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叫我一起陪两个老外吃饭

在药谷调养了数日,顾冥澈身上的伤总算是好了起来,伤好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回京,为此洛鹤没少数落他根本不爱惜自己的身子。

“阿蕊在等我。”顾冥澈只说了这五个字成功的让洛鹤闭嘴,只是听人犹豫了半天想要说的话最终还是吞回了肚子里。

有些话,有些事情,阿澈回京后自会得知,他用不着说得太清楚。

几乎是快马加鞭,顾冥澈在次日的清晨回到了京中。

而这个时辰的萧惜蕊已然起床,拿着剪刀仔仔细细的修剪着花枝,萧惜夜则是在一旁悠闲的品茶,茶是方才经萧惜蕊之手泡好的碧螺春,配上一碟厨房新做的玫瑰糕,秋日的微风拂过,今时今日,总算是真正的放松了下来。

月儿与念儿两个人的小脑袋凑在一起细心翻看着萧惜夜前几日带回来的话本,对于此萧惜蕊甚是无奈,两个小丫头还小,哪里懂得什么才子佳人的故事,可哥哥却说趁早抓起,免得日后被些心怀不轨的人骗了去。

“小姐,沈庄主前来提亲了,老爷让您与少爷一同过去。”玉梅福了福身子禀告道。

萧惜蕊放下剪子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去。”

“哎,别急,哥哥我先去替你试探试探如何?”萧惜夜相当不怀好意的建议着,萧惜蕊白了他一眼道,“千万别,我是不会怀疑幽对我的心意的,所以根本用不着试探。”

萧惜夜满意的点头,“嗯,不错啊,行了也不逗你,走吧。”

兄妹二人并肩的来到前厅,沈浪幽正坐于椅子上细细的品着香茗,而萧毅云与萧夫人则是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男子,这个要娶自己女儿的人。

“阿幽,不是说来提亲的吗?聘礼呢?”萧惜夜可谓是开门见山,想着总要狠狠的宰阿幽一顿才行。

沈浪幽放下茶杯看了阿钰一眼,阿钰了然随身就从袖口中掏出了一份礼单展开,只见那礼单直接的落在了地上,可谓是长长的一份礼单,萧惜夜见此不禁猜测着阿幽的聘礼究竟会让人如何的震惊。

“咳咳,公子的聘礼有:珊瑚迎门柜一对、紫檀暗八仙立柜一对、珊瑚炕桌两张、珊瑚圈椅两对、花梨木圈椅两对、桃木四扇屏风两个、楠木多宝格一对、黄花梨顶箱柜、楠木书柜、黄花梨金钱柜……”

众人目瞪口呆,这第一页的家具就已然是这般多了,很难想像接下来的聘礼还会出现哪些。

阿钰十分顺溜的读完了第一页,而后又清了清嗓子继续读摆设,“镂空雕银香球、金兽熏炉、金珐琅九桃小熏炉、沉香木镶玉如意一柄、紫檀嵌石挂屏一对、秋白酒、荷蕊酒、屠苏酒、各两坛……”

清单上的每一样单拎出来都是价值不菲的,萧毅云与萧夫人吃惊的同时也不得不怀疑,这沈庄主到底是如何的家底殷实。

萧惜夜皱起眉头,阿幽的这聘礼未免太丰厚了些。

不过阿钰完全没给他们惊讶的时间,他已经接着往下唱了,接下来的是日用品,“黄杨木梳妆匣两匣、流霞缎门帘、玻璃珠门帘……”

月儿悄悄的扯了扯萧惜蕊的袖子仰起小脸,“姐姐,沈哥哥这是将整个山庄给卖了吗?“

“不许乱说。“萧惜蕊轻点了下她的鼻尖,不过心里也是十分吃惊的,虽然早已知道月诸山庄是天下第一庄,庄下的产业不少,可却没想到,光是这聘礼清单就如此的让人吃惊了。

阿钰继续唱,“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霞影纱、撒花软烟罗裙、孔雀氅、流霞缎木兰双绣缎裳、月白蝶纹束衣各一套、各种棉装十六套、蜀锦十匹、云锦十匹、浮光锦十匹、绣花鞋二十双……”

萧夫人忍不住开口,问,“沈庄主……莫不是你将聘礼单子拿错了?这……不对头吧?”

沈浪幽尚未开口阿钰便道,“不会有错的,公子可是反复确认的,非但如此,阿钰也是练习了好久的,生怕唱不好公子的聘礼单子呢,萧夫人放心,绝对不会有错的。”

可……这哪像是官家嫁女的阵势?说是娶公主也不为过啊!萧毅云的心里暗暗道。

阿钰接着唱金银首饰……

他唱古玩字画……

他唱……

阿钰可谓越唱越顺溜,唱得那叫一个气势悠长,堪比戏台子的那些老戏子了,说是余音绕梁也不为过,可见没有白练习,沈浪幽的决定很正确。

好不容易等阿钰唱完之后,萧惜夜接着便道,“那什么,阿幽啊,你真的确定这是聘礼吗?不是,阿幽你给我个准数吧,究竟有多少抬?”

沈浪幽笑着回答,“不多,二百二十二抬,并且,成亲之后蕊儿是月诸山庄的主母,一应事务均交给蕊儿打理,我在京城中有一处私宅,成亲后会住在那里,也就是说,蕊儿不会随我去燕州而仍是住在京城,岳父岳母也不会不放心蕊儿了。”

“蕊儿的眼光不差,能够遇到你,这婚事,我同意了,夫人,日子可算好了?”萧毅云点头满意,虽然一开始不满意蕊儿要嫁给一个手无寸铁的男子,可单看今日,沈浪幽对蕊儿可谓是用心,光是这一点,他放心将蕊儿交给他。

萧夫人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当即便道,“早已算好了,下个月的初六是个极好的日子,只是时间略赶了些,蕊儿的嫁衣并未准备。”

“岳母大可放心,阿钰。”沈浪幽示意,阿钰点头转身出去,不多时手里捧着个盒子走了进来当着众人的面打开将里面的衣服拿了出来。

一整套的凤冠霞帔,大红色嫁衣流光溢彩,上绣着一朵朵的粉红色百合花,意味着百年好合,裙角边是木兰,朵朵盛开,而这木兰花也正是代表着沈浪幽月诸山庄庄主的身份。

萧惜蕊是见过沈灵韵成亲那日的凤冠,当时她就觉得是如此的夺目,可今日在见了幽为她准备的凤冠后,却又不羡慕沈灵韵了。

“好,好,如此的用心,难怪蕊儿会选中你了,既然一切准备好了,那就下月初六完婚吧,夜儿与媃儿也早该完婚了,不如就一起吧,娶儿媳嫁女儿一并办了,夫人觉得如何?”

“老爷都如此说了,我自然是同意的。”萧夫人回以一笑,萧惜夜却是反驳道,“这可不行,我还要送蕊儿上轿呢,娘,再没好日子了吗?”

“倒是忘了这回事,既然如此的话,你与媃儿就初二成婚,初二的日子也不错,如何?”萧夫人细想一番后问道。

“嗯,那就这么定了吧。”萧惜夜表示同意。

这时,府外的家丁走进,“老爷,顾公子在府外,要见——二小姐。”

众人均是一愣,显然是没有想到顾冥澈会在这个时候来,萧惜夜瞄了一眼萧惜蕊道,“蕊儿,去看看吧。”

而萧惜蕊却是下意识的往沈浪幽的方向看去,只见沈浪幽微微一笑,“蕊儿去吧,我在望江楼等你。”

他们两个是最知晓顾冥澈对蕊儿的情意,所以不会干涉,只会让蕊儿自己去解决,萧惜夜与沈浪幽对视一眼,二人相视而笑。

府外,顾冥澈来来回回的踱着步焦虑至极,一抹紫色倩影出现他这才松了一口气大步上前,“阿蕊,我回来了。”

萧惜蕊轻点头,“嗯,顾冥澈,陪我去茶楼吧。”

一路无话,顾冥澈虽想谈些什么可却什么也不敢提起,只有沉默,几乎是沉默了一路,直到进了茶楼之后,二人坐下这才静下了心。

“阿蕊,出征前我说过,有些话待我回来之后会告诉你,现在,我可以说吗?”顾冥澈带着试探性的问道。

萧惜蕊食指轻抚着杯身,“你说。”

“阿蕊——回来之前我有种预感,我回来晚了,确切的说,我已经错过你了是吗?”顾冥澈苦笑反问。

“顾冥澈……”萧惜蕊语塞,着实不知该如何回答他的问题。

“阿幽为救你掉下悬崖,若是换了我,我也会如此,可是阿蕊,我已经晚了,我与你分别七年,回京没多久后你认识了阿幽,其实我早已得知阿幽对你的情意,可我不敢相信,阿幽一向是骄傲的,我没有想到,你和阿幽会走到一起,阿幽此刻是在丞相府里的吧,今日我才刚回京,便已经听说圣上为你们赐婚了,在我昏迷这些日子,你们一定做了很多的事情,只可惜,我没有参与。”顾冥澈定定的看着萧惜蕊,语气中尽是上心之意。

萧惜蕊垂下眼帘沉默片刻后才道,“我喜欢他,在遇见他之前,我根本不知动心是何种感觉,幽掉下悬崖的那一刻,我甚至在想若是没了他我该如何,阿澈,不是你来晚了,而是我已经遇见了幽。”

“我知道,我都知道,蕊儿,他对你好吗?”

“好,这辈子我只认定他。”萧惜蕊抬眼看着顾冥澈,语气坚定。

顾冥澈笑,“那就好,如此我就放心了,蕊儿,我虽是错过了你可你却能得到幸福,对我而言已经足够了。”

走出茶楼,萧惜蕊松了一口气,如释重负,阿澈对他而言,是兄长,一辈子都是。

十月初六天未亮,萧惜蕊就被碧清碧茉两个丫头从被窝里挖了出来,萧惜蕊是哈欠连天,“天还没亮呢,起来这么早作甚啊?”

碧清笑着回答,“今个可是小姐成亲的日子呢,自然要早起啦,全福夫人已经到了,待会就来为小姐开脸。”

全福夫人!那个用丝线在女人脸上折腾的人,哦不,萧惜蕊一个激灵彻底的清醒,还是醒来吧,不然待会会更疼。

开脸的过程在萧惜蕊强忍住痛意之间过去,开过脸之后便是梳妆,而这一项也是由全福夫人来完成。

不多时,梳妆完毕,萧惜蕊看着镜中的自己有些不相信,“这还是我吗?”

“姑娘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当真是美呢,沈公子可真是好福气。”全福夫人真心的称赞道,碧清附和道,“正是呢,小姐天生丽姿,谁人也比不上。”

萧夫人看着这个女儿,一转眼蕊儿便要出嫁了,真是时光飞逝,拿起梳子走上前轻轻的梳着墨发,“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再梳梳到尾,举岸又齐眉,二梳梳到尾,比翼共双飞,三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最后一个字落下,萧夫人再也忍不住泪水,紧握住萧惜蕊的双手。

“娘——”萧惜蕊千言万语只汇成了这一个字,而这一个字饱含的太多太多的不舍。

“嫁了人你就是阿幽的妻子了,以后夫妻二人要和顺,阿幽待你真心定不会让你受委屈,娘放心,蕊儿,娘的蕊儿,转眼间你就这般大了,娘真的舍不得你。”

“娘我会常回来看您和爹爹的,娘放心,府里有月儿念儿陪着娘我也放心,娘,莫哭了。”萧惜蕊伸手替萧夫人擦去眼角的泪水。

一直忙碌到天大亮,负责候在府外的清韵在见到月诸山庄的马车后立即分奔到怜蕊阁,“小姐!主子来了!”

“娘,我来背妹妹上轿。”萧惜夜走了进来,在看见已然是一身红色嫁衣的妹妹时,蓦地眼眶一红险些流泪。

萧惜夜细心的背起萧惜蕊一步一步的往外走去,“蕊儿,若是阿幽欺负你了你就告诉哥哥,哥哥为你出头,不过,阿幽定会一辈子疼你宠你的。”

“哥哥——”萧惜蕊泣不成声,却又不敢伸手去抹以免花了妆容。

从怜蕊阁到府外的距离并不是很长,可萧惜夜却是巴不得永远也走不完,走不完妹妹就不用嫁人,但也只是想想而已。

丞相府外,一袭大红色衣袍的沈浪幽骑与白马之上,玉树临风、天人下凡,用这八个字来形容今日的沈浪幽也不为过。

他看着丞相府,直到看见了一抹红色,目光转而温柔看着萧惜夜一步一步的接近,翻身下马大步上前伸手就要接过萧惜蕊,却不想萧惜夜侧身,“诶,想要娶我妹妹可以,拿出诚意来,妹妹可不是白娶的。”

“回头月诸山庄的美酒随你挑。”撂下一句话直接将萧惜蕊抱到自己的怀里,萧惜夜顿足直喊沈浪幽阴险狡诈。

“阿幽今日娶我蕊儿,望日后夫妻二人白首到老。”萧毅云拍了拍沈浪幽的肩膀如是道,而萧夫人则是拿过大红色的盖头为萧惜蕊盖上,“时辰不早了,走吧。”

而众人却见沈浪幽怀抱着萧惜蕊没有走向轿子,却是将她一起抱上了马背,“今日,我与娘子共骑。”

此言一出震惊全场,谁也没有想到会看到这么一幕,男子迎亲,女子都是坐在轿内的,可今日沈浪幽之举却是颠覆了以往的规矩。

夫妻二人共同骑马,这代表了什么?

沈庄主这是在用生命宠妻啊!

“幽——你不必如此的。”萧惜蕊轻声道。

沈浪幽目光温柔,语气温柔,“我沈浪幽的妻子是用来宠的,不是用来受规矩的。”

盖头底下的萧惜蕊微笑不再说话,反正这辈子已经认定他了,除了幽,她谁也看不上,一朝穿越,嫁了个这么好的夫君——于愿足矣。

——全文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