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真湿这才一根手指

,。

云泽天望着小太监渐渐消失不见的傲慢背影,一时,也是琢磨不透皇帝怎么会突然召见他与他的女儿。不过,从小太监刚才说话的口吻与神色中,云泽天隐约意识到了绝不可能是什么好事。心底,冷静的稍一思忖,再联系自己暗中与一干官员正在筹划的、准备齐心协力孤注一掷弹劾右相宫宸戋一事,便倏然敛去了前一刻所有的神情,转过身背对着云止道,“你既然说,你不是我的女儿,那么,便请你马上离开东清国。”如此一来,他才能无后顾之忧,才能确保事败之后不会拖累自己唯一的女儿。

“可是,若云太傅不能带着在下前去面圣,恐怕”

云止微微沉默了一下后,道出自己心中的担忧,并不知云泽天与一干官员在背后正谋划之事。

“你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再说,你并不是我的女儿,我的女儿一直都不曾回来过,我又如何能带着女儿前去面圣。”毫无感情可言的声音,话语一字一句吐出。却不知,衣袖下的手已经握紧到了何种程度。

云止望着云泽天的背影。那背影冷漠如许,可她,却偏偏从这样一份冷漠中读懂了一种珍贵的感情父爱。云泽天他,不想她跟着他一道进宫去,想必是此趟进宫会有危险。但是,越是如此,她就越无法放心。思量之下,平静开口道,“皇帝显然是误将在下当成了云太傅的女儿。既然在下与云太傅的女儿如此相像,不如,就让在下先暂时充作云太傅的女儿,跟着云太傅进宫一趟。先过了眼下这一关,云太傅觉得如何”

“你不是我的女儿,这欺君之罪,我看还是免了。”

云泽天并不回头,话落,便抬步向着府门方向走去,“李伯,立即派人送送云公子出城,不得有误。”

李伯不知何时站在外面,听到声音,望向厅内的云止。却见她,神色沉凝望着云泽天的背影。明明是与当年一模一样的容貌,可眉宇眼梢却再找不到一丝当年的痕迹。

宫门口。

云泽天下了马车后,便向着侍卫把守的敞开宫门走去。

这时,却听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道车轮声与马匹嘶鸣声。本能的回头间,只见驾车的车夫竟是府内的下人。

下一刻,掀开的车帘后,但见一名一袭白衣、白色面纱蒙面的女子,缓步踏了出来。一头乌黑如缎的长发,绾成一个大方不失端庄的流云髻,再用一根简简单单的银色丝带系起、作流苏点缀。长长的衣摆,蜿蜒拖延在身后的地面之上。一眼望去,如月华倾泻于地。双手,轻握置于身前。臂上,挽迤丈许来长的烟罗白轻绡。不盈一握的芊细腰肢,用一条同色的锦带系住,悬挂一块精致的羊脂白玉。

一举一动间,若上善流水,优雅如画。

一刹那,云泽天仿佛回到了五年前。一声轻唤,不由自主脱口而出,“浅儿”

云止向着云泽天的方向不徐不疾走过去,面纱下的唇角在这一过程中,始终微抿一抹浅笑。随后,对着云泽天稍一欠身、略作一礼,“父亲,我们一起进去吧。”

“浅儿”云泽天片刻无法动荡,又一声轻唤后,便怔色着再没有了声音。

“父亲,是我。我们一起进去,莫要让皇上久等了。”云止浅笑颔首。随继,望着前方朱红的宫门微微深呼吸了一口气。既然已经走出这一步了,那么

“云太傅,别磨蹭了,还想让皇上等不成”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小太监尖锐的嗓音。

顿时,云止与云泽天一道回头望去。只见,在太傅府先行一步离去的小太监,如今竟落在了后方。说话间,似乎将什么东西快速藏到了衣袖下。

小太监斜眸撇了一眼云止与云泽天后,便越过两人向着宫内走去。

云泽天看着,这才慢慢反应过来。可是,要开口让云止马上离开的话,显然已晚了一步。最后,只能带着云止一道进宫而去。心底,忧心忡忡,有些忐忑不安。

宏伟、气派的皇宫,处处透着金碧辉煌、富丽堂皇。同时,也流动着权威的象征。难怪古往今来,不管是男是女,都争先恐后想要这里。

云止随着云泽天的脚步,在小太监的带领下一路走去。

除去云浅止的记忆,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踏入这里,说不出什么感觉。目光,将所及的景物尽收眼底。

半响,在一座悬挂着泰和殿三个龙飞凤舞字迹牌匾的庄严殿门前,小太监停下了脚步,让云泽天与云止两个人在外面候着,自己独自一个人走了进去。片刻,慢悠悠返回来,敷衍道,“你们且在此处等着,皇上与右相有要事要商谈。”

“是吗是在商谈要事吗”云泽天普一听到右相二字,面色,刹那间便冷沉下来一分。要事二字,声音更是明显加重。

小太监哼了一声,不作理会,转身下阶梯离去。

云止看着,再望着云泽天的容色,心下不由得微微疑惑,“父亲,你”

时间,在等待中缓慢的流逝。也不知,具体过了多久,只见,阶梯之下的宽道上,忽然驶来了一辆简素的马车。紧接着,只见马车上下来一名面容和善、黑色山羊胡须的中年男子与一名披着月牙白披风的年轻男子。

那年轻男子由人小心翼翼搀扶着,一眼望去,似乎身体有些虚弱与不好。

云止顿时低头,向着阶梯下方的那几人望去。隐约中,竟觉那一个年轻男子有些熟悉。

“八贤王”就在云止审视下方出现之人时,身旁的云泽天已步下阶梯。边出声相唤、边缓步向着来人迎了过去。而,也是在这时,云止才知道了几个人的身份。原来,之所以觉得那一个年轻男子有些熟悉,只因为他曾是云浅止的未婚夫。当年,云浅止与他,也有过几面之缘。可不想,就在云浅止刚刚及笄之际,却突然被封为公主,前往了南灵国和亲。

正所谓,圣旨如山,谁也无法相抗。

那一段定了整整十年亲的婚约,就这样硬生生被拆,宣告结束,无疾而终。

“云太傅,没想到你也来了”八贤王看到云泽天,也有些意外。目光,随之落向站在原地不动的云止,“那就是浅儿吗”

云泽天点了点头,望向八贤王身侧的裔世子,“八贤王,世子身体不适,今日怎么”

“皇上忽然传召,要本王带着裔儿前来面圣。”

“下官在不久前,也是突然收到皇上的传召,要下官立即带着浅儿前来。”

音落,云泽天与八贤王两个人,不由得微微凝眉、面面相觑了一眼。皆不知这其中,究竟卖得什么药。要知道,裔世子从小身体羸弱,几乎从不出府,更别提进宫了。此次,皇帝突然同时传召,难道皇帝是想可是,宣旨太监的态度与语气,却又让人觉得有些不太可能。不知不觉,反倒越发让人心生警惕起来

就在云泽天与八贤王对话期间,一侧的楚玄裔已经抬头,向着殿外屋檐下的那一袭白衣望去。

四目相对,这是自五年前那一日后,楚玄裔首次再见到云浅止。只一眼,那一个笔直而立之人、那淡然无波的神色、那从容自若的泰然让他丝毫难以与当年那一个柔弱的女子联系在一起。

云止亦望着楚玄裔,一身病容掩不住他卓尔不凡的气质。即使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也给人一种丰姿韵秀的感觉,宛如一块无瑕美玉熔铸而成的玉人。

这时,小太监那尖锐高昂的嗓音毫无征兆响起,直穿云霄,“皇上有旨,宣八贤王、裔世子、云太傅、倾倡主”

------题外话------

哈哈,未婚夫,云浅止以前的未婚夫~此处,不过才寥寥几笔诉说而已,不知亲亲们喜欢这个人不

下一章,且让宫看看偶们女装的云止,嘿嘿就是不知能不能秒杀到他~

云止,如果风华说,她的存在,便是传奇

不知会不会太狂妄了

可是,事实上却是,从这一刻开始,这一段传奇就要真正拉开序幕了哈哈~风华貌似已经有些热血沸腾与迫不及待了,亲亲们,跟着风华一起来吧。明日,下午更新,会是万更~么么,谢谢亲亲们一直以来的支持,你们的支持一直是风华努力的动力,元旦,再祝所有的亲亲们节日快乐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