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货叫的再浪一点张开

<!--go-->

“嘭”钢管敲到康路头上,发出一声闷响,看的出来这人经常干这种事,力度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这一下打在别人身上,虽然打不出什么问题,但足以让对方晕一段时间,大汉正得意自己放倒了一人,突然发现康路还没有倒,还保持着刚才的动作,虽然十分奇怪,但是仅仅是愣了一下,然后又一钢管敲了下去,他认为康路身体好,自己又没有多用力,没晕倒也是正常,所以他稍微加大了力度,又是一钢管敲了下去“嘭”又是一声闷响,康路仍然挡在自己前面,这下他彻底发怒了,总组全身力气,狠狠的照着康路的脑袋砸了下去“嘭”又是一阵闷响,大汉手中的钢管已然弯曲的不成样子,可是一看康路,已然完好无缺的站在那里,他挣扎了一下没有挣扎开,却把等着挨打的康路给弄清醒了康路明明感觉到自己的头部被那人砸了三下,以为自己肯定是完了,可是到现在自己都没有感觉到疼痛,这是怎么回事?

康路睁开眼,看到大汉手里的钢管已经变了形,感到十分惊讶,钢管都成那样了,自己居然感觉不到疼?这是怎么回事?

“我说大路,他都打你半天了,你怎么还不还手啊?”赵杰看康路还没发现自己身上的异样,于是出言提醒“恩?我不怕疼,这是怎么回事?”康路抱着大汉想到,不过不管怎么样,趁着这个机会,先把眼前这些人解决了再说想到这,康路把坏中的大汉再次抱紧,原地转了几圈,猛然把他当做“人肉炮弹”扔向了其他人,顿时砸倒一片“都他马愣什么?给我往死了打,他抗打能力强,都别留手“大汉怒道,他认为康路只是比常人更能挨打,但是自己这边这么多人,还会啪他?

“上啊”一群人拿着钢管木棍就像康路冲了过来,说实话,康路站在心里都有些犯怵,刚才自己为什么感觉不到疼?难道是被打闷了?麻木了?不对啊,自己的思维还和平时一样,这是怎么回事?不过当他看到剩下的那群人向自己冲过来的时候,立马就停止了自己的胡乱猜想,不管是怎么回事,拼了!

“嘭嘭嘭”数不清的钢管和木棍砸在了康路的生上,换来的是木棍“咔咔咔”的断裂声,还有十几个钢管变的铁圈圈康路一看,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不疼,一点都不疼,把康路那个乐的,自己居然这么厉害,不过厉害归厉害,既然你们打够了,那就轮我了!康路伸了伸胳膊腿,向着人群冲了过去“跑啊!”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这尼马是超人啊,棍资都折了,钢管都弯了。这要是搁自己身上。那还不死翘翘了?所以众人转头就跑,没有一个敢多待一会“文涛,留下一个”赵杰淡淡的说道,这群人为什么要攻击自己?肯定是有人指使的,赵杰得看看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好的”文涛当然知道赵杰是要问话,于是运行真气,唰的一声就跑了出去,文涛的速度在赵杰看来是很慢的,但是看在康路眼里就不一样了康路正打算把自己单挑群人胜利的喜悦分享给赵杰,突然看到赵杰身旁的文涛居然凭空消失,出现在了三十米开外,抓住了一个人,然后又唰的出现在赵杰的身边,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啊,鬼啊”那人看自己被文涛一下子就从那么远的地方弄过来。吓的裤子都湿了,尼马这都是些什么人?一个不怕挨打,一个速度快的痕飞一样,这不科学!

“我们不是鬼,但是一会问你问题,你要是不回答,那我就把你变成鬼”赵杰看着那人说道“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求你放了我吧”那人都快哭了“是谁让你们来这里的”赵杰问道“是雨爆,我是被指使的,你放了我吧,和我没关系啊”那人哭道“行了,滚吧”赵杰一听主谋居然是那个姓雨的家伙,也是愣了愣,没想到他这么顽皮,看来有必要去教训他一下了“大路,想不想去教训雨爆一顿?”赵杰问道“还是不要了吧,和他浪费时间,还不入去和飞雪解释一下么”康路向了张说道“那好吧,不过还得警告他一下”赵杰扫视了一下四周,突然瞄到了旁边的一根废旧的电线杆上,心里一笑,有了主意“你,回去告诉雨爆,要是他再杆自找麻烦,这根电线杆就是他的下场”说着,赵杰一拳头就向大理石制作而成的电线杆砸了过去“轰”巨大的大理石电线杆被赵杰砸的粉身碎骨,落地后全变成了粉沫,随风飘走“嘶”那人被赵杰这一手吓的倒席一口冷气,不过知道自己不会挨打后,他也没有先前那么害怕了,更多的则是惊讶,震惊康路看到赵杰这一手,也是相当的震惊,一拳把大理石打成粉末,这得多大的力量?而且用手打石头,不疼么?

看到自己的震慑起到了作用,赵杰带着康路和文涛离开了这里,康路要去黄飞雪家,文涛也要回文家,赵杰则是要回去玩游戏,所以文涛开车把康路送到了黄飞雪家,然后把车转给了赵杰,自己打车回了文家。今天发生了太多的十,自己要给文老家主好好汇报一下而在路上的时候,赵杰把修炼者的是告诉给了康路。在赵杰看来,这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而能打消康路的顾虑而康路听赵杰说完后也是一阵激动,听文涛说,赵杰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修炼者,康路更是激动的不能自己,就说嘛,赵杰这么好的人,怎么可能是坏人呢

<!--over-->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