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把葡萄一颗颗夹碎H

天还是无限的蓝,只是云的颜色太多。不好拿出来做说辞。天空的蓝加上白云的白真的是完美的配比。

若然和若妃遨游在无垠天空。若然把若妃搂在怀里,就像是母鸡保护小鸡仔一般,换做以前若然是能有多方便就有多方便,怎么可能会做出如此作态,这种维护小雌性的举动,了解他的朋友们,肯定会觉得他是死也做不出来的。而若妃也是极其配合的,做出一副小鸡仔的模样,更添若然的保护欲。他们这次要去传说中的“极圣罗兰”。

“极圣罗兰”位于无垠天空的最尽头的最上空。需要穿越过无数个云层,还要穿越过羽系一族的腹地,当然“极圣罗兰”是整个羽族的图腾和信仰,若然也知道此次前去也少不了一番打斗和冲突,那个地方并不是说想去就可以去的。

他和若妃遨游在无垠天空就已经有很多羽族精灵时不时的出现在他们的周围。一转身又消失不见,他们当然知道这是被羽族视为重点跟踪对象了。

若然和若妃俩人对羽族的那些精灵当然是装作什么也没看见,当若然离羽族中心部位越来越近的时候,很多精灵都第一时间认出了那位梵都争霸赛拿第一的若水族雄性!

他们俩还在闲庭漫步。直到他们俩都踩出警戒线了。羽族内部响起了一连串的警报鸣笛。他们俩像是没看见那道金线一样,依然向前迈进。不畏惧生死一般的英勇就义。

瞬间,他们俩位面前出现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天羽兵。若然松开抱着若妃的手,缓缓放了下来,他俩并肩而立。用相同的眼光看着站在他们面前的精灵,此刻的眼神就像是在观察蝼蚁一般,去观察着这些可怜的天羽兵。

若妃先出手,她幻化出一平面水,这平面水,失去规则一般,像一大面镜子,横立在空中。照耀着那里三层和外三层的天羽兵。

若然再出手,指尖幻化出一层细密的冰珠。冰珠脱离手指,随着空气的介入,冰珠越来越密集,而后变成一大颗水球。水球靠近天羽兵后,所有的天羽兵立刻变成了一颗颗易碎的冰晶。

对于即将要晋升的若然来说,这种低阶的命精他都不会放在眼里。他们继续向前方穿行,路过羽族的必经之地白羽,白羽是天羽族的地域名。所有的天羽族都在白羽这个地域生活着。

白羽就是天羽族最好的产物,天羽族族内,有一面很小的羽湖,而羽湖内每年会结满白羽,每年的羽量相同,而白羽毕竟是有限的,各个部族和大洲都是非常需要的。

若然想偷偷送给若妃一件白羽衣。白羽衣的制作条件苛刻,需要上好的,并且是半成羽的羽绒去缝制。这样一件白羽衣可是世界难求。据说只有最早的羽族的大族长才有这么一件,后来流传下来,至今已经成为了一个传说。

之所以若然脑海里会突然闪过这样的念头,还是因为,现在这个时间是一年里头半成羽形成的最好时节。他想完成那件神乎其神的白羽衣。

若然牵着若妃一脸严肃并且坚定的迈进了天羽族的地盘。天羽族的防御非常到位。若然一进防界线,立刻就出现一大波天羽兵,同样是之前那样的方法。天羽兵都被直接冻成了一大片冰晶。

此时的天羽族已经进入了高级预警时期,因为外来精灵的闯入严重的威胁到了整个天羽族。此次的到访者是两位并且非常的强大,天羽族族长也未必是他们的对手,就这样若然牵着若妃一路直行向天羽族的中心地带走去。

羽湖就位于整个天羽族的中心,并且羽湖的周围住着的一圈都是族内的高成就者和高血脉者。换做是以前若然绝不会去这样做,现在不一样,在净化之前,他觉得有必要到处去看看,并且历练一番。

他自己也知道白羽是多么昂贵,在那么多天羽族强者面前,他还是有很大压力的。不过,既然选择了就要坚持到底。

羽湖一片寂静,远望过去一片绒白,微风过,就像要即将吹起来一般,白羽绒在羽湖的湖面沉沉浮浮,就像是要立刻飞起来一样。

看到此景的精灵,如若心志不坚,定会随此起伏。若然和若妃都是快要净化的精灵了。怎么会被这种幻境所迷惑。他们两个异口同声的赞叹道:

此景果然并非凡俗。

而后相互对视一眼。眼里满含期待,他们期待着传说中的“极圣罗兰”是怎样的一番天上人间。

天羽族环湖居住的高血脉者,都能够明确的感应到若然和若妃的具体方位,只是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天羽族的高血脉者内心深处都有强烈的惧意。他们觉得并没有到那种要去赴死的阶段。还是先看对方下一步要做什么。

若然和若妃当然也感受到了天羽族那群高血脉者之间,那种为了热烈欢迎他们的紧张气氛。他们不以为然,至少,在若然还没有把手伸进去采摘白羽绒的这一刻是世界和平的。

若妃以为若然就是带她来看看天羽族的羽湖景观,看若然此时的样子绝不是看看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若妃问道:

若然,你准备要干点什么?

若然嘴角很神秘的向上扬起,避过了所有的视线,只留给若妃,道:

干!当然!

若妃简直为若然这种邪性的微笑抓狂,痴迷的盯着若然道:

我需要怎么做?

若然温柔的用手掌抚摸着她灰蓝柔嫩的脸颊,道:

跟紧我。

若然运起水遁之术,快速在羽湖之上掠过,一大片白羽绒被若然卷走。天羽族族长第一时间就感应到了,他的眼皮重重的跳动了一下。羽湖被提前收割了,族长马上从榻上跳了起来,厉声喝道:

这孙子!原来打的是我羽湖的主意!

本来没有把若然二人放在心里的天羽族族长现在开始重视起来了,他立刻飞奔出了门,虽然若然带着若妃用水遁之术逃离,但是凭着天羽族的天赋能力,追上逃离的二人还是非常容易的。族长刚跨出门,就看到了羽湖中心的位置,有一块悬冰,立于湖心上方,上面放着一块若神命精碎片。

族长没有再追,因为他看到就明白了,此次前来的两位精灵阶位都超越了他们族内的任何一位精灵。并且,若水族精灵虽然做了不齿之事,但是还是足够仁义,留下了一块若神命精碎片,这种已经活在神话中的精灵鼻祖,她的碎片可是代表着传承,这种东西是无价之宝。可遇不可求。

族长内心是欣喜的,至少这件宝物是可以帮助族内的几位高血脉天赋者完成进阶的可能。但是他马上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如今若水族也是势不可挡了,即将成功两位精灵为妖。在精灵史内,要净化为妖是非常困难的。

在虚实世界有个很严明的规定,任何一族内,只要有即将晋升为妖的精灵,往后的一百年里其它族群不可有侵犯的举动。

族长站在羽湖之上的虚空,无力的叹了一口气。对于今年白羽的收成要大打折扣了。还要向羽之一族进行这个问题的反馈。

已经潜逃的很远的两位也松了一口气,若妃则是在一旁兴奋不已,又蹦又跳,笑着大声说道:

太好玩了,太刺激了,若然你居然会偷东西!

若然满眼都是若妃活泼可爱的样子,就算是满眼的宠溺,他依旧还是一成不变冷若冰霜的脸。根本看不出来内心有什么想法。

就算是这样若妃也无所谓了,她不需要知道若然是否像她那么开心和兴奋,她只知道她喜欢这个雄性。无条件喜欢。

时间是最折磨人的妖精,不知不觉间,她们早已脱离了白羽地域,她们到了羽族的总部,这里是羽化,也是极圣罗兰的传说之地。

这一路来,他们都能明显感觉到有很多羽之一族的高阶精灵在一路跟踪,她们两个就像没事人一样,大摇大摆的走进了羽化。

进入防御门,若妃仿佛能感觉到有很多精灵在阴险的偷笑,就像猎物上钩了那般得意忘形。若妃嘴角不自觉上扬了一下。她觉得游戏越来越好玩了。她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副画面:

一大片雾蒙蒙的天地,忽然之间周围覆盖满了蓝色的水液。还有很多一个个像水晶球一样的气泡。远处看还能看见水晶球里的建筑和碉堡。视线越来越淡,不一会儿就消失在眼前,脑海里归于平静。一片虚无。(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