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校花的呻呤

<!--go-->

五年后。

蓝岛的天空依旧是那么的蓝,海风微微拂面总是带着淡淡的咸味,

蓝氏集团全球总部大楼。

李秘书一身干练的套装,手里抱着厚厚的资料,优雅的抬起手,敲着总裁办公室的门……

“进来!”

“总裁,这个是这季度全球各公司报回来的财务报表!”李秘书将手中的资料放到了蓝昊焱的办公桌上,又说道:“美国分公司今年二十周年庆典,杰克总裁希望您能莅临!”

“嗯!”

“另外,荷兰分公司下个月季度强打的cass将是收购政府在东区的超过五万公顷的牧场……”

“嗯!”蓝昊焱依旧头不抬,批示着文件,冷漠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李秘书推了推镜框,继续说道:“t市分公司打算今年收购月亮湾做度假村……”

“铃铃铃——————”

蓝昊焱电话响起,他微微抬手示意李秘书稍等,方才接起电话。

“爹地,爹地,你快回来啦!”

刚刚接起电话,里面就传来了好听又稚嫩的同音。

蓝昊焱微微靠在座椅上,嘴角含笑,连眼角都笑弯了,柔声的问道:“丝丝怎么了?”

“爹地……你回来啦!”蓝丝雨娇嗔的撒娇着,说道:“爹地,澄澄欺负我……”

蓝昊焱的笑意更加深了,问道:“妈咪呢?”

“妈咪也欺负丝丝,哼!”

蓝昊焱能感应到此刻女儿正嘟高了她那红艳艳的嘴唇,眼睛里一定是闪过狡黠。

“既然是这样,那肯定是丝丝做错事情喽!”

“我不管啦,爹地如果不会来,丝丝是一个对两个,肯定没有胜算,你回来啦,回来啦……”蓝丝雨使出浑身解数,对着电话里死劲的撒娇着。

蓝昊焱无奈的摇摇头,嘴角好似有些无奈,但谁都看的出,他那个笑是甜蜜的负担,“好好好,爹地马上就回来,好不好!”

&nbsua!”蓝丝雨对着话筒大大的给了飞吻,然后挂断了电话。

蓝昊焱放下电话,对着李秘书说道:“回复美国方面,届时我会去,至于……浩轩那边,你让他自己拿主意吧!”

说完,拿起外套,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李秘书微微一笑,对于总裁刚刚的样子他至今都有些不习惯,好似,从给他当秘书开始,他就一副冷冰冰的,万事都冷漠的对待,脸上从来都看不到笑容。

可是,只从和夫人结婚后,总是能看到他柔和的一面,尤其是蓝岛上添了一对可爱又心疼的双胞胎。

当蓝昊焱驱车刚刚到了蓝庄,就看见门口一个娇小的身影向自己挥着手。

将车停放到一侧的停车场上,刚刚下车,一个身影就扑了过来。

“爹地……”蓝丝雨爬上了蓝昊焱的身子,搂着他的脖子,将头也埋进了他的脖颈间,撒娇的喊了声。

蓝昊焱抱着蓝丝雨往庄里走去,边走边问道:“丝丝给爹地说说,为什么澄澄和妈咪欺负你啊?”

“哼,人家要去找二叔,可是,澄澄说,二叔最近工作很忙,不可以打扰,妈咪也不让人家去……”蓝丝雨一脸的委屈。

蓝昊焱一听,无奈的摇摇头,说道:“二叔最近在忙t市分公司的收购合并案,等忙完了让妈咪带你过去,好不好?”

“可是,人家想二叔了啊!”蓝丝雨的最嘟的高高的,连腮帮子都鼓了起来。

“这样吧,爹地过几天要去美国,那带丝丝去看玥玥小姨,好不好?”

“真的吗?”蓝丝雨一听,顿时来了精神,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问着。

“真的……”蓝昊焱刮了下蓝丝雨的小鼻头,肯定的说道。

“好耶!”

蓝丝雨兴奋的拍着小手,从蓝昊焱的怀里挣脱了下来,边跑边喊道:“我去告诉澄澄,我们要去看玥玥小姨了……”

蓝昊焱看着那欢快的小身影跑走的样子,一脸的满足。

时间过的真快,一晃五年时间过去了,丝丝和澄澄都已经四岁了!

“还是你有办法!”

不知道何时,萧沫沫苦着脸从一侧走了出来。

“我和澄澄劝了她好久,就是哭着闹着要去t市找浩轩,你到好,三两句搞定了……”萧沫沫恨恨的说着,嘴角撇了撇,“我总怀疑,丝丝到底是不是我生的。”

蓝昊焱上前搂过萧沫沫的肩膀,淡淡一笑,安慰道:“丝丝主要是遗传了你!”

“嗯!啊?”

萧沫沫开始没有反应过来,“蓝昊焱,你什么意思,意思是说我也不听话,很闹腾……是不是?”

“我有说吗?”蓝昊焱一脸的无辜。

萧沫沫一把推开蓝昊焱,单手插着腰,另一只手指着蓝昊焱吼道:“好啊,和女儿同一阵线来欺负我……蓝昊焱,有本事你今天不要进房间!”

蓝昊焱一听,顿时俊脸上黑云密布,一把搂过萧沫沫,将她紧紧的禁锢在怀里,柔声的说道:“不要生气,我刚刚和你开玩笑的,我就喜欢你这样,不管经过多少事情,你都能让自己快乐,也可以将快乐带给身边的人,我一直很感谢上苍,让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并且,我能够及时的抓住你……”

萧沫沫躺在蓝昊焱的怀里轻轻的笑了,笑的幸福,笑的灿烂。

她喜欢蓝昊焱给她说甜言蜜语,每次不管有多少火气,都能被他那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所迷醉。

她爱这个男人,一直都很爱!

想着,萧沫沫圈住蓝昊焱的腰身,微微阖上眼帘,轻声的说道:“我也是!”

<!--over-->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