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爱心欢

看过她的资料,他相信她应该是被秦依丹彻头彻尾利用了一回,但他还是好奇,她不哭不闹不上吊,不打孩子钱也不要,这究竟是为了毛?他想多接触她看看,她是想盘算着日后成为圣母皇太后再跟他核算白家财产?还是与这个功利的世界隔离,活成了濒危物种。

白承俊看着时间差不多,倒了杯水进来,“完工了?喝口水吧。”

水饱也是好的,省着前胸后背的贴服感这么惨烈。叶子辰抬手接过水杯,只可惜那只白嫩的小手在经过了1小时的苦工,在持物后不停的发抖,抖得水都要撒白承允裤子上了,被白承允一手接了过来,“你跟液体有仇?还是跟我有仇?怎么总想弄湿我?”

叶子辰左手扶着右手,盯着他高大上的五官,“那天的事情我sorry过了,今天这不是被你所赐嘛。”弄湿他,等她练好九阴白骨爪,就弄死他!

白承允没预兆地拉了她一把,寻思让她坐在床边把水喝了。

叶子辰哪曾想他这么苍劲有力,一个没站稳,差点趴他身上,还好及时用手撑在床上。床上?咦,左手的手感为何鲜明的柔软,还动了下。她往下一看,天!她居然抓住了他的……

白承允手中的水洒了一半,不自觉的僵硬着身子瞅她,居然遇到了烈女型的女流氓?

子辰缩手连忙站了起来,平静的脸如今也泛着红光,眼中流转着慌乱,“不……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说完,习惯的用手捂了捂嘴,回想起刚刚手上接触的东西,倏的放下手,“呸呸呸……”

她不“呸呸”还好,白承允可以大人有大量地认为刚刚那一掌是意外,这回他真的怒了,将水杯往床头柜上一搁,“你个没节操的章鱼女,明天起按两个小时!”

白承俊已经瞪过眼睛后笑得乐不可支,知道老哥是动了三昧真火,迅速带着叶子辰撤离了火焰山。

看着一边开车还一个“咯咯”的白承俊,叶子辰再三强调,她真不是故意的,可白承俊依旧笑得无可救药。

察觉她似乎有些恼羞成怒,微微嘟着嘴,她确实表情很僵很面瘫,但一些细微的眼神变化和微表情还是能够猜测三分她真实心情,“你也别怪我哥,毕竟你是抓住了一个男人的命脉,还有,他这几天晚上都失眠。你这一抓,他一会儿肯定辗转难眠了。”

她肚子“咕咕咕”发出更加让她羞赧的声音,她侧了侧头,意图用长长的刘海挡挡发热的脸。

差点忘了,她还没吃饭。白承俊换了个目的地,是一家港式餐厅,随意点了几个菜,主食是米饭。孕妇不是应该很能吃吗?她似乎只动了几口。“不喜欢吃吗?有什么想吃的,可以点。”

她挺饿的,菜也挺高档的,也觉得明明是个蹭饭的,再提要求很失礼的,厚颜的舔了舔下唇,“有冷面吗?”

白承俊开车又带着她去了一家韩国料理店,看着她吃下一整碗冷面,差点连汤都干了,正打算结账,一个不算伟岸杀马特造型的男人站在桌边,“叶子辰?”

她的注意力才从碗里向上看去,康思博?

康思博是陪外地客户过来吃饭的,没想到看到旧人,旧人对面还坐着个男人,比他帅,那行头也比他多金,这叶子辰包养这个级别的得砸多少钱呀?“你还是没变呀,爱吃比较low的冷面。”

她没什么反应,也是,那晚火辣的一幕都没能让她变脸,一两句话又能有什么反应,于是康思博调转了枪头,“老兄,不管她怎~么包养了你,她万年就是个冰山女,你要多有点毅力,我也就坚持了一年。”语气充满了前辈对后辈的希冀。

叶子辰微微拢眉,看向康思博,以前没见过他穿体面的西装,原来是禽兽不如,现在是衣冠禽兽,“我们走吧。”

白承俊能猜得出这个洗剪吹应该是子辰的前男友,两人只交往了一年,看来子辰以前看男人的眼光就很“独到”。他站了起来,这位仁兄却不肯让位,低头看向矮自己半头的前男友,“还有事?”

康思博一副色相,“你跟她到几垒?她守备太严,我只到牵手。你的话……”

“啪!”叶子辰很有骨干的一巴掌抽在康思博脸上,“两年前欠你的,现在还清了。”她用蔑视的眼光看着他,“身上喷了再多的古龙水,都遮不掉你的人渣味。”

白承俊看那张脸还印着枫叶痕,“其实你猜错了,不是她包养我,是我在养她。”他轻笑着,现在瞅着这家伙顺眼多了。

白承允的恢复进度很快,已经可以楼上楼下的走动。不过每天还是会让叶子辰来做保养,他的目光专注的看她时,她的脸会添一抹微红,不易察觉。她的话,不多,表情更少,只有若隐若现的微表情,不细看,很难发现她爱恨嗔痴的波动。

“这是什么?添加剂吗?”

叶子辰将瓶子加说明书都递给了白承允,“是精油,可以改善睡眠,你不是失眠嘛。”昨天是周末,正好陪又灵去逛街,顺道买的,“只要在按摩的时候稍加一点就好。”

他早发现她有时很心细,比如,按摩开始前会用温水洗手,将头发扎起来。按摩结束,会将拖鞋摆在他下床的位置。笑了笑,他坐了起来,“这么说,你是想让我脱衣服了?”

她好看的杏目微微睁大了一下,然后将眼神别向斜下,“只要擦在已经露出来的部分就好,不用脱!”

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反被利用成撩妹。白承允已经脱下上衣,“开始吧。”

叶子辰嘴唇有些发干,不敢正视他。她告诉自己,又灵都当过实验品了,就当前面的是又灵,她是又灵……

从背部开始,不用看脸,手上的迟疑少了很多。

白承允一直不觉得自己的高颜值有多么骄傲,但他都已经赤果果的暴露了,胸肌和腹肌也没有因为躺了两年而离家出走跑掉,她居然不为所动?

他坐在床上,感觉后肩上的手指已经很有技巧,与刚开始比,进步不少。他的大手拉住她略显纤细的右手,向前一拉,让她贴上他的后背,她的头向前一探,长发飘过他眼前,带过一缕浮动的暗香,“后面差不多了,到前面来。”(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