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的女医生bd

中央大街,48号,这里是鸡院上面所记录的地址。

谢志轩将车停靠在门口,抬首看着面前的建筑,典型的俄式别墅,这种建筑在哈尔滨几乎可以说随处可见,门口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野口别墅。

眸光微沉,他缓缓走下车来到门口抬手按响了门铃。

“哪位?”

清脆的声音从门里传来,听声音应该是四十多岁的女人。

“请问,野口英夫先生是不是住在这里?”

“哦!是的!”

门被打开,一个穿着睡裙的性感俄罗斯女人走了出来,碧蓝色的眸子不解的打量了谢志轩一番,淡淡地问:“你是哪位?”

“我是警察厅的警长。”

“警察厅?”

俄罗斯女人皱了皱眉,面色不悦的沉声问:“你找他有什么事么?我先生是个日本人,好像并没有什么事情需要麻烦警察厅。”

对于一个日本人娶俄罗斯女人这样的事情,在如今的哈尔滨已经是屡见不鲜了,不同于日本女人的温婉顺从,俄罗斯女人带给男人的更多是征服的欲望和对美丽的追求,所以,在这里,只要够漂亮,够风骚的俄国女人通常都会成为日本有权利男人怀中的玩物。

谢志轩摇摇头:“你还真说错了,你丈夫还真的有事要麻烦我们警察厅,因为……他死了。”

“什么!你在胡说什么!”

俄国女人的脸惊讶的有些近乎扭曲,激动的惊呼:“我的丈夫他……他怎么会死?你一定是在骗我的!”

“我好像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欺骗你,再者,在现在之前,我们似乎并不认识。”

谢志轩的话像是一道晴天霹雳,彻底将俄国女人的坚强击溃,她摇晃了下身子抬手扶到门框上舒缓了许久,抬眸看向谢志轩淡淡地说:“请进来吧!”

看着她向里走的背影,谢志轩没有再说什么抬脚跟了上去。

别墅内的装潢摆设都是依照俄式风格设计的,就连边角都充满着浓浓的俄式风情,不过,这也足以证明这个野口英夫的确是很爱这个俄国女人,不然也不会娶她并且还将自己的家按照她的喜好去装饰,毕竟,日本男人大多都有些大男子主义。

“坐吧!能和我说说,我的丈夫他……到底是怎么死的么?还有,尸体呢?尸体现在在哪?”

沙发上,俄国女人颓然的倒在上面,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谢志轩眼中满是悲切的神色。

“他是死在了鸡院,而死因是脏器破裂失血过多,他的尸体现在放到警察厅了,你可以随时去领尸体。”

谢志轩说到这里,看着突然变的沉默不语的她,疑惑的问:“你丈夫最近是受过伤么?”

“不,没有。”

俄国女人摇摇头:“他的身体一直都很好,更加从来没有受过伤,但我很想知道他为什么会去那种地方?”

“什么?”

“妓院。”

俄国女人面色有些阴郁,气愤的说:“他是从来都不会去那种低贱的地方,就算是要消遣,他也只会选择高档的马迭尔而不是一个下九流的堂子。”

“如果我说,你的丈夫的确去了好几次堂子,你会信么?”

“不,我不会相信。”

俄国女人不悦的说:“我的丈夫我很了解,我们两个是在苏联时候的同学,感情非常的好,他不惜违背了家族的意愿而娶了我一个俄国女人,这就足以证明他在心里是多么的爱我,又怎么会去背叛我?”

谢志轩皱眉摇摇头:“爱你,但不代表不会去。就在这个月的月初,你的丈夫就已经去了三次堂子,这个你又如何解释?”

“月初?”

俄国女人皱眉否决:“我想你一定是在开玩笑,这个月的月初,我和我的丈夫正在上海谈生意,哪有时间到这里来找什么堂子里的姑娘?”

“你确定?”

“当然,不相信的话我可以拿我们签署的合同给你看。”说着,俄国女人起身走向楼上。

谢志轩忍不住疑惑,如果说月初的时候野口英夫的确在外地,那记录上来到堂子里的又会是谁?难道他还会分身么?

“就是这个,你看看。”

俄国女人将一份合同递到了谢志轩的手中,随即再次坐回了沙发上。后者看了看,的确,在签署日期上所写的正是1号,而盖上的公章是上海市商会。

他皱了皱眉,老鸨子很肯定前几次来的人就是野口英夫,而现在又有事实证明野口英夫在月初的几日都不在这里,那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警察先生,我的丈夫究竟是被谁给杀死的?我需要你们给我一个说法。”

“不好意思,我目前无法给你一个准确的答复,但我保证,很快你就会亲眼看着凶手被制裁。”

俄国女人叹息一声:“但愿如此,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带回我丈夫的遗体?”

“随时可以,不过需要办个手续,具体的我们的同事就会跟进。”

“好,我知道了。”

“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告辞了。”

说着,谢志轩站起身就准备走,然而,这时,他的视线猛然落到客厅一个毫不起眼角落里供奉的东西。

“你们俄国人还相信鬼神吗?”

俄国女人愣了下,但从谢志轩的视线很快知道他所指的是什么,摇摇头:“不,我不相信的,但是我的丈夫相信。他告诉我,在他们日本都相信天照大神会保佑他们,所以,他就在家里供奉了这个。”

“哦?”

谢志轩走到神龛的前面,看着那里面供奉的穿着和服的神像,疑惑的问:“既然是信奉的神,怎么也不供奉到显眼的地方?反而弄到这么个毫不起眼又阴冷的角落?”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都是他自己布置的,我从不插手。”?谢志轩点点头,视线深深的看着神龛里的神像,诡异的笑容,奇怪的装扮,这些让谢志轩感觉这似乎并不是什么神,而是……鬼,一个索命的……鬼!(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