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文越污越好

江父看着他们在他的眼前消失,他不爽的上了汽车,快速的追上去,看见在马路边拦车的他们,按了几下喇叭让他们上车。

江母却不太愿意,执意的拦出租车,而这个时候的车好像是约定好了一般,一辆空车都没有,江父摇下车穿说道:“他是我打成这样的,我有义务送他去医院,给他一笔医药费。”

江母犹豫了一下扶着男子上他的车,而男子显然是被他打怕了,挣扎着不愿意来去,江父不爽的吼了一声:“快上,还要我继续的打你吗?”

男子哆嗦了一下上了车,江母也跟着坐了上来,她怕她不跟过去,他会把这个男子扔荒郊野外喂狗。她相信他觉对是做的出来。

到了医院他好像进了自家的后院,安排了医生护士看护,完全不用她任何插手就完成了,江父在二十分钟内安排了一切,牵着她的手离开。

“你牵我的手干什么。”江母质疑的甩开他的手。

江父有一瞬间气炸的感觉,在床上什么事情没有干过,现在牵一个手反而三贞九烈了,不过他还是压抑住对她说:“你明早还要去上班吧,我送你回家。”

江母想起了明天早上还有晨会,要其早床,看见那个人被安排的不错,她也就不去添乱了,早些回家休息,她被他牵着手上了车,坐在副驾驶位的时候,她才想到牵手和明早上班没有联系吧,扭头就看见得逞的人勾着嘴角笑的一脸愉悦。

江母觉得她越来越看不透这个男人了,明明是他不屑和她在一起,现在又来找她干什么,保姆的工作干的太出色了,她离开他有些不习惯。

她讽刺的笑了笑,等过一段时间就好,谁没有了谁都是一样的活,何况还是他根本就不在意的女人。

江父再次把车开到了她的小区,只是到了后他并不离开,而是要跟着她上去喝茶,江母肚子都饿的咕咕叫了,急着上去做饭吃,他要跟着就由着他跟着好了。

结果他来到她的房子一点也不客气,一边喝茶一边吩咐她说道:“今天有点想吃鱼,简单的一个清蒸鱼吧。”他这样说好像他还很体贴她一样,随便简单一些的做,可是她根本就没有打算今天做鱼吃。

不过她进了厨房准备食材的时候,终究还是把鱼拿了出来,她自叹自己真的是被他奴役习惯了。

菜很快的就上桌了,她故意多蒸了一杯米,而这个家伙好像很久没有吃过饭一样的,竟然恨不得把她碗里的饭都抢过来吃掉,江母实在是受不了他看自己碗的目光,终究是食不下咽的,把碗放了下来推给,你赢了。

而这家伙吃完了饭却还是不走,把江母往卧室里面拖,她奋力的挣扎:“你干什么,我们已经分开了,你有这么多女友可以睡,拽我这个你睡都睡腻的女人干什么。”

“有一段时候没有睡了,想重温一下睡腻的感觉,而且我并没有在离婚协议上签字,在法律上你还是我的老婆,有义务陪我睡觉。”江父把耍无奈进行到底,觉得拖着麻烦直接就横抱起来进了卧室。

一进去就把她压在床上,无论她怎么的抗拒都没有用,还一脸无耻的说道:“你越是挣扎我越是兴奋,想不到还能在的身上找到一些新鲜的感觉,不错呀,有进步。”

被他这样一说,她挣扎也不是,不挣扎也不是的了,在这个空隙,他解开了她的衣服,狠狠的亲吻她,把今天遭遇的不满都发泄了出来。

江母这个时候肠子都悔青了,她这完全是引狼入室,怎么就答应他了来家里吃饭,而后还让他吃这么多,这完全是吃饱了好干事。

她感觉自己好像自愿放在火烤的羊,还要自觉的把调料都放好了,让这只狼来大快朵颐。

江父好像打了兴奋剂一样的,竟然在她的身上整整折腾了一夜,第二天要去参加晨会的她终究还是没有去成,江父当着全身无力的她,给她上班的公司挂了电话,帮她请了一天的假。

如果她还有一点力气,她真想冲上去和他打一架,就算是飞蛾扑火也好,至少把心里的这一口怨气给发泄出来。

可是她现在只能用一双幽怨的眼睛看着他,显然用眼睛杀人都是科幻片里面的事情,何况还是对一个厚颜无耻的家伙,他完全可以无视她的眼神,还有悠然自得的低头亲吻她的额头,把手放进被子里面揉捏她的身体,轻轻的问道:“早餐要吃什么,喝粥还是吃牛奶三明治。”

江母不啃声,想他做出来的早餐估计不是人吃的,她可不想被毒害死,虽然她的生活悲惨了一些,可是好死不如赖活着呀。

江父见她不说话,摸了摸他的脸,起身去了厨房,半个小时手他拿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江母带着批判的眼光去看他做的早餐,竟然还颇有卖相。

不过摆的好看不等于味道好,当江父把三明治送到她的嘴边时,她在香味的引诱下张口吃了一口,没有想到一吃就停不下口了,这么美味的早餐是他做的吗?不会是喊的外卖吧。

江母怀疑的看着他,不过这时江父并没有觉得什么得意,其实他时常的给情人们做早餐就当是情人在一起的情趣,却从来没有给朝夕相处的她做过。

“这个是你做的吗?”江母还是忍不住的问出了口。

江父对着她笑了笑:“你喜欢吃,以后我每天给你做。”

江母只当是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并不在意的把脑袋埋进被子里面继续的补眠,等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早餐显然已经消化完了,肚子饿的咕咕叫的她起床找吃的,却发现他没有离开,而是拿着笔记本坐在靠窗的桌子上处理公务。

这时阳光正暖,让他整个人都好像镀了一层金边一样,她一只都知道他很帅,不过现在看过去,觉得他帅的完全要让人沉醉进去。

“轰”的一声,她不小心撞到了桌角,她有些心虚要离开客厅的时候,被他给一把抓住了,他蹲在她的面前看她的小腿,就见青紫了好大一块。

江母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没事的,你忙你的,我去厨房找吃的。”

江父强制的让在她坐在沙发上,找出了医药箱认真的给她上药,看见江母在药的刺激下一脸忍痛的表情,不由的更加的轻缓了,还轻轻的吹她的伤口。

江母看着给自己上药的江父说不出的感受,准备和他结婚的时候,她还幻想过,或者他是一个值得托付的男人,会对她温柔以待,不够来发生太多的事情,让她明白幻想都是笑话,她庆幸他对她一惯的冷漠,让她不至于对他深爱。

可以在婚姻里面得以脱身,寻找新的幸福,虽然幸福很难找,不过她不急,她可以静静的看一路的风景慢慢的等待。

但这个家伙又突然的闯了回来,还这样温柔的对待她是什么意思,还是在报复是她先提出的分手吗?他要让她离不开他,然后再分手,看她痛哭流涕的样子,不过这个会不会太无聊了,江大总裁应该没有这个闲工夫吧。

她真是不习惯被他这样的照顾,她习惯被他置之不理,在疼痛脑热的时候,自己打救护车把自己送到医院,躺在病床上不敢睡,自己看着输液的瓶子,就怕睡着了瓶子的药水没有了,不及时的喊护士,把空气输进去。

那些日子虽然身体不难受,可是心却能坦然,而他现在这个样子,让她的心里突然的升起一种难受。

江父给她擦完了药水,抬头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乖,忍忍就好了,下次可不要在粗心大意。”

他说完去厨房里面把他做好的食物热一遍,再端出来给她吃。

看着他在厨房里面忙碌的背影,她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那些最难的日子没有哭,这是时候却忍不住眼泪,这样分情景她也不是没有幻想过,只是真的展示在她面前,她却已经抗拒的没有点能接受了。

在他转身前,她抹去自己的泪水,从厨房里面走出来的江父还是看出了她的眼睛红红的,眼睛还有残留的泪水。

他低头亲吻她的眼角说道:“怎么了,腿就这么疼,要不我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江母摇头:“不用了,现在已经好多了。”

她装作若无其事的吃他端过来的食物,吃完了擦了嘴对他说道:“今天谢谢江大少爷了,大公司还等着你去管理,你就不要在小女这么浪费时间了。“

其实江父现在很不喜欢她故作体贴的样子,对着她说道:“出这么多钱请的ceo又不是吃闲饭的,事事都要我亲力亲为的不把我给累死了,今天我给自己放假了。”说着他暧昧的看着她:“其实昨天晚上这么激烈我也累到了,要不我们一起在去床上躺一下。”

江母明白孤男寡女的躺在床上没有好事,推脱的说道:“我已经躺的时间够长了,你自己去躺着就好了。”

“可是这样冷的天自己躺着多无趣,总要做一些热身运动。”江父说着不容江母推辞,抱着她进了卧室。

这个禽兽又是这样,不是说他累了要好好的休息吗?完全活像打了鸡血一般,比昨天晚上还要兴奋,这热身运动一只持续到了傍晚,太阳都要落山了才结束。

江母悲哀的发现自己完全的不能动了,她埋怨的说道:“你的那些女人都死绝了吗?有多久没有做了,在这里找我拼命。”

“最近外面不少得了a字开头的病,我怎么能去冒着生命的危险去图一时的快活呢?还是你这么安全,虽然乏味了一点点。”江父死要面子的说道,其实他这一段时候满脑子的都是她,那里有什么心情去顾忌别的女人。

江母没有说话,她愿意他对她冷漠一些,因为他这样的男子太英俊,太有手腕,也太花心,很容易就会伤痕累累,她情愿从来没有爱过,也不会太过受伤。

江父见她没有说话,有些心虚的怕她把他说的话当真了,好一会儿憋出一句话来:“我刚才的话是开玩笑的,我现在对她们那些女人没有兴趣。”说完江大总裁的脸红了起来。

江母猛的睁开眼睛看着他:“你不用告诉我这些,就如你说的,我们还是法律上的夫妻,我尽义务也是来理所当然的。”

红脸的江大总裁一下子就脸色发青了,不爽的对着她吼道:“你觉得你只是在尽义务。”

“嗯,不然呢?我们真心相爱?”江母讽刺的看着他。

他非常讨厌她这个表情,把自己的下巴靠在她的肩膀上,脸埋进她的颈窝,不在去看她,只呼吸着她身上的味道。

江父闷闷的问:“你觉得什么样子的两个人是真心相爱。”

“没有体验过,这个我不太清楚,不过我知道,反正不是我们这个样子的。”她说着闭上了眼睛,她累的全身都要瘫痪了极需要补眠。

两个人都沉默了下来,卧室安静的能听见彼此的互相,明明两人靠的这么近,可是却有一种远在天边的感觉。

次日,果然还要继续的请假,江母幽怨的都想杀人了,为了反被这个家伙,又要发泄他的****,她强烈的要求他去公司上班。

他离开的时候说道:“晚上我回来吃饭。”

“回来吃饭,这里又不是你的家,你回你的家吃饭呀。”江母不满的说道。

江父无所谓的笑了笑:“老婆在什么地方,什么地方就是家,我当然要回这里。”

她心猛的跳了几下,他竟然喊她老婆,她重新的上下审视他:“你是不是被鬼上身了,竟然说出这样的话,要不我给你请个道士做做法怎么样。”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做好晚饭,等我回来吃饭就好。”江父说着转身离开,上班去了。

江母明显受了不小的惊吓,想自己是不是还没有睡醒,竟然做了这样惊悚的梦,她要好好的再睡睡。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