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人体超大胆露私

独孤维唯虽然是在难以接受鬼一样的新娘妆,奈何这个时代的人就是这种审美,她小细胳膊拧不过大腿,只好妥协。

把两眼一闭,豁出去由她们折腾。

熬到妆画好,头上的镂空花冠一戴,赤金流苏垂下挡住脸孔就算完成,接下来只要静静等萧恪来接就成。

独孤维唯这里满屋子女眷陪着说话等候,萧恪那里春风得意马蹄疾,怀着无比愉悦的心情走在迎娶新妇的路途上。

他穿着一身大红色宽袖袍服,外面罩着轻薄透明的红色襌衣,镶着团螭纹图案的澜边,头戴红黑相间的皮弁,骑着纯黑一色的大黑马炫光。

红黑二色衬得他面如冠玉,神情端严华美,俊美之处无法用言语来描摹。

他的脸色一如既往看不清神色,但眉目柔和,柔化使他平日拒人里的气质,看起来远没有往日高高在上的清冷。

满街的少女被这突然从九天之上走下来的神人瞬间夺走了神智,她们痴痴得看着他,脚下不由自主跟着迎亲的队伍走。

不知是谁突然高呼宁王殿下,喊着喊着,然后也不知哪个首先发出呜咽声,之后零零星星有人跟着哭泣,等走到定北侯府,已经演变成失声痛哭声。

这位令人惊为天人的高贵男子从今日起就有主了,这事实多么令人难以承受!也唯有通过眼泪宣泄一点点痛心了。

于是京城人哭笑不得的看着人家大喜的日子,突然演变成满城呼号的情形。

一直到独孤维唯被接着上了车,这哭声仍在继续。

车子里的独孤维唯也在哭泣,成个亲也没什么叫她激动的,让她难以忍受的是父母、祖父母的眼泪,以及兄长们发红的眼圈。

尤其她的父亲,曾经在战场上挥斥方遒的汉子哭得语不成调,让她瞬间心酸难忍,眼泪扑簌簌往下掉。

再没有任何一刻能让她像那时候那样真实的感觉到,她即将离开父母的羽翼,再不是父母呵护下的骄纵小孩,她即将承担起为人妻的责任,或许很快为人母,将自己撑起一片天空,去搏击风浪。

新娘在马车里哭,痴情少女们在街两边哭,新娘的家人在府里哭,送嫁的兄长们在车后哭。在这样一个大喜的日子里,满城哭声,也是亘古未有的事了。

一直到许多年后,人们提起当年宁王的婚礼,记忆最深的就是满城痛哭的场景。

一直到拜过天地,进了洞房,独孤维唯依旧泪痕不干。

萧恪透过流苏看到她那张被泪水冲花了的妆容,抽抽嘴角,冷着脸将一干等着看新娘子的宗室女眷们请出去,然后帮着独孤维唯取掉头上的金冠,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由不得他不笑,涂得白得面团似的脸蛋上东一道西一道的泪痕,还有抹花了的笑靥、胭脂,简直叫人不忍直视。

独孤维唯拧着他的胳膊边抽噎边跺脚:“不准笑!不准笑!”

萧恪笑着在她的大花脸上亲一口,强忍着道:“好,不笑,不笑,我叫当当进来给你洗洗,你先吃点东西,我先出去了。”

被萧恪这么一笑话,独孤维唯心里的难过才算过了那个劲。让侍女们伺候着洗脸沐浴,又把头上上的黏糊糊的头油给洗掉,换了身爽利的中衣,才算是觉得自己清清爽爽,连心里都畅荡不少。

叮叮是提前就过来的,厨房已经被接手了。亲自下厨做了独孤维唯爱吃的小食端过来,伺候着她进食。

当当在身后帮着绞头发,天气热,等独孤维唯吃完饭,在窗口边轻轻一吹头发就干了。

让当当帮着在脑后编了根发辫,坐在床边一边看书一边等萧恪。

想着接下来要做的事,忍不住抑制不住心跳加快,两辈子都没经历过的事,难免有些紧张。

怕自己发红的脸颊让人看见,就遣了伺候的人出去,自己捂着脸将头埋在软枕上。

不知什么时候,突然感到有手掌抚摸在脑袋上,她一惊起来,萧恪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了。

“吓到你了?以为你睡着了。”

独孤维唯揉揉脸,故意道:“你再晚点进来,兴许就睡着了。”

她洗干净的样子看起来令人舒心极了,编一个发辫令她看起来更显得柔嫩,白生生的脸盘,乌溜溜的大眼,如一枝即将绽放的芙蓉,那样清新,那样惹人怜爱。

这样一个小姑娘终于是他的了,这个认知让萧恪心花怒放,不知怎样开怀才好。

他的笑容在嘴边扩大,终于忍不住一把抄起她在空中转了一圈,笑道:“维唯,你是我的了......“

独孤维唯急忙将双手搂住他的脖子,也跟着笑道:“你也是我的了,今后不准多看别的女子,不准对别人笑,不准对别人好!”

“好,好!”萧恪一径应着,捧起她的脑袋亲吻额头,然后一把抄起来压倒床上。

而此时的永寿宫中,孙姑姑正在跟太后说话:“......一身的肌肤比刚剥了壳的荔枝还要水滑,还要白嫩,小腰细的一只手都掐的过来,奴婢在宫中从没见过比王妃肌肤、身段还要好的女子,殿下哪能受得了......”

太后忍住笑:“你还说,早早就该提醒小六,让他别折腾太过,他媳妇还小呢。”

......

龙凤双烛静静燃着,重重纱帐内阔朗的大床上:

她满头汗,满脸的泪,他也是满头的汗,却是满脸的笑。他望着她委屈又愤怒的小模样越发笑得开怀,低下头在她脖子上一阵乱拱,笑道:“维唯,维唯,真好!”

她推着他,嫌弃道:“快起来,快起来,满头汗弄我一身!”

他沉沉压着她,只管笑得畅意无比。

翌日清晨,晨风吹开虚掩的窗户,将窗纱吹得在空中曼妙轻舞。窗外鸟声昵哝,晓色初开,新的一天即将开始,新的生活也即将开始。

阳光照进来,照在重重纱帐后相拥的人身上。男子挣开迷蒙的双眼,然后感受到手下的微凉软滑的肌肤,他的神情慢慢变得清明,噙着笑,一只手探进被子里......

天佑七年八月,宁王夫妇出京。

宁王妃独孤氏奉旨巡察天下淹狱,所到之处平反冤狱无数,深受百姓敬重,更带动一大批刑名官员将刑名经验传播向各地。

终其一生,大魏刑名迈上了一个历史上任何朝代都无法企及的高度,独孤大人之名更是扬名天下!

——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