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放松喷出去

钱玉轻声安慰道:“梅姑娘,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多想了,我想你父母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你能够好好的活下去。”

梅绛雪美目看向他,道:“谢谢。”

看着梅绛雪两道朗如秋水的眼神,微风轻轻带起她的衣袂,美丽绝伦的容颜,如凌波仙子;冷傲脱俗,又仿佛一株傲立世间的冰山雪莲。

钱玉暗暗在心里赞叹,自从他来到这个世界,所见过最美的人中有朱若兰、杨凤吟,现在又要加上梅绛雪了。他心中忍不住把梅绛雪和曾经见过的朱若兰作了对比,二女都是美丽绝伦,且冷傲不凡的女子,但又有不同,朱若兰的冷是高贵威严,贵气逼人。而梅绛雪的冷,则是外冷内热,外表冷漠,内心善良,也许是身世凄惨的缘故,她的脸上永远都是一副冷漠的表情,在山谷里住了这么久,还从来没有人见她笑过。

钱玉的脑海中浮现起了前世的一首曲子,他觉得最适合吹奏这首曲子的人莫过于梅绛雪了,便对梅绛雪道:“梅姑娘,我记得有一首很好听的曲子,正适合你吹奏。”

“哦?”梅绛雪意外地看了他一眼。

钱玉道:“可否借你的笛子一用?”

梅绛雪秀眉轻蹙,似是想说什么,但看到钱玉一脸诚恳的表情,略微踌躇了一下,还是将竹笛递给他。

钱玉接过竹笛,放到嘴边,正想吹奏,突然看到笛孔边有一个淡淡的红印,不由得一愣,想到梅绛雪才刚刚吹过,自己现在又吹此笛,岂不是算“间接接吻”了吗?他心虚的看了梅绛雪一眼,见她脸上依旧冷漠,并没有生气的迹象,这才放下心来。不过,他却忽略了梅绛雪微微泛红的双耳。

钱玉调整好心态,为了保证笛音的优美,他将微小的真力贯注于笛管内,缓缓吹奏起来。他这一世跟着岳母百里夫人学习过乐器,其中最拿手的就是笛子和琴。

优美动听的旋律在空旷的谷口上空袅袅响起,一个个悦耳的音符从笛孔中发出。梅绛雪只感到心旷神怡,觉得钱玉吹奏的这一首乐曲好似能净化自己的心灵,沟通自己的灵魂,让她心中感慨万千。她已完全被笛声所陶醉,索性闭上美目,尽情地感受这美妙动人的音乐。

钱玉吹奏的这首曲子正是前世他非常喜欢的名曲《一剪梅》,此时他把这感人至深的乐曲吹奏得淋漓尽致,完全把其中的内涵、韵味、感情给演绎了出来。

一曲吹罢,钱玉放下笛子,见梅绛雪仍然闭着美目,还沉浸在美妙的意境中,轻声唤道:“梅姑娘。”

梅绛雪缓缓睁开双目,看向钱玉道:“多谢钱公子为我吹奏如此动听的乐曲,不知这首曲子可有名字?”

“这首曲子叫做《一剪梅》。”钱玉答道。

“一剪梅。”梅绛雪低头默念了两句,抬起臻首,问道:“这首曲子可曾作词?”

“有的。”钱玉清了一下嗓子,将心中默记的歌词唱了出来:“真情像草原广阔,

层层风雨不能阻隔,

总有云开日出时候,

万丈阳光照亮你我。

真情像梅花开遍,

冷冷冰雪不能掩没,

就在最冷,

枝头绽放,

(本章未完,请翻页)看见春天走向你我。

雪花飘飘北风啸啸,

天地一片苍茫。

一剪寒梅,

傲立雪中,

只为伊人飘香。

爱我所爱无怨无悔,

此情长留心间。”

钱玉唱完了这首歌,梅绛雪赞道:“这首歌真好听。”

钱玉道:“歌虽然动听,但歌词中的寓意更值得我们品味。梅姑娘,就像歌词所表达的那样,就是再寒冷的严冬也会有云开日出,阳光普照的时候,你不要太过于伤感过去的事了。”

梅绛雪看着钱玉,忽然的嫣然一笑,道:“谢谢你,其实我没有你想的这么脆弱。”她素来不笑,板着一张脸,一副冷若冰霜的神情,如今这一笑,更显风情万种,如花盛放。

钱玉看得呆住了,半响才回过神来,道:“不客气,只要能让你的心情好一些,这首曲子就算值得了。”

梅绛雪的笑容一敛,看了他一眼,道:“打扰了你们这么久,我也应该离开了。”

“你要走?”见她突然提出要走,钱玉颇为意外,劝说道,“可是你的内伤还没有完全康复,还是多在这里休养一段时间吧。”

梅绛雪道:“我的伤势已无大碍,不想再麻烦你们了。”

钱玉忙道:“不麻烦、不麻烦,你可是我们请都请不到的贵客啊。再过几天就是天竺的新年了,我师父、师姐都叫我邀请你和我们共度新年。”

梅绛雪心中升起一股暖流,这里的人都很有人情味,不像在‘冥岳’那样勾心斗角,相互算计,这份淳朴让她很是留恋。

钱玉见梅绛雪不语,问道:“梅姑娘,你离开此地,是要回‘冥岳’吗?”

梅绛雪点头道:“我毕竟还是‘冥岳’的人,自然是要回去。”

钱玉道:“可是你的师父、师姐们个个阴险狠毒,蛇蝎心肠,你就这样回去,她们一定会怀疑你的。而且,你暗中帮助我们的事情一旦被她们知道,我怕你会有危险。”

梅绛雪道:“我自有办法让她们不怀疑我。”

钱玉道:“就算她们不怀疑你,但‘冥岳’毕竟是一个邪恶的组织,聂小凤还妄想要称霸武林,早晚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到时候只怕会连累了你。”

梅绛雪道:“我不会和她们同流合污的。”

无论钱玉怎么说,梅绛雪始终坚持要回‘冥岳’去。钱玉正想再劝,就听见杨凤吟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师弟,我说你怎么过了这么久都没有回去,原来是和梅姑娘在一起。”

他转头一看,只见杨凤吟正俏生生的立在眼前,忙道:“师姐,你怎么来了?”

杨凤吟不答,莲步轻移,来到二人身边,先向梅绛雪问了声好,“梅姑娘好。”

梅绛雪也道:“杨姑娘好。”

杨凤吟说道:“梅姑娘,你今日的气色不错,看来伤势好多了。”

梅绛雪谢道:“这都是唐玲姑娘她们的照顾,说起来,我还应该多谢杨姑娘。”

杨凤吟笑道:“梅姑娘太客气了,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再说那晚还全靠你暗中示警相助。”说到这里,杨凤吟美目转向钱玉,道:“师

(本章未完,请翻页)弟,你刚才和梅姑娘在聊什么呢?”

钱玉见杨凤吟的语气不对,忙道:“师姐,快帮我劝劝梅姑娘,她想要回‘冥岳’去。”

杨凤吟意外的看了梅绛雪一眼,在她看来,梅绛雪暗中帮助己方的行为,已可算是叛离了‘冥岳’组织,现在回去,岂不是自投罗网?她问道:“梅姑娘,我师弟说的是真的吗?”

梅绛雪轻轻点了下头,道:“我的确打算回‘冥岳’去。”

杨凤吟认真的对梅绛雪说道:“梅姑娘,虽然我们相识不久,但我知道你和那些恶人不同,是一个善良、有正义感的人,你也许有自己的想法,但我不得不劝你一句,你现在回去太危险了。”

梅绛雪道:“谢谢杨姑娘的关心,但我有必须要回去的苦衷。”

“你有什么苦衷,可以说出来,我们大家一起想办法解决啊。”钱玉说道。

梅绛雪看了看钱玉,沉思片刻,才缓缓说道:“聂小凤为了控制我们,在我们师姐妹身上都下了剧毒,我们必须要定期服下一种叫做‘保容丹’的药物,否则,我们的容颜将会变得枯萎,瞬间会苍老几十岁。我大师姐就是因为没有及时服下保容丹,绝色的容貌变得又老又丑,我们师姐妹跪在地上,苦苦哀求了几个时辰,希望师父可以救治她的容颜,但聂小凤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直至大师姐泪水流干,凄凉的死去。”说到这里,或许是想起了大师姐惨死的情景,梅绛雪绝美的俏脸上,流下了两行晶莹的泪珠。

钱玉怒道:“这个聂小凤也太可恶了,竟然用这种恶毒的手段控制你们,下次再遇上这妖妇,我一定不会饶过她。”

梅绛雪摇了摇头,道:“如果你们今后遇上她,我希望你们能够尽量避开,聂小凤武功很高,阴险恶毒,不但善于媚术和用毒,还研究了一套叫做‘鹊桥大阵’的邪恶阵法,阵中藏有一种无色无味的迷神药粉,你完全不知道她会在何时何地,运用什么方式,把药粉喷射出来,使入阵之人,不知不觉的中毒。除此以外,那阵中还有几种很厉害的埋伏,即使是绝顶高手,也很难应付。”

钱玉道:“我就不信那什么破阵有这么厉害,那晚她还不是被我师父打了个落花流水,有机会我一定要去闯上一闯。”

梅绛雪道:“钱公子,请问在这世间,如令师这样的人物能有几人?”

她这一反问,倒让钱玉哑口无言了。按师父的说法,这世上的神级高手也就那么几个人,其他人要是碰上那‘鹊桥大阵’,恐怕还真难对付。

杨凤吟轻叹一声,安慰道:“梅姑娘,你先不要急着回‘冥岳’去,说不定,我爹爹会有办法解去你身上的剧毒。”

“对啊,师父一定会有办法的。”钱玉眼前一亮。

~~~~~~~~~~~~~~~~~~~~~~~~~~~~~~~~~~~~~~~~~~~~~~~~~~~~~~~~~~~~~~~~~~~~~~~~~~~~~

最近太忙了,房子要装修,自己买材料,这个痛苦真是不亲自经历不知道啊,年终考核又到了,昨天抽空写了一章。还好下个月就放假了,到时候可以每天写2—3章,保持更新的稳定。

(本章完)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