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z oo猪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嘿嘿!”,丽娜双眼通红的一笑,顿时让九号感觉到了责任。

东西很快就搬完了,在丽娜依依不舍的告别声和祝福声中,九号坐上了赶往费城的飞机,像只小鸟一般,在云雾间自由地穿梭。

二十多个小时,九号在赶路中渡过,费城的繁华,比起索马里的落后和暴乱,简直是天堂和地狱的差别,让九号压抑的心情愉悦了不少。

就在九号刚走不久,一直畏缩在公寓里的丽娜,突然眼睛变得通红,犹如冒血一般,跟常人无异的耳朵,也变得尖锐修长。

十指的指甲以极快的速度生长着,转眼间就有十公分长短,她猛地一转身,拉开紧闭已久的窗帘,满脸愤怒的看向对面的高楼,眼睛里满是杀气。

“嗖!”,一阵白影飞过,丽娜已经出现在一个伪装的毫无破绽的狙击手旁边,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长长的指甲穿进脖子。

80公斤的大汉,就这样被一个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悬空地抓起,艳红的血液顺着指甲直流而下。

“啊!”,反应过来的狙击手一声惨叫,双腿停止了挣扎,艰难地转过了脑袋,看到了一脸愤怒的丽娜。

“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对我进行跟踪和监视,你们这是找死!”,丽娜的声音低沉又冷漠地说道。【文学楼】

“说!你们一共来了多少人!”,丽娜用命令地口吻问道。

“咳咳咳!”,狙击手双脸因为憋气变得通红,想说话却直接地咳了起来,鲜血也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丽娜稍微松了一下手,让他能够脚尖够着地面,他才能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来。

“大…大…小姐饶命,我们也是奉命行……”

“别叫我大小姐!”,丽娜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是!”,那个狙击手放弃了一切反抗,就那样被丽娜提着,他知道,他越是反抗,会死的越难堪。

丽娜松开了紧掐着狙击手的手,他就像瘫软了一般跌倒在地,双手捂着不停冒血的脖颈。

“你们一共出来了多少人?”

“三个!”

“很好!”丽娜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常人难以察觉的光芒,继续说道:“我现在命令你,找出他们的位置,我要看到他们脑袋开花的瞬间!”

“这……!”

“你找死!”,丽娜说着,就打算动手。

“是!是!”,狙击手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任由脖子不停地冒血。

面对死亡,是谁都难免产生恐惧,那怕是训练有素地杀手。

“八点钟方向,距离1880米!”,狙击手恐惧地看着丽娜报到。

丽娜拿起来狙击枪,顺着他说的方向看去,在屋顶的地方,有一片跟房色差不多地塑料,不时的会动一下,虽然很细微,但是透过狙击镜,一切就无处遁形了。

丽娜将狙击枪扔在了地上,双手抱胸,眼睛看着那个狙击手的位置,金色的头发随风飘起,衣服也扑扑作响。

“呯!”的一声,子弹划破空气的声音传了过来,远处的塑料剧烈地抖动了一下,就再也没有动作了。

“很好,下一个!”,丽娜面无表情地说道。

“还有一个已经走了!”,狙击手哆嗦着说道。

“去哪了?”

“跟着跟你一起的那个男的去了!”

丽娜听到跟着九号去了,冷漠地脸上稍微有了点色彩,不过很快就恢复如初。

“作为一个杀手,不惊、不慌、不乱、不怕死!你做到了哪点?”,丽娜转过头看着狙击手说道,语气地冷漠,比起五号有过之而无不及。

此时的她也已经恢复到了以前的样子,乖巧可爱的样子,弱不经风地身材,可以迷死一大群人的容貌……

“你已经失去了做杀手的资格,是你自己咬破嘴里的胶囊,还是我动手拧断你的脖子!”

“大小姐饶命啊?”此时的狙击手终于知道,他犯了怎样的错误,但事已至此,只有跪地求饶,看能否保全性命。

可是丽娜好像没有听到一般,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风轻轻地吹过,狙击手的眼睛突然间变得坚韧了起来,这一下,才像个杀手,可惜,一切太迟了。

他的上下颌一用力,一声轻微的“噗嗤”声传了出来,然后慢慢地,从他嘴的方向,传来了阵阵犹如硫酸腐蚀的声音……

此时的楼顶,只剩下了丽娜一个人,还有那个狙击手的衣服和那一杆狙击枪。

丽娜拿出了狙击手留下的任务接收器,熟练地发了一串代码,头也不回的向着公寓地地方走去,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一般。

费城!

九号看着面前的大楼,这栋楼就是任务目标,铁栅栏成圆形的把整栋楼包围着,这些都不是难事。

最主要的是,里面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监控,铁栅栏里,十步一岗站满了持枪的保安,子弹随时上膛。

不知道的人看这是些普通的保安,但九号知道,这些人都是一些身经百战、杀人无数的雇佣兵。

就在九号专心的观看里面的防御时,任务接收器传来了滴滴的声音。

“九号!”,九号接通后,没有看是谁,只是随口应了一声。

“怎么?是不是有困难了?”,五号的声音传了过来。

“有事快说,没事的话,我没时间陪你废话!”

“咯咯!”,五号的笑声传了过来,酥的让人忍不住想看看她的样子,就连九号也不例外。

“这可不想我们的九号啊,从来没发现你这么认真过,连被人跟踪了也不知道!”

“唰”的一下,九号回头左右看了看,的确是马虎大意了,太过投入眼前的事,让他失去了应有的警惕性。

突然想起自己这样,对方可定就发现他已经发现被跟踪了,很可能会提前动手,又有意无意的转过了头。

“你是怎么知道的?”,九号有些疑惑,组织知道他被人跟踪,那么肯定还有一个组织的人跟着他,或者不止一个。

九号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假设被这么多人跟踪,自己却毫无知觉,自己什么时候死的都不知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