理会其他人,而是走到病床边,看着莫惜道:“妈妈,你辛苦了!”

莫小贝说的辛苦,自然是莫惜这一年来不离不弃的守候,而他,一年前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决定暂时离开,不然的话,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劝妈妈放弃。

“不辛苦!”莫惜看了一眼顾邵庭,淡笑着道。

见莫惜和顾邵庭两人之间的气氛很好,众人都识趣的找了个借口纷纷离开。

“邵庭,你好好养身体,妈先回半山别墅了,等我把别墅打理好了,你们正好能搬回来了!”林紫云笑着说完,然后让林紫烟推着他离开了。

林紫烟最近心情也是好好,她本来对于抱孙子这件事情已经绝望了,没想到十天前突然知道自己已经有了一个一岁多的孙子,这真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哈哈……天大地大,孙子最大,她想要抱孙子都想地头发白了。

“臭小子,等送你大姨回到家之后,你赶紧跟老娘一起回c市!有了孙子这么大的事情,一定要告诉你爸,还有家里的那些老古董知道,不然整天被他们追问,都快烦死了!”林紫烟一边向外走,一边唤着顾邵承。

“不是吧?要回去?”顾邵承立马垮着一张脸,道。而且他还不忘记紧紧搂住听到这个消息,就想要抱子潜逃的郭美婷。

“那时当然……”

“好吧好吧……人生悲催啊,要被当猴子看了!”

“你本来就是皮猴子!”

“哈哈……”此言一出,众人立马哄笑。

“惜惜,哈哈……笑死我了,哈哈……我和白骨也先回去了!”说着,韩夏挽着白骨,也走出了病房。

“惜惜,我和东方也走了!有事直接call我啊!”韦朔瑶也跟东方离开了。

“妈,我今天刚下飞机,也累了!那个……我先回去休息了!”说着,莫小贝扯起了还窝着病床上不肯离开的莫大宝,道:“莫大宝我会负责把他送回学校的!”

说完,莫小贝不容莫大宝反抗的就把莫大宝提溜走了。

莫惜失笑,这两个孩子,越来越闹了,而且现在莫大宝根本就不是莫小贝的对手,不仅玩阴谋玩不过,打架也打不过!用莫大宝的话来说就是:这年头,都是弟弟骑在哥哥的头上拉屎了。

一瞬间,本来还热闹非凡的病房一下子冷清了。

顾邵庭看着莫惜依旧美丽的容颜,心中一动,继而坏坏的一笑。

良久,他拉起了莫惜的手,轻轻的摩擦着。那种摩擦万分的暧昧,就像是有许多的小爪子在挠莫惜的心一样,让莫惜有些难耐。

“邵庭,你……你不要挠我好不好?”莫惜的脸微微有些红晕地道。

看着莫惜羞红脸的样子,顾邵庭心中绷着的一根弦,立马断了!

他一把将莫惜拉进了他的怀里,直接不由分说的吻住了莫惜。

“唔……你……放开,你……你的身体……”莫惜挣扎着,可是她又担心会伤到了顾邵庭,也不敢太过用力,一时间,倒让顾邵庭吻了个痛快。

良久,顾邵庭才放开莫惜,他用额头抵着莫惜,道:“惜惜,我们……一年多,没有那个了……不对,不止一年多了!我好想你……”

顾邵庭在莫惜的耳边暧昧地道,莫惜立马就明白了顾邵庭的“想你”的意思,他不过才恢复过来十来天,就想要干坏事。

“不行,你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好!”

“可是做某些事情完全够了!”

“不行,必须恢复好了才行……而且这里是医院。”

“真的不行?我快憋死了!”某人使用哀兵政策。

果然,莫惜立马心软了。

“那……”莫惜犹豫了好久,突然豁出去一般地道:“你躺下,我来!”

顾邵庭惊喜,这是莫惜第一次主动啊!

莫惜忍着害羞,小心翼翼地爬到了顾邵庭的身上。

“把衣服都脱了呗!”

“那个,你别动,还是我来,你身体……”

“没事……”

“唔……”

“老婆,你再动一动好不好?”

“唔,不……不行,好累,还有点痛!”

“没事,时间长不做就是这样的!”

“可是……”

还没等莫惜说什么,顾邵庭突然狠狠挺身。

“啊……”

“老婆,我爱你……”顾邵庭嘶吼一般地道。

莫惜的眼角沁出了一丝冰凉,她并没有说出来,而是在心中暗道:“我……也爱你。”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