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味儿女息小玲第九章

readx;“眼下该如何应对。”龙玉神色不安有些焦急的问道,好在理智左右住情感,选择了密语传音。

第二场擂台即将开场,经过了萧枫梧上台对垒事件,在场的诸位长老级人物没有人怀疑,萧家会在第二场改过自新,遵守规则。而龙玉开口,显然是在问第二场比赛派谁的问题。

龙毅心头忽然划过龙悠然受伤抛飞出擂台的那个画面,背后的冷汗不停的流出,那种黏糊糊异常让人难受的感觉一直在跟随着,场中的局势,或者说萧家人与布兰家的意图再明朗不过,他们的野心也是昭然若揭,路人尽知。

就是通过不断的,接二连三的消耗掉龙氏出色的年轻族人,使龙氏失血,让本就风雨飘零的龙氏,人心更加动摇不安,根基也随之不稳。

眼下看来,萧家人的这一招可谓是用心歹毒,但却不得不说,这一招应用在如今的龙氏家族,相当于拿蛇打在了七寸之地,稳准狠。

“他们可不是善茬,之前就该防备萧家人有这一手。”龙战懊悔之意流露,连连摇头。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已经走到这一步了,究竟该怎么办?”龙玉压住胸腔中的盛怒,低沉地说道:“第二场即将开始,龙生怜还要上吗?”

几位长老一直处在密语传音的状态下,在旁人看来,不动声色,稳坐端然,龙玉一句话便打破了这种安稳状态,其余几位直接将目光投注在龙玉身上,谁都没有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龙玉突然嘴里冒出了这句话。

几位龙氏长老不远处,年纪极为年轻的一小撮人组成的圈子里,他们举止高雅,谈吐不俗,每一位的脸庞上皆带有大家族子弟独有的高傲,只不过高傲也是有区别的。

例如,雷宇飞,这个帝都中雷氏的传人,他脸上的那种表情,属于不近人情,拒人千里的冷冽高傲,情不自禁的便会让人于心底生出远离此人的心绪。

虽然这四位具备尊贵血统的年轻人身在龙氏,应邀出席此次萧龙两家擂台赛,但几位心知肚明,层次达到帝都古老世家层次的他们,不可能全身心的关注多伦城地方事物,即使多伦城是东北边境的军政重镇。

蓝思恬如今对圣岚学院今年招生愈加好奇了,伊始,仅仅是自己携妹妹二人来到这多伦城,欲想见识见识圣岚招生的盛况,却不料,紧随其后,雷氏的公子雷宇飞一人孤身前来这多伦城,据说是得道了一些绝密的讯息,而且还没完,她,那个雅尔塔家族中地位非同一般的静曼小姐竟然也来了,这个女人可不像自己等人,整日修炼,以期破除武者瓶颈,更上一层,这个女人已经开始接手雅尔塔家族简单的事物了,这代表的含义绝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的,雅尔塔家族虽然不是帝国名义上古老世家的成员,但帝国上下,对雅尔塔家族实力的尊重,早已达到古老世家的程度。

仅仅这一步,名唤静曼的女人便把大多数古老世家的传人甩在身后。

话说当代,以弱冠之年执掌家族权利的不是没有,实在是少之又少,凤毛麟角。当然,帝都内真的还有一个,众多武者崇拜之人,青春华年的传奇之人,无比让人惋惜搓叹之人,号称当代的无冕之王,雷。

还没完,最后一点,也是最使人震撼意外的消息,玉唯婷。

三年前,玉唯婷作为整个帝都中最尊崇神秘的存在突然淡出众多势力视线,这无疑是当年帝都上流社会,顶级圈子中一枚重磅炸弹,可谓掀起了无尽波澜,毕竟,她的身份可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古老世家传人能够解释的。

无论是谁?都会有好奇心,蓝思恬不例外,他们几人同样不例外,蓝思恬有理由相信此刻这几位尊贵的世家传人们心中想的必定是几日后的圣岚学院招生。

她刚欲开口说话,底下擂台上突然传出一声内容不堪入耳的辱骂声,使得蓝思恬淡而细的眉挑了挑。

“他娘的,龙氏的人呢?看见本大爷不敢上台了,一群怕死的娘们。”来者是一位彪形大汉,年龄就不用看了,绝对超过了二十岁,他一上台,便对着龙氏族人群指指点点,满口秽语秽言,一副没将龙氏放入眼中的骄狂模样。

观赏台上,几位长老互相交换了目光,长老们都在隐忍,而萧家人在擂台上好无底线的辱骂,更是加重了几位龙氏长老心中的负担,那一声声谩骂羞辱无异于一柄柄锋利无匹的刀,狠狠的砍在几位心上,心在受伤,心在流血,却又只能埋在心里。

“罢了,罢了,今日龙氏的脸算是丢光了,在丢一回又如何,通知龙生怜,让他回去,不要再作无谓的牺牲了。”龙战满心凄凉的说道。

“哈!哈!哈!”萧木新突然仰天大笑,一只手指着擂台下龙氏人群,另一只手遥遥指向远处高台的龙氏长老,高声骂道:“几个老匹夫,一群只会跟女人上床的废物,你们也配称”三大家族“,我为萧家与你们齐名感到耻辱。”

观赏台上,龙炎的脸色涨红,颜色直追猪肝,他眼瞅着几位长老低头默语,看样子是准备将这份耻辱与委屈咽下,可他确是无论如何容忍不了了,手臂扬起,作势就要拍桌子发飙。

可手还未下落,便被无声无息的拉下。

“你想干什么?龙炎长老。”开口的是龙潭,伸手阻拦他的也是龙潭。

龙玉一脸怒容,“干什么,龙潭长老,当然是抗议,他们这样做,讲规则放在眼里了吗?这是作弊,公然的挑战公理,而且……而且,萧家的后辈,太过分了,公然辱骂我们,这……”

“这什么这。”龙潭打断他,对着他使了一个眼神,密语传音,“规则,什么是规则,那里有规则,实力才是最好的规则,龙炎长老你总是那么天真,你还没看出,这次擂台赛的本质吗?就是一起阴谋,针对龙氏的阴谋。”龙潭突然间笑了,笑容很苦,很涩。

“阴谋啊!就像前些日子,我们背着龙初晨为他许下一门婚约一样,都是阴谋,只不过萧家人这手比较高明,漫过了我们所有人。”

龙炎看了看一脸愁容的龙潭,又看了看低垂眼眉,默默无语的龙毅几人,转过头,斜瞥一眼擂台赛依然嚣张的萧木新,突然间,颓废了许多。

“诶”

龙潭一叹,“真是大意了,竟然连这种陷阱都没有发觉,看来,缔结了与惟殷家的婚约后,以往谨慎的心,出现了明显漏洞。”龙潭狠狠一拍额头,“真是不该啊!”

雷宇飞看着场中嚣张,肆意谩骂龙氏的萧家族人,喜不自胜,对着身边几位说:“呵呵,看来多伦城三大家族中的龙氏,虚有其表,连一场擂台赛都不敢打,真是丢人。”

雷宇飞并无避嫌之意,他的话就这样光明正大的讲出来,不仅仅是他身边帝都来的几个人听得清楚,其余落座在观赏席的各家家主,各族长老同样听得一清二楚。

这话一经出口,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忧。

萧远山与布兰纵横对视一眼,其中窃喜之意明显,这种话如果从两个人口中传出,会显得两人落井下石,不顾旧情,虽然两个人心中想法与雷宇飞一致,但却偏不能说,毕竟,有些话不能流传在明面,这也让萧远山与布兰纵横心里有点憋屈。

幸好,幸好,有人站在不可辩驳的高度上毫无顾忌的宣布出来,两人心中不快一扫而光,别提有多欢喜了。

而另一方,被鄙视的一方,龙战几人瞬间面如土色,一直都在低头的几人,又将头埋得更低了,恨不能将地面划出一条地缝钻进去,脸上那个温度啊,都能将将鸡蛋烤熟。

擂台上萧木新长时间处在耀武扬威的亢奋状态下,似乎有点疲惫了,一直高举的双手缓缓放了下来,但似乎心有不甘,即使双手放下来了,仍不忘羞辱龙氏。

“说实话,本少爷已经有些敬佩龙氏那几个老家伙了,难怪能当上长老,脸皮真是厚的可以,恐怕帝国排名十大强者之首的武王都难以打穿这些老家伙的脸皮。”萧木新重新站起,对着萧家族人区吼道:“弟兄们,你们说是不是啊!”

一阵阵不绝于耳的怪笑声从萧家族人中传出,更有甚者,干脆直接摆出醒目的手势指向龙氏族人,用实际行动回应擂台上的萧木新。

高台上萧远山看到这一幕,既不阻止,也不警告,只是笑呵呵在高台上抚须。

而刚刚还热血沸腾的龙氏族人们,在经过龙悠然被打飞,浑身浴血的场景后,血液中的热度似乎遭到了立竿见影的冷却,不再有人抗议,不再有人呐喊,不再有人愤怒。

似乎擂台上发生的一切已经和他们失去了关系,他们转眼间变成了驻足在旁,看热闹的一员了。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