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和帅哥那个

时间一晃就过去两天。

现在墨鸣和母亲正在厨房包汤圆,汤圆的寓意就是团圆。

今天墨鸣就要离开家,准备前往神秘莫测的海底墓群,作为母亲的不能帮到他什么,她只有在出发前和儿子吃顿汤圆,祝他一切顺利。虽说母亲知道顺利是绝无可能,因为五个月的时间,自己虽说不能查到关于太平洋海底墓群的资料,但是她认识傻妮,认识冒险世界。

得知海底墓群是传说中的死亡之地。

虽然母亲阵阵心痛,但是她的脸上还是作出开心的神情。

墨鸣自然知道母亲是强忍着开心,便开口安慰道:“妈,你也不用担心,就当我是去一趟海底世界旅游。再说我吃了我们做的汤圆,必定能够团圆。”

妈妈道:“我哪有担心?我对自己的儿子还是有一定的自信。你从小到大就很厉害,我怎么会担心你呢?”

墨鸣苦笑道:“可你眼睛怎么红得湿润?”

妈妈道:“能够一起做汤圆,我高兴,我开心。”

墨鸣自然知道母亲在担心自己,心中叹息一句便转移话题道:“妈,你五个月都在做什么?有没有天天跑步?有没有按时按点吃饭?有没有碰到喜欢的人,给我找个后爸?”

妈妈黑着脸等着墨鸣,说道:“你居然还敢开我的玩笑。我都什么年纪,还找后爸,亏你想得出。”

墨鸣看到妈妈的脸上有了些往日的神情,不再是强装出来的开心,说道:“那你五个月都在做什么?”

妈妈道:“吃饭、上厕所、睡觉。”

墨鸣顿时无语:“我这不是问这个,我是说你有没有做别的事情。”

妈妈想了想,说道:“你这样说我还真想起来有件事。我特别无聊的时候就去找了一个中年男子,没想到人家有几十亿的财产,我当时就吓了一跳,然后说明来意,就很顺利地跟他聊聊天谈谈事情什么的,后来就经常喝咖啡,还去结婚的礼堂看了看。”

墨鸣手中的汤圆顿时被捏成饼状。

然后就吧啦跌落地面。

吞吞口水,摇摇脑袋,可妈妈根本没有注意到墨鸣手中的汤圆已经跌落地上,依旧陶醉说着话:“但是我对结婚礼堂实在不满意,商量着就换一个,谁知道走了五六间,还是觉得不太满意,然后我就建议再走走。

你猜怎么着?

我看上了一个富丽堂皇的结婚礼堂,但是办一次婚礼要二十万。

我顿时就骂了那里的服务员,谁知道中年男子说是不是便宜了一点。我当着服务员的面也将他骂了一顿,说二十万还便宜,是不是嫌钱多,钱都的话就捐给孤儿院。

他顿时说不出话来。

最后我们继续走,你猜后来发生了什么。”母亲说到这里停顿了,明显是想引起墨鸣的兴趣。

但是墨鸣听着听着,脸色愈加黑愈加深沉。

内心阵阵翻滚,妈妈真的给自己找个后爸,而且还是个土豪,正在商量着结婚。

墨鸣重新刷新对母亲的认知。

妈妈接着说道:“我们居然同时看上一间结婚礼堂,那间结婚礼堂更加的漂亮,可以坐上一万人,但是却是要八十万,当时我二话不说就准备转身就走,但是中年男子却说这种价格还可以,还问有没有更贵的。

要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我当面就给他一巴掌。

结婚一次八十万的价格还算可以,还问有没有更贵的?你说这个人的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服务员说这是正常套餐,如果选择顶级套餐,结婚的时候还有花雨洒下,就要加三十万。中年男子问什么花雨,服务员说全部都是玫瑰花瓣,洒下的场面就好像是仙境般漂亮。

中年男子说这个还可以,当时我二话不说就拽着他出去。其实我想象过那种花雨洒下的画面,的确漂亮,也是符合风格,但就是实在是太贵了。”

母亲说着,还想不停说下去,脸上居然荡漾着幸福的笑容。

墨鸣咽咽口水,说道:“妈,难道你真的喜欢他?”

妈妈道:“不喜欢的话,我去找中年男子干嘛?”

墨鸣深吸口气道:“可是你不是说你年纪老了,刚才还说亏我想得出来?”

妈妈转头对墨鸣无语道:“关我的年纪什么事,又不是我结婚。”

墨鸣道:“不是你难道还有谁?”

妈妈摇摇头,看着榆木脑瓜的墨鸣道:“给你啊。”

墨鸣手中的汤圆再次变成饼状,下巴几乎脱臼,震惊的说道:“你别跟我说,那中年男子就是苏语嫣的爸爸?”

妈妈道:“不是他还有谁?”

墨鸣松了口气道:“我还以为是你……”

墨鸣的话说到一边就没有说出来,因为妈妈正以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墨鸣立即低头,妈妈哼道:“你该不会是以为我和中年男子结婚吧?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是不是想歪了?”

墨鸣立即摇头,眼神不断闪躲,立即转移话题道:“你没事就不要搅合我们的事,再说我们还年轻结个屁婚。我们还是不要乱想,好好做汤圆,我现在肚子饿。”

他只好不断转移话题。

母亲笑笑也没有多和墨鸣说话,片刻就将所有的汤圆都做好,接下来就是煮汤圆。

除了汤圆,母亲还做了很多菜,仅仅两个人就有十多样菜式,但是龙虾,酱排骨和螃蟹都少了大半,墨鸣便问剩下的都去了哪里,母亲笑笑道:“我自己偷偷吃了。”

“不想说就不要说嘛,居然还能骗我,你一个人能吃那么多的龙虾,螃蟹和酱排骨,除非是苏语嫣。”墨鸣无语说道。

母亲听到墨鸣的话,默默的笑了,之后就给墨鸣盛碗汤圆。

接下来就是两个人开始消灭十多样菜。

但是母亲大多数是在看墨鸣,因为她知道这是她最后一次陪墨鸣吃饭,最后一次看他。

因为她得知完全进入海底墓群的生还的几率为0。

资料显示:1920年,日本杉浦来到海底坟墓的岛屿,逼酋长说出如何进入墓地。

几天后,酋长被雷劈。

杉浦进入外层墓地得到一些资料,回来后杉浦就扎进了资料堆里,但不久,他突然暴病而亡。

杉浦家人为了实现其夙愿,委托历史学家泉清一教授续编译遗稿,然而令人感到害怕的是,泉清一教授也突然死亡。

几年后,德国考古学家伯纳不远万里来到了这个充满了神秘色彩的岛国,他摸清了海底坟墓的地理形势,但是就在他准备动工发掘的前夕,伯纳又一次遭到了暴毙的命运……

母亲想着脑海的这些资料。

两行眼睛悄悄流出来,但是很快就被她擦去,哽咽着道:“吃这个豆腐酿,清蒸鲤鱼……”她将菜基本都搬到墨鸣的碗中,墨鸣也听到母亲的哽咽的声音,他也一时间就想哭,但是他却不能哭,勉强笑道:“妈,你也吃啊。”

妈妈点头,眼中的两滴泪却落到碗中。

墨鸣和妈妈吃这顿饭吃了很久,至少有两个小时,虽说他们都吃饱了,但是他们却不愿意放下筷子。

墨鸣知道自己这次进入海底墓群,是没有可能顺利出来,就算顺利出来,自己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因此他在母亲身边的日子就不多了。

他们就静静的坐着。

又过了一个小时,墨鸣还是放下手中的筷子,说道:“妈,我吃饱了,这次换我来洗碗吧。”

妈妈站起道:“不用。”

墨鸣道:“你就好好坐着,这次我来。”

他在家基本从来就没有洗过碗,因为妈妈每次都和他抢,这次他无论如何都要抢赢。但这次妈妈却没有和墨鸣抢,她坐在沙发不敢看墨鸣,显然她又哭了。

清洗碗筷后。

墨鸣走出厨房,看到妈妈通红的眼睛。

他递出一块血石,血石全部都是用他的血液做成,并且在血石中刻画下无数符咒和小型阵法。

他想有这个自己的血液陪伴,母亲应该就没有那么伤心吧。

拨拨母亲的头发,将血石戴在妈妈的脖子上,并在着妈妈的额头上亲吻一口,说道:“妈,我走了。要是遇到你喜欢的人,就嫁了吧,我不会怪你的,我哥也不会怪你,我想父亲他也不会怪你。”

他的这句话表明了永别。

母亲没有说话,眼睛已经湿润。

她仅仅抱着儿子,她知道这或许是她最后一次抱自己的儿子。

眼泪簌簌的流下,不停滴落地上。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墨鸣松开母亲的怀抱,他就要大步离去,离开这个家,估计这个离开将是永远。

“等等。”

妈妈忽然转身,她跑进自己的房间拿出一个背包,哽咽的说道:“背包中有一个保温瓶,这个保温瓶能够保十五天不冷不变质,里面有她喜欢吃的龙虾、螃蟹和酱排骨,我怕她饿着。

背包的另一层有一双白色的靴子,我听说她的鞋子在救人的时候被毁掉了,地下世界冷,我怕她冷,便给她做了一双靴子。”

她将背包递给墨鸣,眼睛中饱含泪水,眼看就要夺眶而出。

墨鸣接过,哽咽着道:“谢谢。”

自己的眼泪也快要滴落,墨鸣不想让母亲看到,便大步走出家门。

“你一定要将她带回来,你跟她说,我很喜欢她,很喜欢她做我的儿媳妇。”

“我答应你。”

妈妈听闻就用力的关上门,她知道自从这一刻墨鸣就再也回不来了。

虽说隔着门,但是墨鸣还是听到妈妈哭泣的声音,此时他也忍不住,眼泪成股流出来。

墨鸣此时知道妈妈了解过苏语嫣,还怕她会饿,特意做了她喜欢吃的;还怕她会冷,特意亲手为她做了一双靴子。

但是墨鸣不知道苏语嫣还活着吗?

但是他知道他从现在开始,就要走向死亡了。

正当他要大步离去的时候,母亲忽然开口朝着墨鸣道:“你走的那天就不要来看我到了,我怕到时候我不让你去。”她说着便狠狠的关闭们,在里面哭得更加厉害了。

墨鸣擦去眼泪,心中呢喃道:“妈,对不起,我或许能将她带回来,但是我却永远也回不来了。”

现在他还有两个月就走到生命的尽头,而进入海底墓群,就算能够活着出来也有两个月。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