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四肢被绑在床扒衣

小男孩却立刻摇摇头,说不是,是一股肉烂了的臭味,我不禁立刻皱起了眉,小男孩就好像也察觉到了什么的问我怎么了,难道也做过那个梦么。

高山便立刻瞪了我一眼,我就也自知多嘴的赶紧摇摇头说没有,然后就低着头再不吱声了,小男孩这时候就有点不耐烦了,似乎也觉得我俩有点不对劲儿,就抱着高山给他的八卦镜说要回家了,高山就说行,但是又问了他一句,还记不记得当时在梦里,跟着那绿衣服的人走了多久,才走到那个砌墙的院子。

小男孩就微微回忆了下说,两三分钟吧,说完他就说他困了要回家了,抱着八卦镜转身就走了。

高山便立刻给我打了个手势,示意我一起跟过去,俩人便再次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没一会儿我们就看见小男孩进了一个很破的小平房。

看着小男孩他家门外堆着的那些捡来的纸壳子,我就忍不住叹了口气,然后对高山说,“哎,你看这小孩的家都这么困难,要不你那八卦镜就别要了吧,你要是实在心疼,不行我出钱再给你买一个。”

高山不耐烦的看了我一眼,说他跟过来根本就不是为了他的八卦镜,而是想找到小男孩垒过墙的那个院子。

我一下就瞪大了眼睛问他,“你知道那个院子在哪儿了?!”

高山就点点头说大概吧,高山说着就用手指了指小男孩家的平房说,“应该就是以这里为圆心,附近两三分钟路程的范围内,都有可能。”

我听完后点点头,然后就明白高山最后问小男孩那个问题的含义了,不过我也立刻就觉得奇怪的问高山,“可是那都是小男孩做的梦啊,难道就凭这么大个小孩儿还真的垒出个院子了?”

高山一边带着我开始在他说的范围内寻找了起来,一边跟我解释说,凭个小孩子当然不能垒出个院子,不过这附近肯定有跟小男孩梦里相对应的东西。

我听高山这么说,就瞬间反应过来的问他,“就像梦里的穿绿衣服的人其实就是那条绿蛇?”

高山就点点头说是,我的好奇心一下就被勾动了起来,因为我开始越发的想知道,那垒起的院子,还有那穿花衣服的老头又是什么了。

因为现在也不怕被人发现了,我和高山就都掏出了手机照亮寻找跟那垒起的院子能对照的东西了,找了一会儿,我们就发现有个臭水泡旁边有个好像垛子一样的东西,高山就说过去看看。

我们走近了就发现那是个由废旧砖头摞起,也就到膝盖高的小半圆,好像是为了防止臭水沟的水流过去才盖的东西。

我和高山的眼睛一下就亮了,俩人二话没说的就过去查看,我的心也开始激动的突突跳了起来,因为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就是我们要找的那院墙。

到了那垛子旁边,我发现那些砖头摞的很不规整,确实很像一个小孩的手笔,而高山这时正在查看垛子后面,高山用手指指垛子后面的这块地方对我说,“你看这里几乎没有什么垃圾,比其他的地方干净太多了。”

我点点头表示赞同,然后就问高山那小孩在梦里看到的屋子应该在哪儿,高山就一边扫视着这片空地,一边说,“如果院墙这么矮,那屋子肯定也不会高到哪去。。。”

高山正说着,我俩的目光就都落到了这块空地上的唯一一个破木柜子上,而那破木柜子的柜门虚掩着,随着风不断的发出微弱的吱嘎吱嘎声。

我和高山无声的对视了一眼,两人便心有灵犀的同时锁定了这个破木柜子,大步的走了过去。

到了那柜子旁边,我俩便一起蹲了下去,我朝那虚掩的柜门里看了看,发现里面黑洞洞的,什么都看不清。

高山看看那柜门想了下,然后从包里掏出瓶酒,自己先喝了一口,接着就又递给了我,我还以为他是让我喝酒壮胆,就跟他说我不害怕不用喝,他就告诉我这是雄黄酒,我才立刻心领神会的喝了两大口,原来高山是怕这里面有蛇。

高山伸出手搭在了那柜门边上,示意我他要开柜门了,我便握紧了刚才捡的一根棍子,点点头,心里寻思不管一会儿里面冒出啥,我都能一棍子给它打放屁了,高山这次也没有阻止我拿棍子,看来他对里面到底会有什么也很不确定。

高山慢慢的拉开了那柜子门,而我则在一旁屏住了呼吸,瞪大了眼睛盯着那柜门渐渐打开而露出的黑暗,可是高山把那柜门全都打开了,里面也没冒出任何的东西,也没任何的声音,只有那老旧柜门发出的吱嘎声。

这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不过我也如释重负的喘了口气,但是高山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掏出手机,朝着这即使打开了柜门,但是还是漆黑一片的柜子里面照了进去,接着我俩就惊讶的发现,那柜子里面竟然有个大洞,一直通到地底下!

那种未知的恐惧一下就窜了上来,我紧张的舔了几下嘴唇,就问一旁的高山现在怎么办,高山却并没有马上回答我,而是把脑袋又往那柜门边凑了凑,他的这个动作看的我心跳瞬间就又加速了,因为我生怕那洞里突然冒出什么东西一把把他拽进去。

我就在后面拉了他一把,让他小心点,高山把脸贴在那柜门边呆了一会儿,然后才又把身子抽了回来对我说,“你闻闻这里面是不是有股味道?”

我一听他这么说,就也把脑袋凑了过去,然后贴在那柜门边上使劲儿闻了起来,我刚闻了两下就发现,确实有股味道,是腐臭的味道!

我一下就想到了那小男孩说过的肉臭了的味道,就立刻跟高山说了,小男孩闻到的可能就是这股臭味儿!

高山就点点头,眯着眼睛看着柜子里面的大洞说,“看来这洞里面确实有东西,咱们先把这柜子挪开,再挖洞。”

我点头说好,然后俩人费了大劲儿的才把这柜子给挪开,这时再看洞口就发现,洞口很宽,差不多有一人多宽,而且洞口并不是笔直的向下延伸,而是跟地面有个角度,斜下着向下。

我拿着手机又趴在洞口瞅了瞅,因为洞口角度的关系,并不能判断出这个洞到底有多深。我就有点犯怵,因为我怕就凭我俩一晚上都挖不到底,不过这时候高山已经找了两个挖东西的家伙事儿回来了。

我一看也不能说啥了,就硬着头皮挖吧,挖洞这活儿看起来轻松,挖起来才知道难,我俩沿着这洞口挖了一会儿就已经浑身是汗了,可高山看了看表,还跟我说要抓紧点时间,要不然等天亮被人看见就不好了。

我当时拿着手里的破铲子,就想一铲子给他撂这洞里,不过我还是忍住了,继续跟他一起咬着牙往下挖,又挖了一会儿,我俩就发现这洞竟然出现了岔路,一边稍细,只有人的大腿那么粗,而另一边却还是跟开始那么宽。

我就有点迷糊了,问高山现在咋办,高山就从兜里掏出了两根雀巢的威化,一根自己拿着,另一根就递给了我。我就一脸奇怪的问他这有啥用,他就把自己那根威化打开了,一边吃着一边跟我说,“饿了,我吃根威化补充下体力。”我虽然无语,但还是也跟着他把威化吃了,吃完威化高山就指指细的这边说,先挖这边。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