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向前爬再被攻拖回去

等到他们再回过神来,已经在基地当中,包括哪些毒贩子,毒品,现金,领头的军人看着面前九只青铜鼎,冀鼎,兖鼎、青鼎、徐鼎、扬鼎、荆鼎、豫鼎、梁鼎、雍鼎,老子就是出了一个任务,怎么牵扯出这个东西来。

等到部队的最高长官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吩咐把那些毒贩,毒品,现金交给警察处理,看着巨大的青铜鼎,发愁了,这要怎么运走呢,他可是上报了国家最高领导人,没有人接手之前,他们必须保证九州鼎的完好无损。

正在抓耳挠腮当中,九只青铜鼎变成小巧玲珑的样子,嗖嗖的向着哪位领头的军人而去,仿佛知道怎么做一般,伸出双手摊开向上,九州鼎麻利的占领地盘,他无比蒙圈的看了看自己的领导。

“那个,头儿,这个怎么办?我不能就这么捧着吧,能不能找个盒子,或者袋子什么的,我装上带在身上啊,呃,那个,我要洗澡,上厕所,睡觉,吃饭啊,没有手怎么办?”

“你先委屈两天,谁知道这些神物买不买账,那些都没有关系,让你的战友帮你,哦,对了,大家注意保密条例啊,这里所有的事情都不许泄露出去,其他的就不说了。你们懂得。”

“是!”

五个小时之后国家领导人跟天师,一起风尘仆仆坐着直升飞机赶过来,这届的天师是一位中年人,看着九州鼎心情激荡的转了又转,大声说道:

“祖宗护佑,国之昌盛,多谢盘古创始神的恩赐!”

王亚樵听到他话语,淡淡的看了看白衣王亚谯,

“因果已经偿还,我们也该离去了。”

“哥哥不现身说两句?”

“不了,一切皆有定数,阿楠他们也完成了收集,离开吧。”

“咦,这里竟然还有妖族的气息,不过味道有些不对劲,就在那边。”

“哦,那个啊,就是当年侵华的国家,曾经听说过他们的八岐大蛇,莫非是它吗?”

“让烛九阴去一趟,都睡了那么久了,也该出来活动活动,不然会老年痴呆的。”

“哎呀,小二还知道老年痴呆?”

“有王亚楠那个家伙在,我什么不知道,你可不要小看我啊。”

“也是,除了那个家伙,谁还会这么唠叨?让烛九阴去,那也太看得起它了吧,绿妖娆去斩了它,内丹带回,其他的就老地方留着吧,瘟疫不瘟疫的,咱可不能越界。”

“哈哈,哥哥还是一如既往的腹黑。”

“吃什么不能吃亏,不知道啊。”

“嗯,以后向哥哥学习。”

两人回到紫霄宫,其他位面的东西自然有王亚楠去忙碌,除了王亚樵出身的地方,其他的地方他不感兴趣,每日过着退休的光阴,白衣王亚谯时不时的就消失不见,整个紫霄宫没有其他生物,伺候的傀儡不算。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王亚樵生活的悠然自得,丝毫没有离去的意思,王文青他们几个来这里小住过,经过了随心所欲的玩耍,心都慢慢静下来,开始一心一意的提升修为,有那么多的条件,不好好修炼脸会红的。

几年之后胤泽帝君回来,元明城住了一年就匆匆忙忙出来,想要实现当初的诺言,做向导带王亚樵游仙界,一群人走过仙界的角角落落,见识了仙界不为人知的一面,几个需要修炼的家伙,又开始老老实实的提升修为。

就这样又是很多年过去了,飞升上来的人越来越多,虞翊,清狸,白魅儿,万琪,韩靖,大家像一个大家庭,和睦相处,快快乐乐的过着仙界的日子,卫筠洛非要过来凑热闹,不愿意回乌蒙阁。

“这里热闹,家的情谊浓厚,我干嘛还要去蹚浑水呢,阿楠的茶道我可是想了好些年,我可是告诉你们,谁撵我走,我跟谁急,阿樵啊,你这里也不差我一个人的位置,呵呵,我又不会像他们几个惹是生非。”

王亚楠淡淡的看着他,我不让你无忧星了吗?说的那么可怜做什么?要是不让你来,早在化仙池就不会让你跟韩靖一起回来,以前的你不这样啊,呃,又一个学坏的人,我怎么那么命苦呢。

“你想住多久就是多久,我什么时候撵过你啊,你不要跟要不到糖吃的小孩子一样好不好,去去,一边找他们几个玩去,想喝茶找阿楠,他在这里又培植了不少茶树,够你祸害一阵的。”

卫筠洛高高兴兴的转身离去,一旁看热闹的蚩尤放下茶杯,站起来也闪人,呃,老祖宗你也变坏了,不安慰安慰我失落的心灵,竟然就这么甩手离去,合着,专门来看热闹来了吗?看你家后辈的笑话,不怕雷劈吗?

无忧星热热闹闹的,王亚樵一甩手闪了,反正老祖宗也闲着呢,不找点事情做,是他这个血脉不尽孝,莲宫的人再一次见识了他的小脾气,憋在屋子里好一阵没有动静,白苹,混沌青莲,牡丹四人都摇摇头,没长大的孩子。

“母神,这是又受了什么刺激?”

“呵呵,受点委屈就跑回来,到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

“母神,长大不长大,没有什么关系,他的性格是改不掉的,我们还不能嫌弃他,做家长也难啊。”

“嫌弃,你嫌弃一个试试,他闹脾气会更久,你我都吃不消的,白苹啊,你去哄哄吧,谁让你是姐姐呢,母神就不参合了。”

母神,你分明是想要看笑话,干嘛非要把大家长的架子端出来,有想法就直说啊,看看阿樵,阿燕这两个性格迥异的弟弟,我也愁闷啊,你一股脑的都推到我的面前,可是我的好母神,见不得我逍遥啊。

有母神在,还轮不到你逍遥呢,快点吧,去看看他到底郁闷些什么,我也操心的命,你们一个两个的,都不是省心的货,不行我离去算了,任凭你们怎么闹腾,我眼不见心不烦啊。

嗯,可以,您去吧,阿燕,阿樵会大闹一场的,如果你不怕三界动荡,尽管去,白苹没有什么意见的,阿樵的战斗力融合了盘古创始神,提高多少,白苹也很想亲眼见一见呢。

我嘞个去,白苹你这个小兔崽子,不孝顺的玩意,你给我闪吧,闪吧,暂时不想见到你,哄不开心你弟弟,你也别出来了,一块跟着憋屈吧。

走就走,哼,母神你自己没有把握哄开心他,就来压榨我,一起闹脾气得了,哎呀,别打,我去了,去了。

混沌青莲满意的看了看白苹,嗯,这才乖巧呢,去吧,去吧,母神在这里等你胜利的好消息。

牡丹四人看着她们吵吵闹闹,眼皮子都没有变化,母神的烟火气息增长不少啊,自从有了大少爷,二少爷,七情六欲越来越外漏了,少了几分寂寞冷清,这样的日子也不错,岁月静好,安然惬意。(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