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妈妈唐雅婷

第二日早晨,顾默然接到一通电话,诚德医院。

顾默然在三个月前就辞去了诚德医院的工作,原因,太差。不是她差,而是医院太差。只稍微有一点棘手的病例便找她来帮忙,她一个心理医生却整日泡在各种应该由普通医生来做的手术里,实在太差。

顾默然辞职后,诚德医院偶尔碘着脸求助,顾默然也不好拒绝。

这不,又来了。

顾默然打车到诚德医院,见到了那个在电话里面说是无可救药的病人,患有间歇性精神病。治疗这种病症本该是医院精神科应该做的事情,却叫她这个心理医生来做。顾默然不仅修了心理学,而且还选修了医学,虽然学识丰富,但实际上连阑尾手术都不敢独自进行。

她怕,她是一个医生,医死了人,她会对不起身上这件淡蓝色的医袍。

处理完诚德医院的患者后,顾默然心情很不好,走到马路边不想回家,幻想着能够捡到一分钱,然后拒交警察叔叔。

想着想着,一辆车停在了她的面前。顾默然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西尔贝,发现周围的人都往这边瞄。

顾默然的脸黑黑的,再这样下去她真的不会对西尔贝产生恐惧吗?

暗色的车窗缓缓降下来一半,苏御坐在车里冷漠地对她甩了一句:“上车!”

他老远就看见这妞在马路边傻站着了,他原本以为这她在等红灯,结果这傻妞一动不动站了十几分钟,周围人有些望着她她都不知道。

当苏御说了上车后,顾默然莫名其妙的问:“去哪?”

“上车!”苏御又重复了一遍。

“……”

车里开了空调,但顾默然觉得空调有些多余,她身边的这位就是一台活的自动制冷器。

苏御从顾默然上车开始就没有说一句话,当顾默然试探的问他去哪里时,他直接把她当空气。

车子开到了一个比较远的别墅,顾默然只在杂志上看见过的别墅,全国仅此一栋。苏御把车停在下面,到别墅需要走过一段不长不短的坡,坡的两边以及别墅周围种满了玫瑰花。这栋名为别princess的别墅仿佛屹立在一片玫瑰园里,事实上也是这样。

princess,公主。

进入别墅,一个三四十岁的人走过来,看样子应该是这里的管家

“苏少。”

苏御吩咐她:“余妈,带顾小姐熟悉一下这里。”

余妈看起来挺和蔼,她看了一眼顾默然,眼里闪过一丝惊讶,然后对她笑笑:“顾小姐,请跟我来。”

余妈先带她到了一个房间,房间很整洁,看来每天都有人打扫,但仍然能看出女人居住过的痕迹。房间各个角落散发出一种很软绵的气息,应该是前主人留下的气息,淡淡的,若有若无。顾默然觉得有点熟悉,但却又想不起来是什么感觉。

房间布置的很温馨,米色的格调,米色的地毯,柔软的米色和枣色相间的条纹全棉窗帘,还有米色墙上的娃娃装饰和火柴人涂鸦让整个房间都感觉暖暖的。

顾默然不太喜欢有许多装饰的房间,但是这个房间却正合她意,不过分于装饰耶不过分于简约,暖暖的格调让她放松。

顾默然忍不住问:“余妈,前女主人想必是一个很美好的人吧?”

余妈一愣,随即微笑:“是的,很美好。”

出门前余妈说:“顾小姐,这就是您以后的房间。”

“什么?”顾默然吓了一跳,她要住这儿?“不……不了,我还是不住这里了。”顾默然急忙说。

余妈和蔼的笑:“这是苏少吩咐的,顾小姐可以随时来住,不必每天来,也可以把这里当成闲时的度假山庄,这是苏少定做的。”

顾默然点了点,暗叹土豪就是豪,买栋别墅跟买件衣服似的。

参观完这皇宫一样豪华闪瞎眼的别墅,顾默然连感叹的精力都没有了。

下楼后,看见苏御坐在沙发上喝咖啡。

顾默然说:“谢谢你,苏少。”

苏御放下杯子,面无表情的开口:“从今天起,你就是这儿的女主人。另外,以后我不想再在你跟我说的话里听见谢谢两个字。”

说完他起身离开:“我回公司,你自便。”

不留下一句拜拜,不带走一片云彩……

嗯,就这样。

顾默然突然觉得有点冷,欲哭无泪地想,她到底是给自己找了个老公还是找了台冰箱啊?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