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办公室脱美女衣服

实在是难以接受。

一个大活人,居然被说已经死了。难道就因为这一天有些浑浑噩噩,表现有些萎靡不振吗?

这显然不是可以说服我的理由。

“告辞。”我突然不想再和古猎继续交谈下去了。

就算他之前分析和了解的再全面,就算他之前说的都是真的,仅凭这一点,我就可以不相信他。

因为我有清晰的意识,有强烈的求生欲望。

说我死了,谁信呢?

“不要误会。”古猎见我要离开,也不急躁,语气平静而缓慢。“我话都没有说完,不如先听我把话说完在决定是否要走。”

很奇怪,古猎说完这些话,我的脚却怎么也迈不动。

明明是生气了,明明想要走,脚却不由自主的不听使唤。

难道是古猎在作怪?

内心挣扎片刻,我发现我居然还有一丝丝的好奇,正是这个好奇心,促使我想把古猎的话听完。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并不是古猎在作怪。

“你是不是也发现了自己有些地方改变了?”古猎见我神色异常,却并没有觉得奇怪。

“你的好奇心已经越来越重了,有些时候甚至能影响到你的决定。难道你不想知道为什么吗?”古猎端起杯子抿了一口。

古猎说的好像是有点道理,每一次他抛出一个问题,我都会想去知道答案,虽然有的时候答案和我所预想的差不多,但是依然会忍不住去想知道,究竟是不是和我想的一样的。

“还有这个。”古猎忽然拿出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在我面前晃来晃去。

定睛一看,是一个毛球。

突然感觉内心奇痒无比。有一种忍不住伸手想抓的冲动。

好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了。

“你....你想干什么?”我极力克制内心的冲动。

“我是想让你更清楚一些东西。”古猎收起毛球,凑到我耳边,“你知道吗?这些都是猫的习性。”

“什么意思?”我一个激灵。

“你刚不是在问我是不是我救了你吗?”古猎淡淡的说道,“现在我告诉你,是那只猫,在你死后与你通了气息。”

我愣在那里,脑子一片空白。

想想今天一天的行径,似乎有点明白古猎的意思。而且在我的记忆里,昨晚的确有那只猫的出现。

想起了早上那火热的一巴掌,难道,我真的是诈尸了?

小时候,老人们的确说过,人死后不要让猫靠近人的尸体,那样容易引起尸变,诈尸的人,往往都是六亲不认,没有意识,逮人便咬,极为凶残。因为人死时有时胸中还残留一口气,如果被猫冲撞接近了,残留的气息与猫的气息相通,便会诈尸。因此诈尸的人还会有极大的变化,比如脸部会呈现猫脸状态,十分狰狞。甚至行动习性都会像猫一样,而这样的人,往往尸变后对周围的人都是一种伤害,就像是洪水猛兽一般。甚至还会引起一方恐慌。

我曾经听说过这么一个事情,有一个诈尸的人,一跃几米,而他生前却是一个跛子,走路都不利索。战斗力也变得非凡,即便是数位壮年大汉,面对他也是无可奈何,甚至难逃祸害。

只不过,我好像不是这个样子。有些事情,可能只是印象恍惚,但是意识行为各方面,还是十分清醒的。这与传说中的诈尸相去甚远,但是我今天的行为,又的确是有点不正常。在我自己的潜意识里,我也是认同这一点的。特别是我能看到视频里那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这都是之前没有过的情况。

“其实我也知道你心里的困惑,不仅如此,原先我的心里也有困惑。”古猎似乎看到了我内心的动态,在一旁解释。

“困惑?”我似听非听的样子,又似乎在喃喃自语。

“的确,”古猎陷入了昨晚的回忆,“我一直在追踪那厮,昨晚终于有了信息,等我到现场的时候,发现你已经躺在路口,准确的说,当时你的灵魂已经脱离了你的身体,我都看到了。就在那厮将要抢夺你身体的时候,我正要出手,却发现他一反常态,呈现一种愤怒恐慌的状态,我也得十分惊讶,便躲在暗中观察,发现周围并没有其他气息,严格的说,并没有值得他恐慌的气息。他离开后我本想继续追踪他,却又担心你的灵魂会因为突然死亡而形成怨念,便留下来观察。没想到,你的灵魂居然回到了你的身体!”

“不仅如此,你的灵魂回到身体后,居然还能行动,回到住所。按常理来讲,诈尸的身体是不喜欢有人气的地方的。这样容易引起狂暴状态,也就是说会伤害到其他人。而你回去,却只是睡觉!当真是超出我的理解范围,匪夷所思。”

古猎将昨晚他看到的情况描述了一遍。

“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原来是昨晚的猫给你通了气息,不过这更让我惊讶。因为猫与人尸体通了气息后,诈尸的人所拥有的只有凶残的兽性,而在你身上却完全没有。”古猎冥思苦想,甚是奇怪。

“直到你告诉我,你是被一股吸附力强制性吸回身体,我才明白。你并不是诈尸。而是借了猫的一条命。”古猎有点恍然大悟的感觉,在他眼里,这似乎是目前的唯一能解释的通的逻辑。

“借了猫的命?”我如入云中雾里。这猫的命还能借?

“都说猫有九条命,难道你不相信么?”古猎笑了笑。

“不是不信,就算九条命,那也不能把命不当回事啊,那猫愿意借?”我表情愣愣的。

“碰到了你,那可由不得它了。”古猎哈哈一笑。“其他人遇到这事,还真可能是诈尸做了傀儡,你遇到了这事,却是续命还阳。你说这事是不是好事?”

“啊?”听古猎这么一说,我更加不明所以。虽然他之前说过,未必是件坏事,但是现在看起来,好像还是大好事啊。

“这件事情对于你来讲,可能是因祸得福啊。”古猎似乎想到了什么,有些兴高采烈。

“什么意思?”现在我已经完全不知道古猎的意思是什么。

“你碰到那个怪物....那个女子的时候,他是不是想占用你的身体,还想收你做鬼奴?”古猎满脸笑容。

“好像是这么回事。”我一愣,那个粉红女子的确说过这话。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