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禁无遮无挡动态图

</script>

韩裴当真是被左洁烦心得死,心道当初早知道对方是这样的人物,就不要雇佣对方为自己的助理了。乐文 小说

而且左洁这行为也极端了些,他有些担心会不会演变成当年蓝思瑾的姐姐那样。如此看来,他还是要好好解决这件事情,避免越来越大。

不过要说这个娱乐圈最好笑的事情怕是自己次次都闹同性恋的绯闻,怕是大众都听腻。

约出来左洁的时候,对方打扮的十分靓丽,看上去很有自信。

韩裴也不打算和她过多纠缠,直截了当的说:“你的要求还是没有变?还是你觉得我会放弃顾乐?”

左洁不说话,只是提起另外一个话题。“韩裴你忘记了奖项了吗?”

“那我就看着吧,你的这个消息会怎么样吧。”韩裴觉得这个女人是说不通了。

两人又是不欢而散,左洁在等,等一个最好的时机。反正现在她得不到韩裴,也宁愿毁掉对方。

其实与其说她是韩裴的粉丝,不如说她现在只是为了自己的私心罢了。

她之前就从事娱乐圈助理的工作,不然也不会担任韩裴的工作。韩裴这个性格的确很适合当情人。奈何对方是个弯的。

顾乐知晓了这件事情,只是淡然一笑。韩裴不说,他也不问。

看着自己手中的戒指,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和韩裴都不缺钱,但是他怕韩裴从此之后就被这个圈子所拒绝。毕竟这是对方的希望。

韩裴说过很多次让他不要担心,可是顾乐就是不放心。

天气开始变化,预示着下一个季节开始到来。

韩裴接到那种邀请函,整个人都是发蒙的。虽然知道早有这么一天,但是当它真正到来的时候却是一个天大的惊喜。

别的演员,导演开始找女伴。韩裴就缠着顾乐一起去。

“不去。”顾乐看着电脑屏幕,在调色调。

若是他自己一个人悄悄的去,在台下默默看着倒还没有什么。但是韩裴这是邀请自己走红毯啊。

所以他果断拒绝了。

韩裴也不放弃。“顾乐,相信我好吗?还是说你不想……”

顾乐打断他的话,转过头说:“我怕什么,反正我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只是韩裴……”

“你都不怕了,那我怕什么……”韩裴揉了揉他头发。

顾乐还是摇摇头,说:“我会去。但是我和姐姐一起去吧。”

顾珊?韩裴脑袋转了个弯,看来无法说服顾乐。只要顾乐到时候去就好了。

等到了颁奖那天,韩裴只身一人。林轩那家伙原本还想把那个女艺人推给自己,但是他拒绝了。身为朋友也不要这么物尽其用吧。

所以晚上,当别人出双入对的,韩裴一个人默默快速走过了红毯。丝毫不停留。

他的座位周围都是导演,徐嘉这次也来了,不过他是带着看戏的心态来的。反正他已经拿过一次。和坐在韩裴身边的导演换了个位置。

“不是不许换位置吗?”韩裴看着他。

徐嘉哈哈一笑。“什么啊,私底下真的换了还能强迫我换回去,而且这是心甘情愿的事情。”

“你这小子这几年发展不错,估计可以拿到这个奖项了。”徐嘉这般说话。

韩裴呵呵笑了一下。小子?他也不小了,出道的时候就不嫩,比不得那些小鲜肉。现在摸爬打滚这么多年……

四周看了一眼,周围太暗了。看不到顾乐在什么地方。但是可以看到以前的朋友,或者说是现在的敌人。还有一些新人王。能够进入这个晚会的都不是好惹的。

台上是两个红了许久的主持人,一唱一和,将晚会的□□推起。

接着上场的明星一个又一个,抓住露脸的机会。

“好了,揭晓今天晚上的大奖。金导演奖项。哇喔,角逐了一年,不知道究竟是这奖花落谁家。来看大屏幕,看看入围的电影有……”

韩裴看着上面出现的短片,果不其然,采药人也在其中。

徐嘉悄悄趴在韩裴身边说:“你的机会很大。”

他身边的影评人对这影片的口碑不错,而且最关键的是中心电视台的人从高度赞扬过。

就是采药人实在不和现在很多电影走一个套路,不知道这会不会成为他失败的理由。

韩裴这个时候反而不害怕了,日子还长,时间还有。一辈子没有多长,但是也不短。未来还早,他可以继续走下去。

“他就是……”

“韩裴!“

主持人高呼一声,周围响起热烈的掌声。

韩裴呼出一口气,起身。看着聚光灯打在自己的身上,眯了眯眼睛。不少人看向他。

这个人已经很久没有在银屏上有自己主演的作品,但是依旧在别人的心里留下不可磨灭印象。

现如今再见对方,还是嘴角带着浅浅的笑容,看着四周。仿佛专注看着每一个人,却又不是。

都说他是天之骄子,出道以来各种机缘源源不断。

当一个人处于成功的位置,人们只看见光芒而就会忘记他的苦难。当一个人苦难之时,人们却会忘记这一切,成功也会一同被泯灭。就比如现在他们忘记了韩裴的车祸,当他躺在病床上的时候,人们也同时忘记了他以前的成就。

只道可怜……

韩裴接过那奖杯,低头亲了亲它。主持人把话筒给他。全场只有他被光芒打亮,像是被上苍所爱的骄子。

站在越亮的地方,影子也会越发明显。

“我曾经是一个平凡的人,固执的爱着自己的音乐。但是那时候没人喜欢。“韩裴开口。低哑温柔的嗓音开始讲述。

“后来有人打电话给我,说他很喜欢。我不知道他的一切,却依旧相信对方的话。曾有人说过,我的车祸是我劫难,但是今日我却要说这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如果不是那场车祸,我也许……这辈子都见不到一开始陪我走过那些岁月的人。”

他举起了自己的手,那枚戒指已经戴在他的手上。“曾经有人发布过我们两的照片,我一度想承认,但是为了对方,他也为了我,我们选择隐瞒下来。现在,我站在这个位置,也许是为了奖项,但是内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

“他是个很温柔的人,安静的站在我的身后。也许你们会觉得恶心,也许会不以为然。但是我爱他,一如当年。”韩裴说着举起自己的手。

虽然没有说出名字,但是在场的人都猜出来了。韩大影帝这是出柜了吧!

顾珊带着顾乐坐在台下,看着上面那个笑的张扬的人。心道真是会玩。

转头看了一眼顾乐,对方正目不转睛看着韩裴,心道把自己弟弟的心都拐走了……

永远都不要相信八卦的传播速度,当韩裴刚刚宣布出柜。左洁发布出来的消息那就是毛毛细雨。

好在顾乐的具体信息被顾珊拦下来了,韩裴也早准备了。自然不会让顾乐被人肉出来。

而且这两人一出柜就出国度假去了,想找人也难……

番外:文书丛

白哲向来是工作感情两分开,初见文书丛的时候,他是想把对方拉入自己的工作这一板块。

后来却不小心把对方扯入了感情。只怪文书丛这人当初年纪小,一切都很认真。

v曾经说过自己很冷漠,尽管他会对有价值的人很好。文书丛当初也很有价值,但是一旦和感情扯上,玩玩可以,但是绝不动心。

直到对方累了,选择退出了公司。换了电话号码,搬了居所。消失的无影无踪,毫无消息可言。

文书丛是和家里闹翻才到秋雨工作的,不可能回家的。人都是犯贱的,当人在的时候不在乎,不在的时候又在乎,好在白哲还没有贱很久。

他自己觉得大概一两天就忘却了对方……

文书丛看着快递盒子上的那个地址,有点不太情愿。他今天把快递都送出去了,不管顺路还是不顺路都经过这个小区四五次,就是不想送上去。

“白哲……”

为什么这个忙的不行的人也会有在网上买东西的习惯啊。先发了一个短信,没回,是不是没在家?狂吸一口气,文书丛上到白哲家所在的六楼。

迟疑的敲门,只要对方没在家,他就把快递送到门卫那里,

吱嘎一声,门被打开。白哲揉了揉湿漉漉的头发,看着门外这个大热天还戴着口罩的快递小伙子。“抱歉,刚刚洗澡出来,看到短信。”

文书丛还能闻到他身上的沐浴露味道。低着头说:“先生你的快递,请签收。”

白哲有些奇怪,签下自己的名字。

这个快递员不知道为什么手在发抖,撕纸的时候撕了几次没有撕下来。

“先生,给,可以啊。”说完就逃一样跑了。文书丛跑到楼下,骑起自己的小电驴。

他出了秋雨之后,干过许多工作。也想过进修,但是他在秋雨,在白哲身上浪费了许多时间。这个社会不是他能够短时间融入的。

白哲和他说过,不要随便动心,不然伤的只是自己。所以他以前喊白哲为大叔,后来白哲,再然后是白总。现在是先生。

文书丛现在懂了,他看了白哲好几年,也守了对方好几年。但是再见时,还是止不住的打算伤害自己。

他现在脑海之中还是白哲刚刚洗澡出来的时候,身上好闻的味道。围绕在鼻尖,难以忘怀。

不过对方很少买东西,这次见面之后下一次不知道什么时候呢。

也许再也不见吧……a市这么大,像韩裴和顾乐那样的缘分怕是上辈子修来的。白哲那个混蛋,不是不爱人,只是懒得把时间浪费这种地方。

文书丛想了很多,但是他明显想多了……

第三天一大早,看着一个包裹上的名字,文书丛有点想哭。这条线路都是他负责送货,所以说只要白哲买东西,都是他负责。

“先生,你的快递到了,将在十分钟之内松达。”文书丛拿着自己的手机给对方发了短信。

幸好换卡了,不然早知道自己当起了快递员。

“恩。”

文书丛看着哪一个字,不可思议。白哲这个大忙人居然还给自己回短信。

“先生,你的快递。”文书丛不敢抬头。

但是对方明显是刚刚醒,男人早上嘛……

看着对方裤兜里鼓鼓囊囊的,他只得把头埋的更低。白哲咳嗽一下,签过字之后,递给对方一份小点心。“早上多做了,你以前不是很爱吃吗?”

文书丛猛的抬起头,取下自己的口罩。“你认出我了?”

白哲点点头,上次看到对方的手就知道了。本来看身形还有些不敢相信。没想到对方还在a市。

清秀的模样,还有明显消瘦的身形。

他这是第一次在网上买东西,没想到来送货的会是对方。“你住哪儿?”

对方摇摇头,等自己一签字,就撕纸走人。

文书丛没想到一遇到白哲自己就这么倒霉,因为小电驴坏了,可是包裹还没有送完。坐车又不实际,可是公司也没有多余的车能够借他。他急的快要哭了,跑着送货就算了,可是这次还有一个大物件,好像是一大箱橙子。

“滴滴!”

有车在他身后按了两下喇叭,回头一看是白哲。对方喊:“上车吧,我帮你。”

文书丛磨磨蹭蹭的搭上了对方的车,说:“我送完这箱橙子其他的东西就自己送吧。那个,谢谢你……”

白哲口中应的好好的,可是却依旧帮他把快递都送完了。文书丛欲哭无泪,他想下车都没有办法,快递还在对方车后备箱里。

开着小车送快递……

文书丛看着对方把自己送到家门口,瞪大眼睛说:“你到底想干嘛?”

白哲看着对方不满的模样,表示自己也许应该还再贱久的……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