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来大烩杂小说

西斜的太阳放着微红的日光,仿佛要将傍晚提前兑现,又好像是为了迎来更新的一天,慢慢地开始着火烧云的燃烧。

晚霞像火焰一样,遮掩了大半个天空,映照着地面一片的焦黄。

一根经常见到的草香,在呼延长风的面前,已经燃到了接近铜炉的地方,规定的时辰就剩下了那么一点了。

让呼延长风迟迟不能决定的并不是不想救白洁,而是让他拿捏不准不廷胡余的话,是不是真心,有没有可能放过他们。

如果在之前,也许,他还会为此再努力一次,哪怕是以卵击石的较量。可是,当屏蓬魂飞湮灭,跟着自己的所有人离世之后,当常玉茹在自己诡计的使用下,骑着高头大马飞驰离开时,他仿佛真的想明白了,也看清了整个形势。

呼延长风想了好就,沉思了很深。

突然,他转头再次深望了一眼即将要燃尽的草香时,却直接扬起了头,将一双布满忧伤的眼神,抛向了更远的蓝天。

“不廷胡余,你听着,我想好了。”

他是仰着头的一声暴喊,是发自内心的一句断续的暴怒。

哈哈!一声畅然的大笑。

不廷胡余慢慢地转过了身子,脸上挂着讥笑的神情。

“难道你不想等到最后了?草香并没有燃尽,白洁和帝俊还能继续活着,不用太草率,你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做出最正确的选择。作为三界圣主,我绝对不会为难你,更不会强迫你。”

他的说话声竟然变得无比的浑厚震耳。

勾动着脑袋,慢慢地收回视线的同时,呼延长风从眼睛里射出了决然而又冰冷的光芒。

他向前踏出一步,裹了一下宽大的战衣。

此时根本就没风,但他却感觉到了寒冷,竟然在夕阳映射下打了一个清晰的寒蝉。

“我可以答应你,并成为圣主的贴身护卫,但是,我最后提一个条件,必须让白洁离开此地。”

呼延长风想了很久,也想了很多,但最终还是没与不廷胡余想到同一个点子上。

他心里很清楚,即便是真的答应了,也成了三界圣主的教徒,白洁的生死依然难辨。为了能保住白洁的性命,能离开此地,远离不廷胡余的控制,他只有这么做的办法了。

“好!既然答应了,那就喝下三界圣水,彻底洗去你……”

“为什么要喝下圣水?难道你是要彻底控制我嘛!”

呼延长风断喊着打断了不廷胡余的说话。

他早就听说了,三界圣主为了控制所有追随着,尤其是身边的贴身护卫,苦练多年之后,才有了圣水的提炼。而这种圣水,虽然从表面上看可以提高体能,但实际上是一种秘制的迷药,可以控制着人的大脑变成最忠实,无叛逆的人。

“如果你不喝圣水,就说明你并没有真心想着降伏与我。”

不廷胡余怒吼着,挥臂一挡。

骤然间,一股黄红蓝三色汇成的轻雾,仿佛一条三色巨蟒,哗然飘出。就在不廷胡余挥动第二次的时候,三色巨蟒跃空而动,绕着呼延长风的身体旋转了三次之后,突然向前飚出。

轰隆,一声暴响。

哇啊!惨烈的一声尖叫。

三色巨蟒炸裂的瞬间,帝俊应声倒地。

这一刻,呼延长风是看的真切,看得明白,想得也清楚了。

不廷胡余用最劲力击毙了帝俊。

而帝俊到了死的那一刻,也许还没明白自己为什么死。在浩杰的鼓吹诱惑和恐吓下,他是绝对没有想到不廷胡余竟然能亲自下手,而且是顷刻间的一招毙命。

“你怎么直接杀死了帝俊,他已经归顺与你,难道你还要下手。”

呼延长风语无伦次地怒吼着,心里已经乱到了无法整理的地步。无论怎么做,都是无法镇定,更是没法清晰思维。

此时,他感觉自己完全不是自己了,根本就没之前的任务思维了。仿佛在看到帝俊倒下的那一刻,自己也死了,灵魂早就抽离了身体。

“我这是替你报仇,是为你清除异己。”

不廷胡余瓮声喊着。

他好像因为看到了呼延长风的惊若慌乱,还是因为击毙了帝俊,想到了可以胁迫,反正,此时的他倒是喜悦了起来。

“帝俊与我的仇恨,我可以自己处理,你干嘛要替我做主?”

呼延长风咬着牙,狠得让全身的血液快要暴破了,可是,除了喊问一句,并没有更好的办法。

“像他这样的叛逆之徒,留着根本就没任何用处。”

“那你为什么要派人策反他,既然策反了他,就应该任用他。”

“策反他只是想瓦解他进攻北狄国的信心,想调停两国的激战,并不是我真心要用到他。”

“可是两国的激战并不是因为帝俊挑起,而是北狄国首先发动的侵略之战,才有了帝俊的奋起剿灭,这是淑士国保卫之战。你作为三界圣主,应该做事公平,判断是非准确有据一点。”

“在我三界圣主眼里,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引起的战乱,但是,帝俊率领的淑士国将士却踏入了北狄国疆土,这就是我评判的标准。”

不廷胡余微笑了起来。

他的神情就是那种找到理由之后的兴奋,就是因为有理有据而高兴,更是因为彻底说明了原因而喜悦。

“你是个彻底的混蛋,北狄国的将士在灵山门台十大灵巫师的参战下,侵略到了淑士国的疆土,快要到达国都了,你为什么就没看见,为什么就没动手调停,而偏偏要这个时候出来调停,这分明就是肆意妄为,草菅人命的胡作非为。”

呼延长风想不到还能用什么更恶毒的话来骂,但是,心里懊丧到了极致,也后悔到了肠子疼的感觉。

从边陲要塞直接进入北狄国的计策,是他自己提出的,而且是在众人反对的情况下,通过白洁的说和才改变了帝俊的决心。可是,万万没想到是,这次的战略,竟然是导致所有人员灭亡的关键。

想着的时候,呼延长风转眼向着白洁欲哭无泪,想喊无法开口,连个动一下眼帘的能力都没有的样子,痛苦已经变成了痛恨。

他痛恨自己的献计,更痛恨自己的妄为狂大。如果不是因为自己,那么多人就不会死于非命,白洁也不会被不廷胡余用劲力控制,更不会被堵住嘴巴无法说话。

可是,这时候,呼延长风似乎想明白了,也真正的想清楚了。

“圣水喝不喝?”

不廷胡余怒声催问。

抬起头的呼延长风长叹着,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好像只是长叹的动作。

“喝吧!你说怎么做都行,我就一个心愿,立刻放开白洁。”

他低沉而又微弱地说完之后,双膝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噗,一声。

扑通,一下,白洁从劲力包裹中落在了地上。

“立刻送圣水让呼延长风喝下,否则你们必须死。”

不廷胡余说着的同时,挥臂一震,身边的护卫端着一个精致的陶碗,很急切地递给了白洁。

当帝俊倒下的那一刻,当不廷胡余狡辩说话并下达要喝下圣水的时候,呼延长风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结局,而且是没一点改变的死结。

他抬目瞅着双手端着陶碗,如履薄冰的白洁,唯唯诺诺的走姿,噤若寒蝉的表情,眼前好像提前一刻,看到了落日的黄昏,也看到了黑夜降临中,与自己一起奋战过的詹云汉阳,郭靖,郭彦君,还有……(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