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之无翼德

位于高楼耸立的华丽酒店,52楼上高端简约的会议室陆陆续续已经坐满了人。www.wenxue6.com

尚辰逸目中无人地坐在第一排最中间的位置。

他骨傲地抬起手腕,时间在通知召开会议到现在,花了15分钟。

身后还有零星几位因为来迟找不到座位。

尚辰逸冷眉一扬,恼怒起身,材质高档的西装外套被他随性解开两个扣子,听到布料被有力的双手甩动的声音,

他气场十足的走上主席台,眺望台下的人,阴冷的神情让台下的人心寒一颤。

很久没有看到尚辰逸如此冰冷严谨的神情。

左边的液晶电视,是开通视频直播,一位时日不多的老人躺在床上。

尚老爷有权监督这一场久违的遗产继承会议。

由于会议的临时召开,少了很多程序和一些后勤布置。

现场没有酒水,没有糕点,没有高挑养眼的服务员,每一位来参加的理事桌面只有一杯矿泉水。

这种条件下的开会,在尚氏家族也是第一次。

尚辰逸迫不及待地对着话筒轻声说了两声:“大家能听到我的声音么?”

他第一次如此主动的去测试话筒的声音。

在坐的每一个人都有点讶异,但是不敢作声。

坐在第一排上只有两个位置,一个是尚辰逸的位置一个是尚辰风的位置,而第二排属于家属位置,眼看会议时间就到了,尚辰风的妈妈焦急不安地看着自己的儿子还不到现场,立刻拨打手机,进行催促。

台上的尚辰逸淡定的说:“再过五分钟,我们的会议正式开始!没有来的人就禁止进来,立刻解除所有在尚家的权力。”

他百分之百不相信,在这短短的十几分钟里,尚辰风会有非凡的手段能弄死苏敏馨!

他信心百倍地盯着第一排空着的位置,嘴角阴冷挽起。

时间滴答滴答地走

在这一分一秒的度过中,台下归尚辰风所管的理事开始不安了!

要是自己的老板现在还不来,等下他们就成了无主的兵,到时候,就更没有话事权了!

尚辰逸拿起手机,让视频中的明晓把手机递给尚老爷,一边游说道一边孝顺赔笑:“爸爸!你看看!哥哥是多么不尊重我们尚氏家族的会议,现在还有什么事情能比这一次遗产继承会议重要吗?”

最近,尚老爷老是被尚辰逸游说,他卖乖滑稽的嘴巴,早就把尚老爷哄得甜蜜蜜的,尤其是他那一声声顺口的爸爸!

尚老爷也认同的:“嗯!”一声。

心想,那个臭小子整天除了挑拨离间,欺善怕恶,做事有勇无谋以外,真的没有一点比得上尚辰逸。

其实尚辰逸这么急召开会议,目的有两个,他在赶回来的时候特意与尚老爷主治医生通了个电话,得知,按常理尚老爷可能只有三天的活命,可是由于身体内脏器官已经衰竭坏死,可能过完今天或者明天,尚老爷会连最基本的意识都没有!然而回来的时候,正好听到苏敏馨被尚辰风抓走了,以他现在的身份是不能随意派人去救苏敏馨,所有今天就打算派人先去拖延时间,等今天下午这个时候所有的手续办理完以后,就趁机召开这个重要会议,表面上是为了尚老爷可以看到谁是最后继承的人选,而一方面还可以把苏敏馨从尚辰风手中救出来。

现在离会议时间就差一分钟。

现场的气氛越发紧张。

如果尚辰风不赶过来,他的职位与职权就会自动取消。

尚夫人焦急不安地看着门口:“我的乖儿子!在哪里了?快点!出来!”

“砰”

两位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把紧关的门给开了。

大家纷纷地把目光看向门口。

连躺在病床上的尚老爷也随之动了动,眼角的余光紧盯着门口。

站在台上的尚辰逸冷傲地抬起头。

面前这一幕引起在场所有人的议论。

“这是怎么回事?尚大少爷为什么要抱着女人过来!”

“天啊!这个女人是谁?”

坐在第二排的尚夫人按耐不住,走上前怒指:“尚辰风你疯了么?你知道今天要开什么会议么?这么重要的会议居然还要抱着女人来!”

大家都知道尚氏家族的人风流成性,但是在开继承遗产会议上,居然还抱着一位昏睡的女人进来,尚辰风也是史无前例啊!

尚辰逸的脸色瞬间暗沉下来,他阴郁的双眼直勾勾盯着他怀里的女人,双手冷冷地握住面前的话筒,再用力一点,整个话筒可能被他捏碎了。

他紧紧咬牙,虽然身穿着白色衬衫带着领结,但是可以看出他暴怒的颈部青筋已凸起。

如果可以,他想冲上去把尚辰风暴打一顿。

但是

现在他不可以!

他沉住气,握紧拳头。

在视频看到这一幕的明晓立刻走出病房,对着手机说:“少爷!你不可以乱来!这是个圈套!你要记住,只要继承仪式没有完成,会议没结束,你都处于尚老爷的考核期里,如果稍有差错,你真的会前功尽弃!少爷你一定要忍住!千万不要中尚辰风的圈套!”

尚辰逸已经没有心思去回应他的话,他眼里暴戾怒瞪,就差没有冒出火来。

迎面走来的尚辰风一脸得意:“怎么?这么仇视我做什么?你不是要召开继承仪式么?那就开啊!我又没有迟到!”

他无赖地坐到第一排正中间,把怀里抱着的苏敏馨放到了尚辰逸的位置上。

维持现场秩序的工作人员为难地上前小声劝道:“尚大少爷!这是尚辰逸少爷的位置!不可以让外人坐!”

“哦?是么?原来她是外人啊?”

苏敏馨的脸蛋因为高烧一直不退,也没有服药,整个人身子体温升高,连脸蛋都通红发热!

她迷迷糊糊昏昏沉沉地瘫坐在那,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

尚辰逸心疼的注视着她,心酸地咽了咽喉,说:“由她!”

一声冷言,让所有人都质疑。

会场依然议论纷纷。

躺在病床上的尚老爷看到苏敏馨时,也感到诧异。

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还可以看到那个女人的孩子!

这孩子的长像跟月霞真的是一模一样。

尚老爷看得出尚辰逸看苏敏馨的眼神,那一抹深情,就跟他年轻时一模一样。

“看够了么?尚辰逸弟弟!是不是不忍心让你女人干坐在那!”

尚辰风挑刺的话,如针尖一样刺人难听。

尚辰逸落落大方说:“女人是你带来的!按常理应该是你的!我身为你的弟弟是有义务把位置让给你的人!来者是客,难道爸爸教你的东西,你都没有学么?”

他很气,但是依然要沉住气,保持微笑,要有大度之风。

“是么?你居然说是我的人!很好!很好!那我就可以随便碰她了对吧!”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