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起衣服含着乳

醉仙楼花锦绣也知晓此地甚为难以定座,据说要提前十日方能订座,而今明景澄竟是这样就上来,显然是这里的常客。&乐&文&小说 {www}.{lw}{xs}.{com}

“我不用订座。”

明景澄直接牵着花锦绣的手走了上去,两人在楼上的雅间坐下,这私下也无人。

“你且在这里放下,若是有人问你,我去往何方,你便道不知道。”

明景澄简单的交代了,就闪了。

花锦绣不知他将要去往何处,就呆坐在此处。

过了一刻钟,果然有人走了上来,那人花锦绣不曾讲过,他四下观察了一翻,没有发现明景澄的镜子,就再次追问其花锦绣来。

“与你一道来的男人去往何处了?”

果然不出所料,那人果然是来问明景澄的情况的,花锦绣则是直摇头,答曰:“不知道。”

那人自是不信,方才他明明就瞧见了,瞧见明景澄与她一道来的,自己一直跟在后头,突然之间就不见了,莫非这里有什么暗格,看样子也不像。

醉仙楼只是一个普通的酒家而已。

“你当真不知晓?”

那人露出了十分可怕的面目,这是在威胁花锦绣。

“不知晓就是不知晓,我会骗你不成。”花锦绣坐在那里,竟是安静的吃起饭来了,她知晓来人是不信。

也就没有管他,也知晓明景澄定是会回来救她的。

“你……”

那人也不稀罕和她这个妇人一般见识,当即就笑了笑,说道:“你既是如此的,哪边这样也好。”

说罢也就走原来,前往他处。

此等消息很快就传到皇宫里头,李昂听说人跟丢了之后,就大为恼火。

“人里面都能够跟丢,要你们何用!”

近日来李昂的脾气越发的不好起来,经常大动肝火,这主要是他和太后两个人日益激化的矛盾有关系。

如今他已经长大成人,太后却迟迟不肯放权,他做什么事情都束手束脚的,根本就放不开,而今他的手下连一个明景澄都能够跟丢,这就是办事能力的问题。

“皇上息怒,那明景澄是到了醉仙楼才不见,我等觉得醉仙楼定然有……”那些人就将发生的一切跟李昂分析了一下。

李昂则是冷冷的一笑,随后就低着头。

“是吗?那你们还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去……”

那人听到李昂的话,当即就闪了,随后这大殿之中,一个人也没有。一代帝王李昂在此时此刻感到十分的寂寞。

他竟是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而他现在的一举一动都没有逃过赵太后的眼睛。

“是吗?皇上到底还是年轻了,他总是担心哀家不放权,哀家及时不放权哪又如何?哀家还能够活几年,他若是可以等的啊,熬也把哀家熬死了……”赵太后难得说出如此丧妻的话,以至于她身边的人根本就无法去揭她的话。

“太后……”

“你们莫劝我,我最清楚不过我自己的情况了。”

赵太后站直了身子,这些年的宫廷斗争,她已经有些厌倦了,只是如今刚刚到手的权利,她又岂能放弃呢。

权利这种东西,也年老色衰赵太后唯一可以抓住的东西,只有权利在手,她才可以享受那些恭维,那些效忠。

她根本就不敢想象,若是有一天她没了权利,李昂又不是她的亲子,到时候她又将是什么命运,说到底人性都是自私。

她迟迟不肯放权,无外乎也就是为了自己能够苟延残喘而已。

“太后,明公公那边传递出来的消息,大夏的太子爷确实和思柔公主无关。”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