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飞专用徐娘照片

锋利的刀刃轻轻一划,常笑的鼻子上顿时出现了一道血痕,而这刺痛也让他立刻乖乖闭上了嘴,并且放弃了挣扎的冲动。↗搜“烂涩書把”,看醉新章節

我冲着孟醒使了个眼色。

孟醒心领神会地从旅行袋里拿出了几跟尼龙扎带,将常笑的双手、双脚牢牢地捆住了。

“我现在把手放开,但是你得给我老实一点,如果你敢喊的话,我保证会把你身上所有的零件全都割下来,就从鼻子开始!明白吗?”我压低了声音在常笑耳边威胁道。

常笑的额头、鬓角已经挂满了汗珠,他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只能乖乖地点头。

我慢慢将左手从常笑的嘴上移开了,不过我右手的刀始终贴在常笑的鼻子旁边。

“你们是想要钱吗?我书房的保险柜里有几万现金,你们可以全拿走!”常笑哆哆嗦嗦地说道。

我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孟醒也没有说话,只是一步跳到了床上,然后抬起一只脚踏在了常笑的裤裆上。

常笑被吓得全身一哆嗦,但他没地方可躲,因为我手里的刀还贴在他的鼻子上。

“别……别这样,别这样……”常笑结巴着恳求道。

“别这样?我求你放过我的时候你是怎么做的?你这个王八蛋用弓箭射我,用刀子割我,还强奸我,最后还把我扔下了悬崖!你现在让我别这样,你这是在求我吗?!”孟醒厉声问道。

“你……你是……”常笑看不到孟醒的脸,但他显然从孟醒的话中听出了她是谁,他也随之改口道:“误……误会,那都是误会!我们当……当时只是在……我们只是在跟你开玩笑,都是开玩笑的。我们之后会给你钱,很多很多钱的。谁知道你……你你你……你竟然死了!不不不,是我们以为你死了,如果我们知道你没死,我们肯定不会见死不救的!真的,我对天发誓!我对天发誓!”常笑已经语无伦次了。

“哼!你这玩笑开得也真够离谱!”孟醒冷笑了一声,“你会救我?你当我是傻子吗!不过呢,你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想我放过你也行,那你就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你们要杀我和蔡勇?”

“真的?只要我说了你就能放过我吗?”常笑瞪圆了眼珠子问道,就像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孟醒再次冲着常笑轻哼了一声,并且点了点头。

常笑吞了下唾沫,然后道:“那是一次友谊和忠诚的测试,真人狩猎,生存游戏。只要过了这关就是真男人,是纯爷们,那就可以进入我们的圈子了。我们也不是有意要针对你,只是……你碰巧就出现在那儿了。而且你也会有补偿的,只要你能坚持下来,就能得到钱,永远花不完的钱!你相信我,这真的……真的只是个误会,真的!”

“误会?你管你在那肮脏的皮箱里存着的那些东西叫误会?你把从我身上割下去的东西叫误会?!”孟醒激动了起来。

现在还不是处决常笑的时候,我连忙截断了孟醒愤怒的斥责,把刀子在常笑的鼻子上用力压了一下,然后压低了声音问:“你们平常一起玩这套生存游戏的人总共有几个?除了严冬生之外!”

“还有四个!要我说名字吗?”常笑回答得非常爽快,似乎他认定了只要自己乖乖回答,我就可能放过他。

“名字,工作,联络方式,家庭背景,凡是知道的都说出来!”我道。

“我只要说了,你们确定会放了我,是吧?”常笑紧张地问。

“你先说,我看你的表现再决定你该不该死。”我敷衍着回答道。

常笑还是有些犹豫,不过我手里的刀子却在反复提醒着他,他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袁海诚,他是生存游戏的组织人,是鸿翔地产的老板,很有名的那个鸿基集团是他爸的公司。然后是曲英哲,他开了一家叫明威的商贸公司,他爸是严振举的副手;第三个是……是……”常笑又咽了口唾沫,然后翻着眼睛望向我问:“你确定不杀我?”

“快说!”我把刀子用力一压,在他脸上刮开了一道口子。

“好好好!我说!我说!”常笑连连告饶,然后继续道:“第三是高远,他是电影公司的副总裁,他那个公司叫……叫叫……叫华威!华威电影公司,是他爸开的公司,他在里面就是个挂名副总;最后一个是刘明翰,是个警察,我们最后一次……就是……”

“五华山那次?”我问。

“对,五华山那次的生存游戏就是为了他弄的,那是给他的最后一次考验。”

“就这四个人?还有没有其他人?”我追问道。

“没了,就这几个,我发誓,我真的没骗你们!求你们放了我吧,我一定马上跟他们断绝来往,再也不跟他们一起混了!我跟他们其实也不是一路人,他们都是有钱人,是富二代,我就只是个混饭吃的江湖骗子而已,跟他们在一起也就为骗点钱。真的,我不是主谋,真的真的,求你们放了我吧!”常笑苦苦哀求道。

“别急着求饶,他们的联系方式呢?”我打断道。

“我手机里有,就在床头上,密码0604,我的生日!”常笑痛快地坦白道。

我扫了一眼床头柜上放着的手机,然后示意孟醒把常笑的手机拿走。孟醒立刻过去拿起了手机,并查看了一下手机里的电话号码。

“他说的那几个人都有。”孟醒冲我点头道。

“你把手机收好,再把那些塑料布都拿到浴室去,把整个浴缸全都用塑料布铺好,别漏了一寸地方。”我对孟醒指示道。

孟醒皱了下眉,似乎并不理解我这些要求的目的,但她还是点头照办了。

等孟醒一走出去,常笑立刻松了一口气,接着便侧过头来堆出一副笑脸,压低了声音对我说道:“你放了我吧,我可以给你钱,那几万不够的话我还可以再给你十万,二十万也行!只要你放了我,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那女的就是个疯子,她跟你说什么你都别信,钱才是真的!你就放了我吧,求你了!”

“我不想要钱。”

“那你想要什么?只要我能给的,我什么都给你的,你说就行了!”

“你确实能给。因为……” 我笑着对他说道:“我想要你的命!”

常笑现在的状态可真是对不起他的名字了,听了我的话,他刚刚堆起来的笑容一下子抽搐、扭曲起来。而且他好像也不在乎我架在他鼻子旁的那把刀了,拼命扭动着挣扎起来,而且张口就要喊。

我立刻狠狠一拳打在了他的喉咙上,把他打得一阵干呕,那句没能喊出口的话也直接被他吞了回去。接着我快速将刀子收起来,然后用两臂勒住他的脖子,用一个十字锁喉将他死死困住,常笑只扭动、挣扎了几下便昏厥了。

随后我将他从卧室拖到了卫浴间,接着便跟孟醒一起布置浴室。

等浴缸以及周围墙壁、地板都被塑料布覆盖好之后,我将常笑扔了进去,然后又从他书房的箱子里取出了他收藏的那套刀具,并将这些刀具交给了孟醒虽然我也很想好好享用眼前的这道“大餐”,但我觉得有些时候我可能应该学会分享。

“你确定?你真的是警察吗?”孟醒诧异地看着我。

“警察存在的意义难道不是除暴安良吗?这种人你觉得有必要让他继续活着吗?”

“当然不!”孟醒坚决地摇了摇头,然后伸手接过了我递给她的刀……“百度一下“黑暗边缘”第一时间免费阅读。本书首发来自-蓝色书吧 www.lanseshuba.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