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较污的看了会湿的污文段

第三十四回论心机

比起东方不败,其实阿萨辛不算是个真正心狠手辣的人,他只是有些过度的偏执和喜怒无常。

他会杀人,但是杀人之后又会陷入一种自责和同情。

眼见几百招过后,阿萨辛渐渐开始有些力不从心。

这些年在中原创立红衣教,虽说也是打败了不少的江湖豪杰,连邀月和怜星这样的高手也败在他手下。可他如今已经是一教之主,每日被人恭维奉承,多少也生出了些安逸倦怠,又如何与一个九死一生一心为了报仇6危楼相比。

相较之下,东方不败可是抱着拼死一搏的信念而来,单凭这决心阿萨辛便落了下风。

终于阿萨辛露出的破绽越来越多,眼看东方不败就要直击要害,一举得胜。

阿萨辛却突然又开了口:“6师兄的伤是因我而起,你若是杀了我,这天底下怕是没有人再能救得了师兄了。”

高手过招往往都是在伯仲之间容不得一丝一毫的闪失,阿萨辛的这一句话果然是看准了东方不败的软肋,就在对方犹豫的一瞬间,已经反败为胜,直接锁住了东方不败的咽喉。

东方不败倒也坦然,“技不如人我甘拜下风,只是不能为师父他老人家报仇,我便只有拿这条命去偿还他的恩情了。”

这剧情展的太快,一时间楚沐沐也反应不及,问道:“阿萨辛怎么知道6危楼有伤需要救治?怎么说也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这其实不难理解。”灭绝师太解释道,“这到底是6危楼和阿萨辛两个人之间的恩怨,若是6危楼尚在人间或是行动自如,他又怎么会时隔这么多年还将报仇的事假手他人。唯一的解释不是6危楼已遭不测,就是当年落下悬崖后受了重伤至今未愈。”

“所以阿萨辛也是猜的?”

“不过是生死一线间的博弈罢了。”

“那现在怎么办?”东方不败也败了,他们之中还有能敌得过阿萨辛的高手吗?

“别急。这局可还没这么快结束。”

楚沐沐顺着灭绝师太的目光又将注意力投向了阿萨辛与东方不败的方向。

阿萨辛制住东方不败已经有半柱香的功夫,不过他却迟迟未下杀手,他望着东方不败的眼神中,透着一股难以掩饰的怜惜与不舍。

“6危楼那个家伙,竟然收到了这样一个天资聪颖的徒弟。上天可算待他不薄了。”阿萨辛感叹道,“可惜我这一身武艺,却要后继无人。”

东方不败冷哼,“你这样阴险歹毒的人,当然不配有什么徒弟。”

“呵呵,那又如何?如今你的性命不一样掌握在我手里?到头来,6危楼那家伙也不是白忙活了这十几年。”

“你要杀便动手,废话什么?”

“做个交易?告诉我6危楼现在藏身在何处,我饶你一命。”

意外的,东方不败对阿萨辛的这个提议并不是嗤之以鼻,反而认真的问道:“是嘛?”

楚沐沐在这时候突然明白了王怜花那句话的含义。

在每个小说和电影电视的剧情中,所谓反派总会在明明占据决定性优势的情况下做出些愚蠢的举动,比如一连串的废话和莫名其妙的交易。

阿萨辛终于也没有逃出这个套路。

她想起在剑三剧情中的阿萨辛与牡丹。

阿萨辛从来都厌恶男性,可他却偏偏喜欢上了有着如女性一般柔美的牡丹,而眼前的东方不败,似乎也正是阿萨辛喜欢的类型。

这样想来,阿萨辛这般的犹豫反复也不是很难以理解了。

“6危楼可以用一个十年苦心培养你来杀我,自然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十年,我和他之间的恩怨,总该有个了断的。”

“好,你真想知道?那一年我确实是在黑木崖下见到重伤的师父……”东方不败开始叙述起他的童年,“那时候我只不过是个8岁的孩童,只不过我爹娘的身子一直不好,所以家里大多的活都已经落在了我身上。其实那时候我并不想救他的,因为我并不确定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可是看他奄奄一息的躺在那里,我还是没忍心过去给了他水喝,还给他包扎了伤口。

也算是他命不该绝,在那里躺了几天,伤势竟然好了大半,慢慢的也可以扶着石壁坐起来,我把家里仅存的食物分给了他一些,他拿出身上的银票还有一些玉佩让我去换更多的食物和药物来。

就这样我们慢慢熟悉了起来,几个月后,他终于可以行动自如,他告诉我了他跌落悬崖的缘由,那时候他说那个人对他而言意义不同,他还说……”

东方不败在那时候突然停止了诉说,用一种饱含深意的目光看向了阿萨辛。

“他还说什么?”阿萨辛有些着急的问着东方不败。

其实这个故事对于旁观的人来说,并不意味着什么,只是对于阿萨辛来说,似乎有着不一样的意义。

“他还说——”东方不败在那一时那一刻,几乎是用来同样的一招,趁着阿萨辛分神的刹那,反制住了对方。

“你——”

阿萨辛还未开口说上什么,等着他的便是东方不败几乎用尽全力的一掌。

霎时,他喷出一口鲜血,筋脉尽断。

到底,东方不败比起阿萨辛确实是干脆利落多了。

楚沐沐的游戏界面此时已经跳出了副本任务完成的提示。

阿萨辛大口喘着粗气,单膝跪俯在地上,看得出来他此刻非常的痛苦。

良久,阿萨辛似乎是平静了一些,开口道,“6危楼到底是教出了个好徒弟。你如今终于可以替他报仇了。只是……在这之前,我还有个问题……我……”

东方不败没有给他说完的机会,“放心,你还死不了,你的命,我会留给师父亲自处置。”

“你是说,你会带我去见他?”阿萨辛竟然笑起来,“好,我会随你去的。”

“我知道,你是不是想去问一问他,能否谅解你当年的那一掌。”东方不败也轻扯嘴角,露出一抹浅笑,“这个问题我可以替他回答你。”

“什么?”阿萨辛不解。

“当年你害他的那一掌今天我已经替他还给你了。其实现在的师父,与其说是对你当年的背叛念念不忘,倒不如说,他其实更希望今天是你先杀了我。”

“什么意思?”

这一刻,不仅仅是阿萨辛,其余的人也有些看不懂了。

“当年你推他落涯的伤并不是不能痊愈。要不然这些年他又如何传授我这一身的武艺?然而今天他之所以不能亲自来取你的性命,是因为他的那双腿——是我打断的。”

“啊?”

剧情要不要每次都这么反转!

楚沐沐一脸懵逼,看了看东方不败又转头看了看身边的王怜花。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