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玲和她的公

鹅毛在紫光宫密室监视屛上的魔方宫、蟾蜍暗宫的动静,这些金蛋堡里的喽啰反戈一击,很快占领了金蛋堡,控制了那里要骚乱的局势。

鹅毛嗨声叹气,右手握着的月海宫玉质大印,“吧~~~”地在山梨木桌上磕了一下,垂头丧气不堪言说。

他现在是月海宫总监、月海宫警卫队长,文件、指示、报告堆了三尺高,他一个一个磕上红印,有的以鹅毛笔签字。

他的助手是木头人麦西加•忠忠,给他送来一套墨绿色鹅绒毛少将军衔制服,其服领上有电子通信器、衣服上有五脏六腑传感网显。

身体有病,在他手腕上的多功能表上显示哪个腑脏、哪个点有病,再开启他头里光子电脑驱使光子弹由动脉进入轰击病点。

以前,莱正任卫队长时,只以原貌上任,天鹅规定:所有任职的将官可以自选形貌、服装,不必囿于统一的形式。

军服,只在军训时统一,将校服必须穿上,平时自便,免得外星人有的放失,自招祸患。

兵是民,民亦兵,天鹅人是军国主义者,刚出生的儿童和上百岁的长者,都在兵营册记名编号。

天鹅人没有自然死亡,增值人好办,寻找外星球开拓殖民地。他们的医科学已可以起死回生,真真的死亡是化为一溜青烟,难怪连电子蜂贾北风都那样恐惧死亡。

鹅毛已染上地球纳米蚊兵注射的44号病毒,刚才,他眼前出现一朵信息云,据说染上此病的人都有如此怪事,云间天鹅文提示:你已得44号病毒,请赶快投降,免去一死。

鹅毛聪明无比,马上猜出地球阿拉伯子的谐音字是“死、死”,就是说他感染44天必死无疑。

前几天,他只是咳嗽不止,头疼脑热,今天早起口吐白沫,心烦意乱,四肢无力,握着大印好像握着座金像。

他的元气大损无几,曾几乎时过电加t粒子的身体已经不能在生命转换器里变形,只有自己知道,44天限期很快就到。

以地球人被z星人教唆的高科技,不会不知道使天鹅人真死的是化为青烟。

他看着那套少将服、看着手里大印想:地球人厉害,不是好惹的,我们的光子弹轰不掉那44号病毒,我的病情日益加重,我会死的。

我为什么要死?我才做了几天少将?我才掌了几天大印?想到这里,他颤抖地捏住的一个文件掉到了桌面,两只手握住大印再“吧”地嘴巴拔了一下。

他自言自语说:“我爱这大印,我爱这权力,有了这个,我就有一切,天上飞的、地上跑的,任我驱使,可我为什么要死?

难道别人去死不行?非得我这个军官去死?有什么办法可以不死?我没有享过一天作为将军的豪奢:

诸如阿基米德的螺旋住宅、超光速t粒子的传感飞碟、八十八个对我顶礼膜拜的情人,一条可以跨越宇宙的纯种天狼,海边英格兰似的别墅。”

接下来,鹅毛亲亲那印把子,再吧唧吧唧啃咬,好像那是他的一个十分钟情的情人,怎么也亲不够。

他边亲边说:“我的爱人,我的心肝宝贝,你是我崇拜的唯一,我朝思暮想得到你,现在终于到了我的手里”,吧唧吧唧,吧吧吧唧---

鹅毛以前一直非常注意身体、及超人技巧的训练。这密室是他以前的一个栖身之处,无人知晓,旁通一间健身房,内有各种健身器、超人训练器。

除了把木头人放在自己肩上,练习被莱正骑,他还练习骑木头人,他骑时眼前出现高人一等的情景。

在鹅毛看来,人生幸福莫过于做官当老爷,骑在这木头人身上,简直就是当官的一个比喻,他骑着,有时高悬一鞭道:扬鞭催马运官忙。

这木头机器人几乎与真人相差无几,它会说话甚至陪他跳旷世的b嫦娥舞,在这月球有色金属矿区,有个能歌善舞的美妙姑娘,叫b嫦娥,经常在周末舞会上与矿工们一起朝拜地球后,跳月球bb舞。

她是地球人的赝品---克隆人,与鹅毛有联系。这个木头人会跑、会蹦、还会飞,会游泳,曾经驮着鹅毛在月海里游泳。

它会多种拳击和武术,鹅毛每日早起与它过几招,有时把它看作一个他领导的一个、或几个、或一群的人,鹅毛官架子一摆说:

“嗯,大家注意了,我说两句,长话短说,嗯,”他跳下木头人,倒背着手,想象自己站在讲台前,背后墙上有一块写字板,他两手扶着讲台边,颇有官家风度地自声自说:

“我只讲两句:第一、诸警卫兵履行自己责任杜绝偷懒每小时巡视月海宫一次;

第二、诸警卫不折不扣执行上边最新指示防止地球人外星人奸细混入反击地球人外星人的挑衅和进攻。”

但感觉有点像月球大学里的讲师,他不免自我否定了刚才讲话内容:“这像个官吗?有水平吗?就这烂水平还当官?大家注意了,你们巡视时,一定要检查旮旯角落,兵就要像个兵,不能混同于普通老百姓,嗯,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我想谈谈天鹅军国主义的特点:对自己要狠,严于律己,必要时为星主、为天鹅献出生命,效忠星主、热爱星主、为大天鹅座星系称霸宇宙做出我们应有的崇高贡献。

我的讲话就如此,谢谢大家恭听,小官不胜感激至此。”他想象下边一定是雷雨般的掌声,一部分人站起来,大部分站起来,有许多人跑上来握手,说他讲得好,有水平,希望常常能听到他的教诲。

但他已经染了44号病毒,44天后就化为青烟了,他的荣耀、他的风光、他的讲话也将化为乌有,认识他的说,月球上存在过这么个人。

他头小肚大,喜欢吹牛撒谎,曾经是莱正队长的坐骑,心甘情愿被他骑,他的老婆有几分姿色,和总督关系好,这个鸟头先生后来接替莱正队长,荣任月海宫总监兼队长。

没见过他的,根本不知宇宙间还存在过这么个天鹅之角,仿佛宇宙从来没有过这么个角,以后也不会有。

鹅毛十分悲伤,宇宙是一片黑暗,黑暗里的星星之火,总会燎成旺旺战火,一些尸骨被烧成灰烬子,一种奢望、几许企盼也烟消云散,能不能消灭黑暗之火,使他这样频临化灰之人起死回生?

他又想到死,他这月海宫的将军、总监才接任几许月球时?就去见月球阎王?鹅毛着实不甘心,那么,他又反过来一想,他妈的,“战火”这个王八蛋,是谁燃起的的?

人家在月球集合赶往z星,你去招惹他们,这是自找死路与地球人作对。

无论怎样荒唐、自负、卑鄙,鹅毛还是个有点正义感的天鹅人,这一点,也许是本小说不死的原因之一。

鹅毛想:难道不能化干戈为玉帛、化敌为友?他来了密室角落里藏着的灵感,并且头脑里升起了一个光明的太阳,驱赶着眼前的黑暗。

他想:我必须上书一谏,请求总督与地球人谈判、讲和,前不久,他也听说地球兵发出免战信息,以z星高科技资料为条件,释放地球人的全部被劫的儿童、妇女,有了z星的高科技、或者与地球人讲和了,他鹅毛一定会起死回生无疑。

天鹅人的黄蜂,曾经也在五行八卦阵蜇伤无数地球兵,但不能使他们死亡化灰。

为了表示自己是正宗天鹅人,他以鹅毛笔在天鹅408号最新版电子写字板上书写自天鹅人与地球人于月球燃起烽火至今日最新的篇章:

总督大人千岁千千岁,兹紫光宫卫队长兼总监小官鹅毛赤胆忠心义无旁顾叩见,

紧急呼吁:

近来地球大兵、纳米小兵连连进攻月海之宫,造成莫大伤亡,吾英雄之警卫予以

迎头痛击,而伤亡之惨重世所罕见。

彼地球纳米之兵堪与彼大兵如出一辙,神出鬼没,见我卫兵则针扎其身,遇我黄

蜂则飞身引爆;或数只叮其身,前后夹击注射44号毒液,致使程序混乱,反击力衰,

呜呼哀哉。

又及,彼纳米智多,已占据金蛋堡、控制蜂窝寨、我蜂兵包围,焉知彼纳米再重

重围困,战况危急,目前月海之宫内外交困,彼大兵与微兵已攻入蟾蜍宫,不若与之

谈判和平解决,强以被爆夺去。

为了天鹅在月球的巨大成果,小官认为适当罢兵也是缓兵之计,以解月海

宫之危,待养精蓄锐、转危为安,再一举定夺亦不迟,请大人三思。

月海宫总监兼警卫队长鹅毛敬上

密室之门有细微的敲击声,断续但不停歇,鬼鬼祟祟,像是幽灵,像是要他开门,又好像不是,故意干扰他,叫他不得安宁。

显示屏显示不出任何图像,屏上一片黑暗,鹅毛心惊肉跳,尽快发出写字板上的内容。

完事,要去健身室活络一下筋骨,抬头,却见莱正站在眼前,他一慌张,喘气急促,胸脯起伏如海浪。

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什么人,眼前突然出现一个人,不免惊慌失措、心惊肉跳,以为是魔是鬼,“你---老兄,该不是信息云吧?”他颤抖地说,竭力不提“魔”“鬼”。

在这时,天鹅与地球对此有个科学的词语,叫信息云,是从《大宇宙辞海》里找来借用的。鹅毛密室墙壁不是黄金的,除了黄金墙,信息云穿透一切。

“我要参加战斗,你让我骑!?”莱正说,他乃是赤裸裸上身,下身系了个花襟子,而头上双角,蛮野地翘着。

鹅毛说:“你说什么?混蛋,再说一遍。”

莱正说:“我要去战斗,你让我骑!”鹅毛虽然病势恹恹、不堪一击的样子,但今非昔比,他是队长兼总监,莱正是什么东西?

被骑的应该是他,况且,他厉害无非是金声琵琶,那弦音使他头痛无比,那东西上次与地球兵交战毁坏了,他怕的是信息云,现在他身体虚弱不堪,万一他乘虚而入,钩去他的光子电脑信息,注入莱正的信息,他就靠边无用等于行死走肉。

因之,他颤悠悠有点胆怯说:“你老先,好说好商量,按规矩,现在被骑的应该是你先生,我现在是月海宫警卫队长兼月海宫总监,我是个堂堂领导。

你是个小兵辣子,请你跪下让我骑,麦西加•忠忠---”

木头机器人倏然出现在莱正背后,“看不出来,病毒对你实行优惠政策。”

麦西加盯住莱正后背说:“你很健康,莱正小麻雀,敢到这里来撒野,”莱正没回头,他非常沉着且出手如闪电,木头人伸出钢铁之拳朝莱正头上打来---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