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用力来了要来了

沈泽昊在病床上躺了一个月,伤好了之后等着他的是公司里的一大堆重要事务,没有人缠着顾莘禾了,她乐得轻松,趁着空去了趟市,把剩下的事情都办妥了之后再回来。www。しwxs。com【鳳\/凰\/ 更新快  请搜索】

刚回到家里她没急着出去找工作,好好地陪了家人几天,照顾张程日常行动起居的重担落到她身上她才切身体会到沈泽昊这两年过得有多辛苦,不仅要照顾张程还得处理公司事务,一个人当做两个用大概也够吃力的。

晚上没事做她还是习惯去夏彤彤的酒吧坐一会儿,这天刚好和李筱约着一块去了酒吧。

李筱一屁股在高椅上坐下来然后问,“苗苗,之后打算干什么呀,有那么有钱的男人养你了,还想出去找工作吗?”

夏彤彤笑着应和李筱的话,“还找什么工作,在家里待着舒舒服服的。”

顾莘禾撑着下巴,“你们就别拿我开涮了。工作当然还是要找的,说不定哪天就分了呢。”

李筱瞪大眼,“不是吧,苗苗,你说真的?”

顾莘禾拍了拍她的肩膀,“真的。”

“……”李筱失语,“我还以为重归于好之后你们得多黏糊呢,结果这才刚在一起没几天,你就已经考虑到兴许某天还会分啊。”

顾莘禾喝了口牛奶,“这不好吗?”

“唔也不是不好……”

顾莘禾叹了口气,也许只是做不到像以前那样全然信任他和毫无保留地付出感情了。

总要学会给自己一个余地。

沈泽昊知道她想找工作也不阻拦她,而是多次抽空陪她去面试,顾莘禾几次跟他说如果忙的话不用特地出来一趟,他只是笑笑,摸着她的头发也不说什么。

一次他送她回家之后,顾莘禾留他下来吃晚饭,他微微一笑,“这是你第一次开口留我吃晚饭。”

“……那你到底吃不吃?”

“当然。”

饭桌上气氛有些微妙,张程依旧是板着脸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林蕊倒是充当起了缓和气氛的角色,时不时和沈泽昊说几句话。沈泽昊一派温良恭谦地回答所有问话,余光还能瞥到顾莘禾把不爱吃的胡萝卜一块一块地从碗里挑出来,于是敛眉轻声说她,“不要挑食。”

现在两人的关系中顾莘禾占着优势,哪里肯搭理沈泽昊的话,继续把胡萝卜挑出来。

沈泽昊现在是治不了她了,要是她什么时候心血来潮又来出分手的好戏,心塞憋屈的还是他。

张程看沈泽昊在顾莘禾这里讨不到什么好处,脸色这才缓和了下来。

晚饭吃完后,张程把沈泽昊叫到了房间里,说了挺久的话,顾莘禾在客厅沙发上坐着,时不时转头瞥一眼房门。

林蕊轻轻握住她的手,“苗苗,你自己做的决定,爸妈也不会再说什么了,不过,你真的想好了吗?”

顾莘禾靠到林蕊的怀里,“说实话我也犹豫了很久,到现在心里还是不太确定……就当再试一次吧。”

林蕊轻轻叹了口气,“你自己有主意就好了。爸妈也想明白了,只要你过得好,就可以了。”

顾莘禾抱紧了林蕊的腰,“谢谢妈。”

沈泽昊从房间里出来之后顾莘禾就站起来送他下楼,“回去路上小心点。”

沈泽昊见四下无人,就把人抵在墙上重重地吻了一会儿,顾莘禾皱眉推他,“可以走了吧?”

沈泽昊若有若无地叹了口气,手指轻轻地拂过她的脸颊,“不想问问你爸爸和我说了什么吗?”

“差不多能猜到。”顾莘禾顿了顿,“就是提醒你以后小心着点不然他要给你点颜色看看,对吧?”

沈泽昊失笑,“跟你猜的差不多。”

“那你就自己悠着点吧。”顾莘禾把他推开,“我上楼了。”

“等等。”沈泽昊一把拉住她的手腕,把人圈在怀里,“再让我抱一会儿。”

顾莘禾没动,皱眉道,“你怎么这么粘人。”

“以后都只粘着你了。”他低头凑到她发间,深吸了口气,随即轻声说,“你爸让我以后好好照顾你,要是你有一点不高兴了,他就拿着扫把打到我家里去。”

“……”顾莘禾忍不住笑出了声,“那你的确该小心点了,我爸发起火来十头牛都拉不住。”

“嗯,我也有点害怕,”沈泽昊轻笑了一声,“所以为了你老公的小命着想,以后别说分手这种话了,可以吗?”

顾莘禾敛了笑,“谁说你是我老公了?”

“好好好,现在还不是。”沈泽昊搂紧了她的腰,满足地轻扬了扬唇角,“不过迟早会是的。”

顾莘禾让他抱了一会儿之后就挣脱开了他的手,“已经挺晚了,你早点回家吧。”

“好。”沈泽昊弯唇笑道,“明天早上我来接你,我们去一个地方。”

顾莘禾问道,“去哪儿?”

“你一直想去的巴厘岛。我空出了三天,陪你去那里放松一下,李筱他们也会去。”

“哦,好啊。”顾莘禾不疑有他,听说能去一直向往的巴厘岛住三天,眉眼之间染上一丝兴奋。

回到了房间之后顾莘禾走到窗边,往下一看,沈泽昊还靠着车站着,目光一直落在她的窗口,看到她探出头来,于是露出个淡淡的笑容,朝她挥了挥手,“晚上早点休息。”

“嗯。”

顾莘禾看着沈泽昊开远了才拉上了窗帘。

坐在车里的沈泽昊掏出手机给向钧霆打了个电话,电话那边声音很杂,他于是皱眉,“你在哪里?”

“啊,沈哥,我在酒吧啊,法国这边的女人还真的热情啊哈哈哈……”一听就是喝多了。

沈泽昊手指点着方向盘,“让你去拿的东西拿到了吗。”

“拿到了拿到了,好好地保管着呢,明天我赶飞机去巴厘岛之后就给你。”向钧霆毫无形象地打了个酒嗝,“不过沈哥,你这一年前就让法国有名的设计师设计出来的求婚戒指,我还真的挺感兴趣的,一枚戒指要做这么久,能不能让我看看?”

沈泽昊淡道,“要看可以,但是如果有什么意外的话,你想好怎么跟我交代。”

那边沉默了一下,“沈哥我保证完好无缺地把戒指送到你手上!”

沈泽昊淡淡地嗯了一声,随即就挂断了电话,想象着明天顾莘禾看到戒指之后可能出现的表情,他不由眸子一暖,唇角边也漾出一抹笑意。

他没告诉顾莘禾的是,张程把他叫进房间里之后到底说了什么。

——我答应你们在一起,不是因为你对我女儿有多真心有多好,而是因为我看得出苗苗心里有你。我不求你要成为世界上最爱她的那个人,但是至少,你爱她不能比我这个做父亲的少,只有这样,我才能放心地把女儿交给你。

他短暂的怔愣之后就正色应允了。

明天真是值得期待,不是吗?

他已经迫不及待了,想亲手为她套上戒指,然后低头亲吻她。

从一年前请设计师设计戒指的时候开始,他就已经在期待这一天了。

他知道,无论过程多么艰难,最后她还是会回到他的身边,成为他的新娘。

然后,他会守护她一生。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