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 人 小 说爽文裸 肉

魔鬼大胡子一脸警惕的看着彼得,他的眼角余光扫射到大门的另一侧是他的同僚,才微微放心。

大胡子右手微微上扬,做了一个警惕的手势,一群侍卫就迅速的围了上来。他们同时检查了大门处的绊马索的摆放,防止彼得狗急跳墙,强行闯过去。

彼得的血液开始慢慢的凝结。他脸上的表情由害怕变得死白。眼前的一切已经告诉他,他没有一丝逃生的机会!他的眼睛有些失去焦距,但是朗达说过他有办法。他抱着最后的希望,垂死挣扎。

魔鬼大胡子不去管彼得的表情变化,在他看来这只是一个小人物。躲在马车里面的才是大鱼!小鱼小虾已经不能满足他魔鬼大胡子的胃口,他需要更多的功勋为自己的人生添加意义!

魔鬼大胡子虽然不在意彼得,但是他依旧小心翼翼的用长矛挑起马车的帘布,同时用谨慎的眼神往帘布里面探去。

马车内有些昏暗,但是却依旧让人把这个小小的车棚内的事物看的一清二楚!

周边的侍卫按奈住性子,等待着队长的命令,准备一哄而上,将这个管家的侄子逮捕。他们才不管管家不管家呢,他们只听从队长的!他们这群汉子都是当地的痞流浪出身,也只有魔鬼大胡子用自己的力量强制收服,才训练出这样一支护卫。

马车内,朗达静静的盯着大胡子看。他深褐色的眼睛在挑起门帘的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着点点星光。这双眼睛与他的早早就进入冥府的母亲毫无二致,特别是那股子坚强和倔强。

魔鬼大胡子沉默了。空气中有着微微血腥的气息,但是奇怪的是,大胡子没有第一时间揭发朗达,而是满怀感伤的看着那双眸子。

“你就是这么希望我死么?”大胡子心中无比惆怅。他的眼睛里闪烁着莫名复杂的意味,但是他没有开口,现在也不是开口的时机。他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朗达。要把那双眼睛深深的刻在自己的心里----属于奥普的眼睛。

朗达镇定的看着大胡子慢慢的将手中的长矛收回,因为长矛而被挑起的帘子也慢慢的被放下。他的眼神微闪,但是什么也没说。

这是他的母亲奥普留给他的最大依仗,他必须离开这里,不惜一切!哪怕有可能,那个男人才是他真正的父亲!

“放行----”粗犷和过去一无二致的声音在马车外响起。在其他侍卫有些疑惑的眼神中,胡子大魔鬼指挥手下把绊马索撤去。大胡子的威严依旧,所有侍卫都开始听从命令。不一会儿,离开庄园的大门就被敞开。

阳光下,这条宽敞的路显现出不可思议的明亮艳丽的风景。

彼得不可思议的张大眼睛。他不敢相信他看见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魔鬼大胡子居然放行?他难道没有看见朗达?还有那股子血腥味道,在门帘挑开的瞬间,他都闻到了!是天神在庇佑他们么?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这时候,哪怕给彼得100个美女破处,他也不想在停留片刻。他二话不说,甚至顾不得擦去额头的冷汗,就驾着马车离去。

他一点也不留恋这座吃人的庄园;也不留恋那些面容娇好的美妙女仆!

开始的时候,彼得还是慢悠悠的驾着马车,生怕身后的侍卫看出他心中的焦急,在惹出是非。不一会儿,等着庄园被马车远远的甩在身后,身前展开3岔路口和一望无际的麦田时,他再也耐不住性子,驾的一声,狠狠抽动马鞭疾驰而去。

如果刚刚还是小马漫步,现在就是飞马奔驰!彼得恨不得给马车加上俩个翅膀,直接飞到天上去。在他的眼里,整个领地都是拜恩领主的的天下。只有高悬这太阳的天空,才是领主也不得不拜服的广阔地域!

“老大~就这么放彼得那小子走?我们好不容易逮到老管家的小辫子,就这样放弃?”

“没事,到时候有那老家伙吃不了兜着走。记住,一会儿就说是彼得拿着老管家的手信出门,我不在你们不好阻止。”

“好好好!对了老大,今天还要给朗达带吃的么?我就是不明白你怎么对那小子那么上心!你要是喜欢小孩,就自己结婚生一个呗。”

“不需要了…他长大了。不需要送了…再也不需要了…”

“老大,你想通了真好!”

黑夜漫漫,月如银盘,满天星斗。

“朗达,我们现在去哪?”彼得迈着有些酸疼的步子,走路一跛一跛的。他看了看前面大步前进的朗达,狠狠的骂了一声娘,继续往前走。他从出生起就没走过这么远的路。

“怎么?这就走不动了?”朗达的眼睛扫视着前面的夜色。经过3天的行程,他们的粮食干粮早就不够用了!在今天早晨,他把麻子安排到一家老年丧子的农妇家中,也算对麻子有了一个交代。同时卖了马车,换了干粮。

“这么走,谁受得了!现在我们马车也没了,就一些干粮怎么去…去那边!”彼得又结巴了,他还是不敢提巫师俩个字。

在他眼里,国王就是正义,国王就是一切。一切国王禁止的都是邪恶的。一切国王反对的残忍的。要不是彻底得罪了拜恩子爵,他是不敢投奔邪恶的巫师的。

只是已经得罪了拜恩老爷,在贵族的领地就已经失去了活下去的能力。早晚有一天,他们会被抓住,被狠狠折磨。

朗达不发一言的看着夜色,心中计算着方位。果然,又走了一刻钟,他们就走到了一片灯火通明的庄园。

“到了!克林顿子爵的庄园!”朗达自言自语着,语气中有一股激动。

彼得静静的很在后面,看到拜恩停下脚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脱去鞋子,让俩只走了一天的脚在软软的草地上好好放松。

“拜恩,我们真的能逃得过子爵大人的追捕么?我是说~所有的贵族都不能允许下人逃跑这样的事情!”彼得显得很沮丧,他拉拢着脑袋,不知道未来在哪里。但是前进总是还有希望,后退确实一无所有了。

“放心!”朗达斜着眼睛看了一眼彼得,作为一个棋子,彼得的作用不可忽视。

他拜恩也不是一个言而不信的人,到时候到了巫师大陆,给他一个农民的地位,让他好好种地就是了。至于之前的鞭刑?呵呵~本来就是他一手操控的,他还没有那么小的气量。不过,要是彼得动了歪心思~呵呵,那就没有必要让他活下去了。

片刻,朗达也慢慢的坐下。晚风有些清凉,但是那个给他机会的巫师只告诉他:去找克林顿庄园,我在那等你。只有一个月时间。你来了,我就带你走!

朗达就是被这个被领主大人赶出拜恩庄园的巫师的话,而苦苦的算计计划至今。他要掌握自己的命运,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看着不远处的灯火,朗达冷静的大心脏在这时候也不免的有些急促。休息片刻后,他带着彼得踏入了庄园。

吱呀吱呀~一阵车轮滚过的声音响起。

“哎~真是不方便!”碧昂斯百无聊奈的摆弄着一个小吊坠,她躺在铺上了厚实华丽的天鹅绒的的马车上,而马车的方向就是驾驶往克林顿子爵的庄园。

“朗达,你应该快到那里了吧!”碧昂斯的睁开美丽的浅褐色的眼睛,她姿态舒适的靠在马车上。

“你应该感谢你的兄弟。要不是他还惦记着你,你怎么会有机会翻盘?嘿嘿~他可是给了我好多东西来帮助你!可惜,如同不需要帮助你,我拿着那些东西妥妥的是任何巫师的座上宾。算了,这些都是你应得的。不过,我可不会那么轻易的给你!”

碧昂斯的嘴角流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至少,你要给我狠狠的惩罚上辈子得罪我的人!不然,我怎么咽的下着口气!克林顿?你就做第一个好不好?”

碧昂斯的眼睛在马车内闪着亮光,像一个黑夜中走出来的猫咪。复仇的火焰,开始燃烧。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