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伦家族

057

回宫后杨十一的车驾没有立即去立政殿,也没有去东宫,而是拐向了太极宫西侧的掖庭。(无弹窗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可才进甘露门,离着掖庭还有好长的一段距离,杨十一便有些坐立不安起来。掀起了车帘,叫住了跟在车侧的苏忠国。

“苏忠国!”

苏忠国和轧罗山皆是停下了步伐。

杨十一看了垂眉顺目的轧罗山一眼,说道:“我有些疲累,想先回去休息了。闵秋姑姑那里,苏忠国你给我带句问候。轧罗山你先随我回立政殿。”

轧罗山和苏忠国二人答了句是。

在寿王府上杨十一就提点过苏忠国,轧罗山撺掇他去掖庭说不定有什么阴谋。因此苏忠国转过来刻意看了轧罗山一眼,但轧罗山稳如磐石,垂着手一脸低眉顺目的样子,叫他不得不心里头感慨这胖子心机和他的肥肉一样重。

苏忠国目送着杨十一的车马掉头离开,往立政殿而去,自己则穿过了千步廊从嘉猷门进入了掖庭。

闵秋正好不当值,在掖庭自己的房里头休息。与她同住的还有另外十一个掖庭女史,房里她的室友们也在。

瞧见苏忠国来,一个室友打趣道:“闵秋,你家苏大人又到了。”

闵秋年纪也不小了,却还是红了红脸,站起身来放下手中的针线活计,走出门来,小声问道:“今儿个休息么,怎的跑这儿来了?”

自从苏忠国跟着十一殿下后,吃穿用度都有增益,地位也水涨船高。可他到底是长情的人,一直没有忘了她。他是从内侍省出去的,知道掖庭里环境恶劣,常常吃不饱穿不暖,故而经常从自己的俸禄里头抽出来接济她。而掖庭里的人,也知道她有立政殿的黄门罩着,不敢对她动辄打骂。

而在立政殿里的十一殿下,按理说应该很避讳自己的掖庭出身,也时不时叫苏忠国来掖庭问句好。

闵秋在掖庭把杨十一拉扯到七岁,不可能对他内心没有一丝丝的留念,她见此次苏忠国还是一个人前来,不免有些失望。

两人走到院子的角落里头,开始窸窸窣窣咬耳朵。

住在这院子里头的全都是掖庭底层的宫人,知道苏忠国现在发达了,是立政殿的红人,自然不敢随便打搅,都之曲儿地关上了门窗。

苏忠国从怀里掏出一个沉甸甸的荷包,塞到闵秋的手里,对她说:“拿着,十一殿下赏的,在掖庭里好上下多打点打点。”

闵秋推脱了两下:“上回给的还没有用完呢。”

苏忠国硬是塞进了她的衣袖里头:“拿着,哪里还有嫌弃钱多的,不够,我再给你送。你出不了掖庭,有什么委屈也没法告诉我和殿下。”

闵秋垂了垂眼,捏着那个荷包,小声地说:“我不委屈,殿下倒现在还能记得我,我怎会委屈,高兴都来不及呢。”

苏忠国见她竟然要落下泪来,连忙从怀中掏出手帕,去擦拭她的眼角。“怎么了,竟然哭起来了。殿下这几年都没来看你几次,你不高兴了?”

闵秋连忙按住他的嘴道:“我哪里敢呢。我也知道殿下心里还是想着我的,可他如今身在立政殿,怎能随便过来?若是让皇后娘娘知晓,只怕有一番苦头。他背后有没有强大的母族支撑着,将来的造化可不还都是皇后娘娘一句话的事情?”

苏忠国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秋啊,殿下是记着你的,他也不止一次同我说过,等将来封王开府了,就把你从掖庭里一道带出去。而且今天殿下本来是想来的。都走到甘露门了,又折了回去。你知道,如今殿下身边不止我一个人服侍,还有一个叫轧罗山的,他好像很像看着殿下走进掖庭,不知道心里头打了什么小算盘。”

闵秋敛了哭容,问道:“轧罗山?”

她在掖庭里消息不通,倒也隐隐听过轧罗山的大名,他好像之前也在内侍省服侍过,在往前,却是教坊的红人。

苏忠国道:“对的,就那个曾经的教坊主唱,后来净身入宫到内侍省的。那次殿下出疹子,就是他献上了偏方治好的。”

“是他——”闵秋说,她原本很感激轧罗山献药治好了十一殿下,却没想到原来轧罗山服侍的并非是杨十一。

“他想怎样?”一想到有这么一个心怀鬼胎之人在杨十一身旁,她就感到一阵心惊胆战。她虽然不是杨十一的生母,却养了他七年时光,早已把他视若己出。她吓得赶快抓住了他的手臂:“所以殿下这几年不来掖庭,是因为顾忌到他么?”

苏忠国说:“只怕是。不过轧罗山此前似乎都没说过让我来掖庭的事情,今儿个在寿王府里,突然问起我掖庭的事情,才叫我生出了来瞧你的念头。我就同十一殿下那么一提,唉我差点叫他当了枪使!”

闵秋听他这么说来,吓得背后都冒出了一排冷汗:“幸好十一殿下警惕!”

苏忠国点了点头,说道:“实在是想不通为何此人对十一殿下回掖庭之事那么上心,他能从中捞到什么好处么?”

闵秋垂着眸子道:“我也不知。你不是同他一道服侍十一殿下的么,不是一直形影不离的,你可知道他今日为何突然提起掖庭一事么?”

苏忠国皱着眉思索了一阵。

轧罗山在立政殿服侍了也两年多的时光了,一直规规矩矩,四平八稳没有犯过一丝错误,人前人后也足够圆滑。他似乎早已经同他是过去的一切都割裂开来,仿佛生来就是杨十一的黄门,从未做过什么教坊主唱、内侍扫洒。总之在立政殿,若是问起谁是第一忠心耿耿的,不是他苏忠国,而是轧罗山。

可苏忠国心里头明白,杨十一对轧罗山一直有着防备,从未变过。

轧罗山以为他俩第一次见面是在内侍省,可他晓得,他第一次见轧罗山就是奉了杨十一的命令去教坊断送他的前程。

苏忠国说:“秋,你知道么,三年前轧罗山还是教坊主唱的时候,十一殿下曾叫我给他下药,让他再人日宴上不能再唱歌,他才被人从教坊逐出来的。”

闵秋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竟然是十一殿下?他那时候……那时候才离开掖庭几日啊!”闵秋记忆中的杨十一一直是个心无城府的孩子,他虽然在掖庭见惯了人情冷暖,但依然保有着美好的纯真,却从不知道他才出掖庭,就办下了这么一件事。

“你还记得当年十一殿下让你来找我么?”苏忠国又说,“那会儿,他叫我去办的事情,是去处理掉了一个陷害观云殿娘娘的杀人案。若非是他,如今只怕观云殿的武惠妃早就是掖庭里的冤魂了,哪里还有什么寿王殿下。”他叹息了一声。只怕现在武惠妃和寿王都不知道曾经有人为他们挡了一场劫难。

闵秋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十一殿下他……”

“十一殿下岂非池中之物!”苏忠国说,“你不必担心,他肯定比咱们更清楚那个轧罗山是个什么货色,自然不会叫他牵着鼻子走的。今儿个他都走到甘露门了,依然折返回去,他肯定不会叫扎罗山使出来的绊子给绊住的。”

“是啊,他怎能是凡物呢。”闵秋松了一口气。

她又问道:“你说轧罗山曾经是教坊主唱,那为什么十一殿下要让他再教坊待不下去呢?”

“我并不清楚,不过十一殿下很是忌惮他,后来主动将他留在身边,也是为了能够亲自监视他。否则他这样的怎能这么随便就到十一殿下身边服侍呢?”

“他在入教坊前,我都没听说这个人。”闵秋说,当年轧罗山红起来得十分突然。本来教坊里头是有好几个红牌的伶人俳优一直撑着,结果轧罗山一来,立刻红遍了半个太极宫,连她这种常年待在掖庭里的都听闻了他的大名。

苏忠国说:“那倒是没有什么,他原来是在西市的,胡优嘛,后来叫平阳大长公主买下来,在公主府上唱的。唱得好,让平阳大长公主献给了圣人。平阳大长公主毕竟是圣人的长辈,她送来的人,能红起来不足为奇,何况他当年唱得确实是好。”

闵秋听他说完,脸色一白:“你是说他原来是平阳大长公主的人?”

苏忠国点了点头,发觉闵秋面色不对,忙问道:“怎么,这里难道有什么……”

闵秋的目光游离了起来:“那殿下知道他是平阳大长公主的人么?”

苏忠国说:“怎能不知,怎么?你的意思是,殿下是忌惮他是平阳大长公主府出身?”

闵秋自顾自摇了摇头:“不,不可能,就算殿下知道他是平阳公主府出身,又怎会因为这个原因忌惮他,不,这不可能,不可能的。”

苏忠国见她语无伦次起来,连忙按住她的肩膀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秋,咱们是什么关系,你不要瞒着我!”

闵秋慌忙后退了一步:“不,我没什么瞒着你的。殿下何必忌惮平阳大长公主呢?平阳大长公主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俩、殿下又不知道……”

苏忠国见她如此慌乱,连忙将她一把抱住:“好了,我不逼问你,可你要清楚,这宫中波诡云谲的,殿下若是行差踏错一步,说不定就会落得身首异处的下场,你忍心看到殿下如此么?”

闵秋在他怀里稍稍冷静了下来,却还是说道:“你今日就先回去吧。我好好想想。”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