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散集小黄说

王岳喘息着,他握刀的右手因为冲击的阻力已经变得血肉模糊,他费力的把压在自己身上的药箱推开,摇摇晃晃的站起来。

他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像火烧一样都疼痛起来,但这一切是值得的,这一次的埋伏收效很大,巨蛛的外壳相当坚固,正常情况下他连伤口都很难留下,更不要说直接致残了。但他却借助巨蛛本身的速度造成了不应该出现的杀伤。

巨蛛的残肢被甩飞出去,里面的神经还并没有完全坏死,蛛腿还在不断地抽动着,并不时的喷洒出绿色的体液。

烟尘中,巨蛛绿色的复眼透过漫天的尘土冷冰冰的注视着他,巨大的身体斜靠在墙壁上。它已经把一只腿蜷了起来,现在是用六只腿支撑着身体,那只断裂的蛛腿伤口处淡蓝色的烟雾笼罩在上面,肉眼可见的肉芽不断的蠕动着,新的肢体正在飞速的成型。

这只水属性的怪物,完好的继承了水本身的治愈能力,按这个趋势发展下去,它很快就能恢复如初。

王岳喘了一口气,趁着它还没在疼痛中回过神的时候,继续奔跑起来。

后面,巨蛛用只剩六条腿支撑的身体,滑稽的左摇右晃的追了过来,即使是肢体残缺,它的速度依旧很快。

毕竟,快要油尽灯枯的那一个是他才对。

他漫无目的的向前跑着,感觉双腿如同灌了铅一般,它们如同背叛了他一样。

但这已近不重要了,在他砍掉巨蛛的那条腿的那一刻,理论上星璃就已经安全了。

她会拿着千辛万苦求来的药治好她姐姐的病,然后过上幸福的生活吧。那个少女那么机灵,即使是在末世,生活的也不会太辛苦才对。

王岳在心里默默地想着,他的身体渴求着休憩,他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维了。

身后的巨蛛突然开始从嘴里吐出白色的雾气,那些水汽如同有灵性的一般覆盖在路面上,很快一层薄薄的冰层就出现在上面,巨蛛的蛛腿很适应这种路面,现在它已经不像是在奔跑了,反而像是在滑行一般。

滑动,无疑是一种加速的好方法,巨蛛和他的距离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短着,两只大颚距离他越来越近。

王岳做了一个急停,身体向下侧过巨蛛的攻击,那怪物由于从他上方滑了过去,趁着它转弯的瞬间,他向另一个方向拐了过去。

他因为太过仓促的动作滑了一跤,但幸好蜘蛛并没有追过来,他不敢回头,只能继续往前跑。

几乎同时巨蛛的腿打击在地面的声音就不断传了过来,从声音上来看,它的新腿似乎已经可以吃力了。

王岳机械的前进着,巨蛛和他的距离已经不能容许他做出多余的动作了。他心里反而有点奇怪为什么他可以坚持这么久,也许他对时间已经麻木了吧。

通过幽暗的走廊,前方的景色突然开阔起来,光亮照耀下的世界竟如此熟悉。

开阔的空间中,只有瓦砾和沙土的碎片遍布在水泥构成的空地上,目之所及的最后,钢筋和石块杂乱的堆放在那里,构成了废墟一般的景象。

王岳在那废墟前自嘲的一笑,没想到,最后竟然还是绕回了这个地方——被炸毁的楼梯口。

但至少现在,他终于知道那位前辈是为了什么炸掉这个该死的楼梯了。

他转过身,抽出翅刀,和背后近在咫尺的猛扑过来的巨蛛狠狠拼了一记。

巨蛛毫发无伤,他则被巨大的冲击力卷飞出去,他在空中打了一个滚,勉强的落到地上。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怪物好奇的望着他,慢慢向他移动了过来,王岳用刀支持着自己的身体,想逃走,却已经没有了力气。或许,即使现在转身逃跑,以他的速度也只会死的更快吧。

巨蛛挥舞着刚刚复原的蛛腿攻向他,他侧身避了过去,它却突然用四条腿抬起身体,两只空闲出来的蛛腿像长矛一样射了过来,他只来得及用刀格挡了一下,那最长的两只蛛腿却非常干脆的回抽了一击。

他的肚子如同被大锤砸了一下,里面的所有东西都翻腾起来,血和其他什么东西喷了出来,他大叫一声,跌进了瓦砾的中间。

王岳的视线开始模糊起来,巨大的蜘蛛如同踩高跷一般向他走了过来,他却只看到了它绿色的眼。

就像那天晚上,被晚风荡开的微草一样。

不知道,那个少女怎么样了。

她和他不一样,她还有亲人,她还有自己的生活。

还有人会为了她的欢笑而欢笑,为她的消逝而悲伤。

而他,就算他的时间停止在这一秒,对这个世界也不会有任何影响的吧。

不,或许就这样结束对他来说才是最好的吧,至少现在还会有一个人记得他。

不知道为什么,他对星璃的自信要比自己还要高一点,也许是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一类人吧。

王岳漫无目的的想着,看着自己和死亡越来越近,他已经连一个手指头都动不了了,他的腿似乎摔断了。

巨蛛用前肢拍打着地面,轻轻地用大额触了触他的身体,但王岳却毫无反应,它把自己的猎物从瓦砾中拖出来,留下一段长长的血迹。

少年的右手紧了紧,从后方用尽全身力气将翅刀压进巨蛛的体内。

火焰从巨蛛的体内爆发出来,怪物的身体抖了抖,却并没有放弃拖行这个动作,伤口在迅速的结冰愈合,翅刀无力的滑落在地上,发出叮咚一声清脆的响声。

最后一丝力气也随之而去。

这一次,是真的结束了。

王岳觉得自己好累,好饿,也好想回家睡一觉。

结束了,他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但巨蛛还是认认真真的把自己的得来不易的食物一圈一圈用蛛丝缠起来,其实它并不是没有办法离开这里,但在这里结网,总会有一些猎物傻傻的冲过来,它的猎食本能让它把巢穴安在了那个充满了一个有一个的小方盒子的地方。

那里如同有无尽的业火,吸引着无数甘之为此舍弃生命的飞蛾。

蜘蛛那可怜的脑袋里,是没有生命的概念的。

但它不知道,它存在的本身,就造就了一曲生命与生命的绝美交响。

白色的蛛丝包裹下,它把大颚向已经失去了反抗能力的猎物缓缓递了过去。

[小说网,!]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