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爱的故事

直将一众数十位同门,给笑得前仰后合,口水乱溅!

东方狂毫不在乎的咧嘴一笑说道:“小东西,记住了以后做事做人,都不要那么的瞧不起,比你更加弱小的人!更不要仗势欺人,以为人家弱小就没有靠山后台,清不清楚,你个小东西,小怂货,小垃圾?”

东方狂一边说着,一边伸手非常嚣张狂妄的,拍打着那比他还要高出一个境界的,王大军的右脸。

“是是!”那刚才还嚣张得不可一世的王大军,此时此刻颤抖着全身,低垂着脑袋,就犹如龟孙子一样的连连点着脑袋。

一位筑基期六重的弟子,站在一旁十分愤恨的看着这一幕,他非常挑衅的对着东方狂说道:“什么东西?不就是依仗着有邵新虎,那一个副院长撑腰,在内门里面撒泼耍横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呃!正在满心舒爽得非常极致的东方狂,被这一句话给直接弄毛了起来,满脸不悦的转过头来一看,卧槽原来是一位五大三粗的筑基期六重家伙,在此挑衅发飚呢!

东方狂是一个,很有血性又非常残暴的人,他那掩藏在灵魂深处的血性与残暴此时此刻,已经被彻彻底底的激发了出来。筑基期六重就很了不起么?居然敢在自己的面前,这样无视脸面的挑衅?

东方狂狠狠的瞪着那家伙,咧嘴一笑说道:“哟哟!我还以为,是那一条小地沟里面,蹦出来的大尾巴狼呢?原来就只是一个筑基期六重的渣渣,居然也敢在老子的面前嚣张狂妄?”

那筑基期六重的弟子,立马嘲笑着说道:“杀人魔王是吧?老子就嚣张了,就狂妄了!你能把老子怎样,小杂碎?”

哟呵!东方狂有些防备之心了,看来这玩意儿明明知道自己的身份,还是故意来找茬的,要么就是身后站着巨大的靠山,要么则是同我有仇?

东方狂立马瞪着那家伙问道:“你与我有仇?”

那筑基期六重的家伙,立即双眼喷射出了仇恨至极的凶光,满脸杀气腾腾的回答:“不同戴天之仇。”

东方狂郁闷要死的一翻眼皮:“我是杀了你的爹妈,还是调戏了你的妹子?”

那家伙愤恨不平的说道:“你冤枉了我的父亲,将他关进了大牢里面,你与我是不是不同戴天的仇恨?”

东方狂没有想到这才小半天的时间,人家的儿子就找上门来为他父亲报仇来了:“你是哪一个长老的儿子?”

那筑基期六重的家伙,狠狠的瞪着东方狂回答:“执法堂池建安的儿子,池小虎就是我。”

东方狂点一点头:“你怎么知道你父亲,有没有干那些篡夺院长权力的事情?”

池小虎一脸决然的回道:“我说没有,就没有。”

东方狂不屑的讥讽一笑:“你以为,你是你父亲的爹,他干什么事情,都要向你这个,你父亲的爹请示?”

呃!现场里面那几十位同门弟子,一听东方狂这话,立马都有些晕菜,弄不清东方狂这父亲与爹,究竟是说的谁与谁?

池小虎略微一愣,立马暴跳如雷的大声嘶吼了起来:“你敢侮辱我爹?”

东方狂无奈的一摊双手:“我没有侮辱你爹,我这只是打一个比方,你要是不服气,打算怎样?”

“我不像你只懂得使用阴谋诡计,我要光明正大的杀了你。”池小虎满脸恨意滔天的回答。

东方狂无所谓的耸一耸肩:“行啊!那你约一个时间?”

池小虎狠狠的瞪着东方狂说道:“你去申请,三天以后在生死对决台上,我在那里等你。”

东方狂满脸笑容的呵呵一笑:“是你找我寻仇,又不是我自己想去找死,为什么要我去申请生死对决?”

池小虎一脸讥讽的瞪着东方狂:“是男人的就去,不是男人的趁早走人滚蛋。”

东方狂那血性又残暴的性格,一下子就被激发了出来:“行,你还以为你他玛的,有多么的了不起啊?不就是筑基期六重的修为么,老子东方狂就去申请,向你越级进行生死战了,你他妈的谁怕谁啊?”

池小虎是一个非常自重身份的家伙,面对着东方狂咄咄逼人的辱骂,他一忍再忍的没有大打出手,他狠狠的伸手指着东方狂的鼻子说道:“等着,你小子等着。三天之后要是不杀死了你,我池小虎就不是池建安的儿子!”

东方狂无所谓的开心大笑:“你是不是池建安的儿子,关我屁事啊?你去问一问你妈,不就知道了么?哈哈哈……”

几十位同门弟子,一时之间也尽都夸张的哈哈大笑,那池小虎终于忍受不了众人的耻笑,狠狠的瞪了一眼东方狂,立马浑身杀气腾腾的走了。

等到池小虎走了以后,东方狂身边的那些,筑基期七八重的师兄师姐,全都对东方狂这筑基期四重挑战六重的气魄所折服,满脸敬佩的盯着东方狂,竖起了大拇指来。

东方狂一摊双手说道:“没有办法啊!人家这都已经打上门来了,我总不可能不接招吧?”东方狂没有过多的去诉说些什么,立即转身对着那武技阁再次的走了进去。

重新踏上了武技阁的第七层,东方狂环头注视着眼前这些,已经比下面楼层越来越少的武技功法。将手随意的伸入一个保护光圈之中,触摸了一下,一段文字与影像立即再次的传入进了,他的脑海里面:

《连环十八踢》适合筑基期高级武修使用学习,本功法后一脚踢出的力道,都将会在前一脚力道之上加持,当修炼者修炼出一十八脚连环踢出之时,力道狂猛者可以一脚,踢碎一座小楼大小的巨石。

东方狂用自己生命令牌,在死亡系统之中查阅了一下,该功法的出售价格在九千年寿命时间。

东方狂无奈的苦涩一笑:“俗话说的好啊,不付出代价的收获,永远都不值得珍惜!”

东方狂再也没有了,在这七层八层待下去的兴趣,直接迈步走到了武技阁的第九层上,伸手试探的一查,这一层楼上的功法武技,大概在价值两万年寿命时间以下!

东方狂失望的摇晃着脑袋,再次的踏上了更高的楼层,当他来到十一层以上的时候,他的面前出现了几幅壁画以外,就已经只有十来种功法可以选择了。

他抬头望了一望,这十一层之上已经没有楼梯了,只好既来之则安之的伸手,对着那十几种功法一一的触摸了过去。

一件一件的功法被他忽略淘汰了下去,当他触摸到一套名叫:《加持之术》的功法之时,不由得一愣。

(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