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抱着我那里顶着我

林枫差点儿被一口酒呛住,他把杯子狠狠地往桌上一放,大声说:“嘿!敢情你他妈是在这个地方等着我呢!”

秦思昊笑得有些尴尬,“昨天跟你提车的时候,我不是拍了照片吗,完事回家,我同学就问我干嘛去了,我就说提车去了,我也没说清楚就给她发了几张照片,她就以为是我买的呢。后来我也没解释。她昨天跟我说让我去见她的时候开着新买的车回去,我这不是犯愁了么。”

林枫心里有些气愤,但他楞是没有太过于表现出来。和秦思昊几十年,他对秦思昊太过于了解了。

小时候的秦思昊成绩好,总是不乏被人夸,他是在别人羡慕的眼光中长大,所以渴盼着永远让人羡慕。长大之后的秦思昊并没有像小时候那样高高在上的优势,只是生活在不高不低的地步,他从高处落下,多年来心有不甘,依然希望众星拱月,太过于要面子了。

林枫现在也有一些为难,按他的性格来说,借给秦思昊车他无所谓,关键他借的是原莉莉的车,原莉莉一天没碰,若是回头知道车被林枫借走,难免不会借题发挥。想到这儿,林枫说道:“兄弟,这个我真帮不了你了,这第一,车是莉莉的,我做不了主;第二,这事情一旦处理不当,难免东窗事发,到时候周子蔚问责,我也逃不了干系。你大可找个借口就说车牌照还没上,流程还没办妥。实在不行,你就开我的x5去好了,我无所谓的。x5又不比s400档次低,这样成不?”

秦思昊的脸色有些难看。他虽然知道这是强人所难,但林枫拒绝了他还是让他觉得很没面子,愤懑的说:“算了不借就不借吧。疯子,其实我想跟你说,若我换成是你,你换成我,我一定会借给你的,现在不过是我没钱,我要是有钱,一定比你大方的多。”

林枫心里有些不爽,但他又觉得秦思昊为了一个不相干女人和他生气非常可笑,看来秦思昊真的走火入魔了。

秦思昊说:“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你和你女神以后都是这样骗来骗去的吗,有多少斤两吃多少饭,死要面子活受罪。你抱着玩玩的心态就可以了,何必这样认真!”

“打住!”秦思昊脸现恼怒之色,“你自个儿天天破事儿一大堆,别他妈摆着毁人不倦的样子,老子知道几斤几两,还不需要你过来教育我!一句话说完,爱借不借。”

林枫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拿起手包和车钥匙,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还懒得管你呢,不借!自个儿吃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秦思昊等林枫走远了之后,才后悔自己刚刚说的话似乎说重了。林枫又不欠他的,只是他自己摆不清楚自己的位置。林枫借给他是人情,不借给他是本分,这是小孩子都懂得了的道理,可是秦思昊却冲动的时候,根本听不得别人说半个不字。

他是家中独子,虽然家庭条件一般,但是从小养尊处优,不曾受过白眼,长大之后,谁若拒绝他一句,就会让他感到世态炎凉,所以他历来都是如此,在没想好之前,从不敢轻易说出口,说出口的东西,想尽一切办法也要得到,当年追周子蔚便是,能追得上周子蔚只因他觉得若是追不上她,从此就会在同事面前抬不起头来。而当年没有追叶小倩,只因为他觉得追她是高攀,叶小倩在学校众星捧月,他秦思昊哪怕是再优秀,但对手太多。经过精密演算,没有什么胜算,所以他才不说。

都说有志之人不为五斗米折腰,而今秦思昊为了借车却被劈头盖脸的教育了一通。秦思昊把自己和林枫在一起做了一个对比,越想越难过,独自一个人喝了七八瓶酒,实在是撑不下了,才付钱回家去了。

林枫打开唐琪的房门,顺手把打包好的晚餐放在了茶几上,黑着脸往沙发上一坐,火冒三丈的说:“岂有此理——”

唐琪躺在床上面无血色,看到林枫勃然大怒,以为是他发现了自己的问题,心里打了一个激灵,切切诺诺的问道:“枫……枫哥,你,你怎么了。”

“还不是被耗子给气的!”林枫怒不可遏,“他妈的他勾搭上了他大学女同学,离这儿一千多里地,跟人家女的吹牛说自己新买了个奔驰,要借我这个车去千里约炮,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枫哥,我当我做错了什么惹你生气了呢,吓死宝宝了。”唐琪一脸的委屈。

林枫本来想发句牢骚,一看唐琪惊惶失措的样子,赶紧跑到床边,把唐琪的手捉在手里,对着手背又摸又亲,“宝宝,不好意思啊,吓着你了。”林枫把关于秦思昊借车的事情转述给了唐琪。

唐琪这个时候想起刚刚林枫说,秦思昊要借林枫给原莉莉新买的车,心里一阵恨意,她见不得林枫对原莉莉好,尤其是对新买奔驰车还带着她去提车更为不满,老早就盼着车子要是被人撞坏了就好了。唐琪说道:“枫哥,你跟耗子从小玩到大的对吧,不能因为借不借车的事情跟耗子闹翻了,人家要是能买得起也不会问你借的,张口已经显得人家矮了一截,你再斥责他,他肯定会觉得没面子咯,所以我觉得吧,你成人之美,借给他开开两天嘛。”

“宝宝,你的意思是我不借给他小气了是么,其实吧,借给他也没什么问题,大不了我老婆回来我说是我帮他磨合车开的,但我担心,就耗子那个猪脑子,保不齐以后东窗事发,到时候他老婆怨到我头上,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唐琪笑了起来,“你不怕自己老婆,倒是怕起别人的老婆来了!”

林枫胸膛一挺,“我有什么好怕的,他想作死,那我成全他便是了。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秦思昊躺在床上,手里拿着手机,他不知道该怎么和叶小倩说,车没借到,他就没法在叶小倩面前显摆,瞬间感觉底气不足了,老半天楞是不知道该给叶小倩发什么消息。

手机响了,是林枫打过来的。秦思昊想接电话,又觉得自己刚刚指责林枫有点儿不好意思。等铃声响了一会儿,把心一横,还是给林枫道个歉吧。想到这儿,他接通了电话。

“疯子,吃饭的时候不好意思啊,我有点儿冲动了,不该那样说你。”

“嗨,有什么呀。耗子,刚刚我说话冲了点儿,没考虑到你的感受,你明天早晨过来琪琪这儿把车开走吧,我可跟你说清楚,以后若是你家老婆问了起来,千万别说开我的车去千里约炮的。”

秦思昊一听来了精神,“疯子,谢谢你了啊,你放心,我最多两天就回来了,车我会仔细开,回来毫发无损的交给你,你总该放心了吧。”

秦思昊挂完电话,兴奋得睡不着觉,他赶紧给叶小倩发了一条消息:亲爱的,我明天去你那里见你,今晚早早休息,明天还要开一天车,晚安,好梦!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