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

三年之后。 (w w w. v o dtw . c o m)

颜霆昊除孝。

沈从美说,耿静柔和颜霆昊两个人被耽搁了三年的婚礼也该举行了。

颜霆昊和耿静柔也没有异议,那你定在三个月之后。

耿静柔今天又抽空在医院里多呆了一段时间陪小小。

“小小,你怎么还不醒来呢?弟弟和妹妹都很想你呢。”

今天只是耿静柔一个人来的,她想和杜小小安静的说说话,实在是圆圆滚滚,两个人太吵了,耿静柔和沈从美根本管不住他们,只有颜霆昊在的时候才能够治得住他们两个。

“小小你不知道呀,你的弟弟妹妹实在是太调皮了,远远都不如你那时候懂事。”

耿静柔拉着杜小小的小手絮絮叨叨的说着,像是躺在床的杜小小真的能够听到一样。

“想当初我的小小多乖呀,才那么一丁点大知道要疼妈妈了……”

耿静柔说着说着,眼泪那么流了下来。

“小小呀,都是妈咪不好,是妈咪没有好好照顾你!能让你变成这个样子……”

圆圆滚滚越长越大,想着自己的大女儿,杜小小依然像活死人一样躺在床,耿静柔不由悲从来,伤心得难以自持。

“如果当初……”

耿静柔的话都已经说不完全了。

现在这里只有耿静柔和杜小小两个人,杜小小一直闭着眼睛,耿静柔终于可以放肆大哭一回了。

因为平时都带着圆圆滚滚在身边,耿静柔的情绪始终有些保留。

情绪波动一直都不像今天这么激烈。

“小小呀,你一直不愿意醒来是在责怪妈咪没有照顾好你吗?”

耿静柔的滚烫的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在杜小小的手心,慢慢的成了一个小洼。

“小小,你不愿意醒来是在惩罚妈咪吗?”

耿静柔头的语气哀怨自责。

“小小,妈咪错了,妈咪对不起你……你快点醒过来好不好?”

耿静柔一声一声地祈求着,渴望杜小小这么醒过来。

“小小,即便你醒过来之后骂妈咪一句也好,妈咪也是开心的……”

耿静柔絮絮叨叨的说着……

……

直到最后,耿静柔只是,一直重复着那么一句:

“小小,妈咪好想你呀……”

“好想好想你呀……”

船头的那一盒纸巾又一次用完了,耿静柔觉得自己的泪都要流干了。

“妈咪,我也好想你呀!”

一声虚弱沙哑的声音从病床传来。

耿静柔震惊的纸巾全部掉在了地,而且红肿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床的杜小小。

生怕自己刚刚所闻所见是错觉。

但是,躺在床的杜小小真的睁开了眼睛,身边有浅浅的微笑。

“妈咪,我好想你!”

杜小小又说了一句,耿静柔没有敢搭话,而是伸手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

“真疼!”

原来这是真的,不是做梦!

“小小!你终于醒过来了!”

耿静柔,一把抱住刚睁开眼的杜小小,再一次嚎啕大哭。

不过这一次,是喜极而泣!

人逢喜事精神爽,这段时间耿静柔和颜霆昊两个人都容光焕发,男的俊俏,女的秀美,简直像是重新塑造了一样。

“哎呦,果然是好运来了,挡都挡不住呀!”

颜霆昊和耿静柔为颜奶奶守孝完了之后,刚刚商议了婚期,在杜小小醒过来了。

有什么这个更好的呢?

“托你的福啦!”

耿静柔现在的一言一行都洋溢着少女的气息,真的是把时间都停留在一生当最美的年华了。

“那还是别了,我有什么福呀!我这回来还是想见见你和颜霆昊的福气呢。”

话说回来,虽然说耿静柔和颜霆昊结婚,陈香是肯定要来的。

但是这一次,陈香还是因为赌气提前来到了耿静柔这里。

“怎么了?又和你家那位闹别扭了?”

这么几年来,陈香只要一旦和欧阳于煌两个人吵了架会跑到耿静柔这里来求安慰。

买了欧阳于煌不会是真的和陈香吵,一切都是陈香单方面的作妖而已。

“可不是嘛,他总吵着想要孩子,可我觉得还没有玩够呢。”

一提起欧阳于煌来,陈香的嘴巴都能够挂油瓶了。

耿静柔看着这样的陈香笑笑,陈香自己都没有发现,她又何尝不是被欧阳于煌宠到天去了呢?

“你也到了这个年纪了,是该要个孩子了吧?再说了,你不是也很喜欢小小和圆圆滚滚他们吗?既然这么喜欢干嘛不自己生一个?”

在耿静柔看来,陈香不愿意要孩子的原因,肯定不是因为不喜欢孩子,但是也不会是陈香自己说的那个理由。

“我虽然喜欢孩子,但是我没想着自己生呀!而且……这不是还有……时间吗?”

陈香自知自己的理由站不住脚,说的也有一些结结巴巴。

“你觉得这个理由说出来我会信?”

这么没底气的理由,拿她当小孩呢?

“其实……我也不是不愿意生孩子!”

陈香犹豫了一下,决定和耿静柔这个好闺蜜除了自己的焦虑。

“我怕我自己会带不好孩子,你知道的我和你不一样,我本来爱玩,那孩子之后有了羁绊,玩起来没有那么尽兴了,而且……其实我也不知道欧阳于煌到底会不会同意我的想法。”

终于说出来了。

“这些事情你肯定都没有告诉欧阳于煌吧?你既然没有告诉他,怎么知道他不会同意呢?”

耿静柔没好气的白了一眼陈香。

越是在乎的人越犹豫,这果然是女人的通病啊,算是陈香这样精明的女人也逃不过这一遭。

“怎么知道欧阳于煌是怎么想的?如果他不同意呢?”

陈香反驳耿静柔,努力为自己争着理由。

“当然同意!我怎么会不同意呢?”

欧阳于煌突然从外面推门进来了。

“你个傻瓜,以后可不要胡思乱想了,只要你愿意生下来,算是千百个要求我也会同意的!”

欧阳于煌一把见陈香报紧,激动而诚恳的在陈香的耳边说着。

“快放开我!放开我!”

“不放,不放,死都不放!”

欧阳于煌以为陈香又要挣脱他要跑到别的地方去了。

“可是你抱的这么紧,压到了孩子怎么办?”

陈香接下来这句话让欧阳于煌震惊了。

“孩子?”

“媳妇,你有孩子了?”

欧阳于煌像傻子一样问着陈香。

“是呀,我已经有孩子了。”

陈香的话一落音,欧阳于煌抱起陈香在原地打转。

“我要当爸爸了!哈哈~”

默默退出去的耿静柔和颜霆昊听到了里面传来的笑声,两个人相视而笑。

真好,大家都是幸福的。

筹备了几个月的婚礼终于如期进行,头和颜霆昊两个人的婚礼举办的隆重好有温馨。

举城闻名!

颜霆昊站在这一头,看着那一头的耿静柔穿着洁白圣洁的婚纱一步步缓缓的向自己走来,身后还跟着杜小小,圆圆,滚滚三个可爱的小花童。

隔着长长的红毯,颜霆昊和耿静柔两人相视而笑。

真好!

以后,他们会一直这么幸福下去了吧!

——全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