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隔着布料捏揉肿胀

时间在夏日炎炎的蒸腾作用下过的很慢,终于响起了一阵刺耳的电铃,四十五分钟的煎熬总算是过去了。

“咳咳.”老桃轻咳两声“下课吧。”然后便踩着下课铃蹬着高跟鞋抱着厚厚一摞教案急匆匆地走出了教室。

桃倩倩的身影刚消失在了班门口,班里就顿时乱成了一团,安以然再次成了全班焦点,N双眼睛闪着不同的光看向教室最后一排熟睡的女子,有鄙视的,有羡慕嫉妒恨的,有爱慕的.

她倒是坦然,无所谓的接受了所有人的目光,无所事是地从桌子上抬起头,懒懒地瞥了一眼面前来者不善的女生,不以为然地伸了个懒腰,准备起身离开座位。

可就在起身的那一次刹那,胳膊肘不小心碰倒了放在宫影轩桌上的一瓶墨水。虽然安以然反应奇快,反手扶住了墨水瓶,可是还是有几滴墨水很不听话地洒了出去,不仅安以然如玉一般细嫩的手上沾染了墨汁,就连宫影轩那纯白无暇的袖子也未能幸免于难——原本一尘不染的纯白色袖口上平添了几个小黑点,不多却分外扎眼。

旁边几个女生好像受惊的兔子一样跳开了,夸张的尖叫着,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颇有一种看好戏的摸样。

宫影轩终于被旁边女生的惊呼声吵醒了,一脸黑线的看着旁边向他发送暗示的女生,又抬手看了看自己的右手袖口。

安以然心里大叫不好,扶着墨水瓶的手顿时僵住了,又小心翼翼的把墨水瓶放回了远处,大吸一口气,在心里暗自叫苦:唉.刚来就闯祸了.这下惨大了.要是逃走吧.貌似也没多少可能了耶.不由得两眼一闭,等待着暴风雨的来临。

果然,肩膀被人轻拍了两下。安以然抱着视死如归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念头有些绝望地睁开了眼睛。只见宫影轩已经把白色外套脱下来扔到桌上了,只穿了一件黑色的衬衫,正一脸起床气的看着她。

宫影轩一双桃花眼正透着深不可测的光,有些无奈又有些愠怒地看着对面咬着下唇眯着眼睛一脸委屈的小人儿。安以然还在发愁怎么道歉,宫影轩倒是先开口了:

“说吧,怎么办?”

“我不是故意的啦.”

“我问你怎么办.”

“我给你洗可以吗?”

“不能水洗。”

“那干洗总行吧.”

“也不行。”

“哎呀呵!你小子有完没完了?”刚才还是好好小姐的安以然也是较上劲了,不顾那差了半头的萌萌哒的身高差伸手便揪住了宫影轩的衣领。

宫影轩也不生气,痞痞地扬了扬嘴角,一脸邪魅的问道:“就没完了怎么了?”

“你给我听着!”安以然也是一脸深深的笑意“老娘我看上你了!你看着办吧!”两个人的脸贴得很近,鼻尖就差那么一丢丢就那么一丢丢就碰上了。

安以然笑笑,不顾旁边围观群众惊诧的目光转身迎着秋风(额不对,应该是夏风.)潇洒地离去了.

第三章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