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遮挡都没有的美女

readx;韩非先是一愣,没有多想,随即道:“是的师父,原来在漩涡沙漠苍穹派早有埋伏,残杀了许多同道仙友。”

除了萧剑侠和唐月儿外,其他几人表情先是震惊,后面多是不解。

胡杏儿脸色一紧对苍穹派一直看不顺眼道:“苍穹派的人个个都是阴险奸诈。”又看向师父道:“师父,他们为什么这样做?”

萧剑侠脸色铁青,重重的一“哼”道:“苍穹派想要杀尽所有回客栈的人,好独自前往漩涡沙漠。”

“啊!师弟你当时是怎样的情况?”程吉安也发现了韩非衣袖间的血迹,指了指他的衣袖,其他几人这才明白,韩非刚刚进来师父还没等他说话,便有刚才一问。

韩非看了一眼淡淡的血迹,道:“呵呵,师兄,这是和苍穹派一个戴面具的黑衣人斗法的时候,不小心被冰刺所伤。”萧剑侠看了过来,苍穹派的人不知现在实力如何了,问道:“是何心法?”

韩非想起那冰山,若不是黑盾抵挡了些威力,怕是冰刺已经穿体而过了,看了一眼师父道:“当时只听黑衣人口中大喊,绝灭冰山,然后整座冰山落了下来,而且还带着冰刺,落下之后冰刺纵横交错四处蔓延,弟子只是抵挡了一部分攻击,所以几处被刺伤。”

萧剑侠背负起双手,眼睛移开韩非缓缓道:“绝灭冰山,这个黑衣人心法在苍穹派也算是一个顶尖高手了。”

众人听了脸色变换,顶尖高手,那韩非的心法是何等威力了,再修炼几年那还不超越在场的所有人,想超越萧剑侠可能还差上许多吧。

其实韩非吃了血魔冰蚕以后,又机缘巧合学了妖一族,树精灵的紫芒心法,还有佛家的金刚心法之后,几种心法融合贯通,威力自然要比单一的蜀山心法强了许多倍,若是韩非只会蜀山心法,恐怕不是黑衣人的对手。

此时萧剑侠又问起漩涡沙漠的情况道:“小飞,说下漩涡沙漠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韩非走上前一步道:“师父,漩涡沙漠上空黑云滚滚,有时还有雷电闪过,可能宝魔城就要出现了。”众人脸色有了惊喜之色。

唐月儿走上前一步,低声道:“师父,我们现在怎么办?即刻前往漩涡沙漠吗?”

萧剑侠思量一番,不行,苍穹派的人一准都在那埋伏,道:“不,我们要把消息放出去。”

众人不解,唐月儿一向心思敏捷,这次有点不明白了,疑惑道:“为什么师父?人少宝物不更容易抢到手吗?”

萧剑侠放开双手,指着面前唐月儿等人道:“如果,你们是苍穹派等人,而蜀山就我自己,两派进入宝魔城以后,你们会不会像苍穹派一般,杀尽多余之人,独吞宝物呢?”经师父一般解释比方,韩非等人觉得师父说的极是,以后碰到事情还要前后思量周全啊。

郭兆群忍不住轻轻“哼”了一声道:“师父,就现在他们苍穹派的势力,还不敢对我们蜀山怎么样吧?”

萧剑侠嗯道:“他们确实不敢对我派有所动作,不过万事小心,苍穹派的掌门青峰一定要小心他,此人已经修炼苍穹心法大成,最令人头疼的就是苍穹派的隐技,只能放出强大的灵气意识才能将他识破。”

韩非等人面面相觑,胡杏儿看了一眼师父到:“师父,那漩涡沙漠宝魔城的消息如何放出去呢?”

萧剑侠看向白眉黑胡子的韩非,随着萧剑侠目光落到韩非身上,唐月儿等人也都看了过去,韩非也明白其中意思,道:“师父,放心好了,这件事情就交于我去办。”

萧剑侠看着他道:“嗯,消息放出以后,一定要小心行事,我看苍穹派的人一定会在暗处盯着你的。”

程吉安好似一脸困惑,道:“师父,我们为什么不揭发他们的恶行呢,让苍穹派在世间无立足之地。”

萧剑侠看了他一眼,几个徒弟心思还是不够用的啊,道:“你有什么证据吗?就算有足够的证据,谁又和你去攻打苍穹派呢?”

程吉安抓了抓头皮,道:“这……难道没有其它的办法?”

萧剑侠摇摇头道:“攻打一个门派,不是说打就打的,那需要计策和计谋。”又看向韩非道:“小飞,你现在就去客栈大厅,把消息放出去,不过一定要小心。”

韩非重重的“嗯”了一声道:“是,师父。”众人又说了下详细的计划,韩非才走出了房间。

韩非打开门探头向外两侧看了看,见没有什么人,小心关上门走向楼梯处,向客栈大厅扫去,华九龙依然还在,不过客栈大厅里坐满了人,说什么的都有乱的很,又看向远处的华九龙,心里打定主意走下楼梯,向华九龙那角落里走去。

韩非一边走一边大声的嚷嚷着:“哎呀,没想到宝魔城就要出现了啊!”顿时客栈内鸦雀无声。

客栈大厅里的人目光都向韩非看了过去,当然也包括那几桌魔人在内,华九龙见韩非是向这里走来,站起身待到了跟前呵呵一笑道:“黑白兄所说可是事实?”

韩非依旧是大声的道:“当然是真的,明早我就出发,免得被人捷足先登了。”听完有几个苍穹派的人“蹭蹭”的上了楼梯,韩非看了一眼,心里一“哼”看来是回客房报告青峰掌门了。

华九龙做了个手势请韩非坐了下来,华九龙一直在等七峰道观的探子,可是到现在一直不见人影,也不知道这黑白怪人是如何知道的,其实七峰道观的探子早在死亡沙漠被暗杀,这个他是不知道的,看向韩非问道:“黑白兄为何如此肯定宝魔城就要出现了?”此时客栈大厅里的人没有再说话,都竖耳倾听生怕漏掉什么一样。

韩非眼睛一转,装势咳嗦了一声道:“华兄,可还记得我身旁的师弟叶飞?”

华九龙当即回道:“当然记得。”韩非抓了一把胡须道:“华兄真是好记性,我那师弟一直在漩涡沙漠,刚刚我接到他的飞鸽传书,说是漩涡沙漠上空黑云滚滚,雷电交加轰轰作响,想必宝魔城就要出现了!”

客栈里的人脸色变换,又开始了吵闹的场景,此刻应该是商量着前往死亡沙漠的事情,那几桌魔人忽然全部站起身,向楼上走去,见魔人回客房,其它门派之人拿死桌上的仙剑,也回到客房里去了,这会儿大厅不再有吵闹声,只剩下了韩非和华九龙二人。

华九龙呵呵一笑道:“看来宝魔城一出现势必大乱呢,仙踪林只来了黑白兄和叶兄么?”

韩非咯咯笑道:“试问华兄可进过宝魔城?”

华九龙一摊双手道:“这倒没有,不过宝魔城就连这一代各门派的掌门都没有进去过,明真寺以前的方丈法坤大师几十年前,也只是见过一次,并没有进去过。”

韩非“哦”了一声,抓了抓腮下的胡须似有所思,法坤大师几十年前到过这里,那时候可能是心法没有大成,不敢冒险前往,这法坤大师还是会小心行事,现在不管是什么人,“利”字当头,都冒着性命危险也要闯一闯。

华九龙见韩非不说话,喂道:“黑白兄,你对宝魔城怎么看?”

韩非像是回过神来一般,放下手道:“啊,这个我也没什么看法,只是这宝魔城谁也没进去过,里面既然有宝物,肯定危机重重,这么多修真人士前往宝魔城,也不知会有几人才能得到宝物。”

华九龙点头同意韩非这种说法,不止人类修真界抢夺宝物,魔界和妖一族也同时出现,到时候争夺宝物之时,不免会大打出手。

“师兄,师父找你有事商量。”两人正在思索之际,忽然楼梯上传来一声喊,二人同时往上看去,原来是七峰道观的弟子。

华九龙站起身对韩非拱手道:“黑白兄,家师有命,在下告辞了。”韩非站起身拱手回礼一笑,华九龙就此离去。

韩非嘴角微微一笑,没想到几句话就把漩涡沙漠的消息传了出去,不过现在不能和师父汇合了,别露出马脚到时候不好脱身,按照计划明早就出发,只好回到一开始开的客房里。

本书首发()

第三十九章怀疑[本章字数:3125最新更新时间:2014-04-1523:59:170]

和平客栈“地”字号客房里,一中年男子手拿白色玉尺,站在房间里怔怔发愣,旁边站着一魁梧壮汉,头戴面具看不到什么表情,在往地下看去,居然还躺着一具戴着面具的死尸。

手拿白色玉尺的人正是苍穹派的掌门青峰,他抬起头看向那戴面具的人道:“鬼仇,他是怎么死的?”

叫作鬼仇的人蹲下身子,在那具尸首身上翻腾了一阵,道:“掌门,还是查看不出什么原因,他中的伤很特别。”

青峰走到跟前蹲下摘下那死尸的面具,看他的死亡表情没有什么异样,身体各处像是烧焦了一般,而且身体还有紫焰的痕迹,说是中的蜀山心法,道理讲不通,如果只是蜀山心法的话,应该看不到有紫火焰的痕迹,青峰站起身表情一紧道:“难道是他?”

鬼仇不明白青峰口中的他是谁,问道:“掌门,你说的他是谁?”

青峰收起玉尺淡淡的道:“很有可能是蜀山的韩非。”

鬼仇恍然大悟,看那具尸体有雷电痕迹,也有紫火焰烧伤的痕迹,这世间唯有那韩非才通晓蜀山以及妖一族树精灵的紫芒心法,看来肯定是此人击杀了苍穹派暗部的人,鬼仇道:“掌门,既然此人已经出现在漩涡沙漠,我们加派人手,搜索漩涡沙漠活捉此人!”

青峰重重点头道:“嗯,此人通晓不同心法,一定要活捉,不止是我们在寻找此人,想必其它门派也在抓捕此人……”

就在这时有人推门而入,青峰止住了话语,是其门下的弟子,连门都没有敲,慌里慌张的就闯了进来,几人进来之后,见有暗部的人在此,而且地上好像还有一具死尸,吃惊不已看了师父一眼没有敢说话。

青峰看他们进来的表情,就知道肯定有事情发生,道:“说过你们多少次了,有事不要慌张。”看了他们几眼不耐烦的继续道:“说吧,有什么事情?”

几个弟子当中走出一个偏瘦高个子的人道:“师父,刚刚在楼下有人说漩涡沙漠的宝魔城就要现世了!”青峰和鬼仇二人听了脸色大变,两人眼光对视,这个消息怎么会传出去的呢?鬼仇也说过漩涡沙漠的探子都被杀掉,除了苍穹派的人没有人能够活着回来。

戴着面具的鬼仇眼睛突然暴睁,道:“掌门,难道是杀死我暗部的那人?”青峰低下头看向躺在地上的尸体,应该就是韩非,种种迹象表明就是他杀了暗部的人,又跑回来放出消息。

青峰转身看着面前几个弟子道:“楼下那说宝魔城现世的人什么模样?”

还是那个高痩之人,抬眼看了看青峰,知道有事不对劲,不敢对视,低下头道:“师父…是一个白眉黑胡子的人说的。”

青峰和鬼仇皱眉思索,白眉黑胡子?怎么从来没见过此人,两人陷入沉思极力想想以前有没有碰到过此人,青峰又看向高痩之人道:“他还说过什么?跟谁说的?”

高痩之人抬起头道:“当时我们都在大厅,那怪人是从楼梯之处走下来,高声喊着就说了出来,听到此消息大厅之人,都不吵闹了,我们就赶紧跑来和师父报告此事了。”

几个弟子当中又走出一人补充道:“那个白眉黑胡子的怪人好像和七峰道观的华九龙很熟悉。”

青峰疑惑不解,七峰道观的人怎么会认识这样的怪人,道:“他们说了什么?”

那弟子道:“就是关于漩涡沙漠的事情,具体后面没有再听到,我们就回来了。”

青峰转身看向鬼仇道:“此人一定要调查清楚,看他是什么底细,应该和韩非有莫大的关系。”

鬼仇点头表示同意此说法,道:“掌门放心,我会调查清楚的。”顿了一顿继续道:“掌门此消息已经放出,那我们的计划就要有变化了。”

苍穹派的计划本来是天衣无缝,由苍穹派暗部的人马驻扎漩涡沙漠,杀光了所有其它门派的探子,然后大批暗部探子潜入宝魔城,而苍穹派的掌门青峰,负责在和平客栈拜访各门派掌门的理由,拖延时间,到时候就算他们知道了宝魔城现世,再前往漩涡沙漠的宝魔城,恐怕宝物早落到了苍穹派的手中,却不曾想半路杀出一个白眉黑胡子的怪人,把消息在和平客栈散播了开来,把整个计划给打乱了,就是青峰再着急,现在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青峰越想越是气愤,大好的机会和天衣无缝的计划就被一人所破,冷笑一声道:“计划有变?鬼仇,我们还能有什么计划,一定要查出那白眉黑胡子的怪人,我要亲自杀了他。”

鬼仇答道:“是,掌门。”说完眼角余光扫过地上的身体,身子一颤,蹲下在那死尸身上又是翻腾了一阵,失望的摇摇头站了起来。

青峰见他一阵翻腾不明所以,疑惑道:“有什么事情?”

鬼仇叹气道:“陆剑身上的法宝伏鸣钟不见了,想必被那人拿走了。”伏鸣钟也是一件仙家法宝,随对青峰和鬼仇这样的高手造不成什么伤害,危及性命之时,也可以抵挡一下,逃之夭夭,但伏鸣钟对付一般的高手还是绰绰有余的。

青峰看了看尸体淡淡的道:“鬼仇,把他安葬在沙漠里吧。”鬼仇答应了一声,青峰继续道:“明天一早就出发,到时你把面具摘掉吧,既然漩涡沙漠的消息已经被传出去,想必其它门派也是一早就去。”

又看向那几名弟子道:“明天一定要小心行事,修真界的人都是阴暗邪恶,为了一件宝物会不择手段,你们明白吗!”那几名弟子精神一震大声喊道:“是,师父!弟子明白!”

青峰似乎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嗯,你们回去休息吧,明天一早来我房间集合。”几名弟子低着头匆匆走出了房间。

鬼仇扯动了几下地上的尸体,这就要扛起带走,青峰突然想起柳问天忙道:“鬼仇,明天叫天儿也过来吧,我要查探一番他最近的修为。”

鬼仇扛起尸体应道:“是,掌门,明早我叫他和我一起过来吧。”说完鬼仇扛着尸体走了出去,青峰关上门袖袍一抖,一白色玉尺抓在了手中,手轻轻的划过玉尺,露出一丝笑意,往房间里面走去。

和平客栈“木”字号客房里,韩非进来之后,紫飞和白狐闪了出来,紫飞抱着白狐坐在了一张长椅之上,手轻轻的梳理着白狐柔软的毛发,白狐感觉很舒服眼睛眯了起来。

韩非也坐了下来,看着女扮男装的紫飞,但还是依旧那样迷人,微笑道:“明早还要前往漩涡沙漠,紫飞你早点休息吧。”

紫飞依旧抚摸着白狐,抬眼看了过去,道:“你还叫人家紫飞,没想再换个称呼吗?”

韩非一笑抓起紫飞那白嫩的手道:“飞儿,总行了把?”

紫飞甜甜的一笑,依偎在韩非的肩膀之上,道:“这还差不多。”

韩非腾出一只手臂,揽着紫飞的肩膀道:“飞儿,明天你依旧和白狐待在乾坤袋里面,漩涡沙漠的消息是我传出去的,万事要小心,到时怕是有人暗算,尤其是苍穹派的人。”

紫飞动了动身体,眼睛向上看去,道:“不,明天我要和你一起,不想再待在乾坤袋里,好无聊呀。”

韩非的手似乎紧了一紧道:“不行,那样师父肯定猜测出你是谁了,难免又是一顿训斥。”

紫飞犹豫了一下,接着道:“你明天不是和你师父他们分开行动吗?那你还怕什么。”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