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扯布料摩擦花缝流水

所有在“重生的世界”中被杀死的玩家,在下线2个小时之后都可以在距离被杀地点最近的基地内“重生”。既然“重生的世界”完全模拟了现实世界,那么给其赋予的名头自然不会是“重生”这么简单——系统给出的解释是,每个人进入这个世界里的时候都被采集了dna,当系统检测到玩家**被摧毁之后,会自动调用玩家最近采集的dna数据重新克隆出一具**,并送往距离玩家**被摧毁地点最近的基地内,让玩家得以“重生”。

听起来很美好,实则只是一个“无限复活”的借口而已。

已经不是第一次挂掉的张天仁等人对此倒是没多大感慨。之前做任务被挂掉损失的精神力在睡了一觉之后就恢复得七七八八了,是以第二天醒来之后整理下个人卫生之后便陆续上线,等着所有人一起活动。看着刘君贤、风逍、唐玲、刘训宇和黄小晓几个陆续出现在身边,张天仁对着他们一阵嘻哈,顺便盼着徐峻赶紧上线。可是等了半个小时,张天仁身边白光一闪,众人一看,却是赵倩瑜上了线来。

“你们都在这里啊?我还以为你们丢下我了呢……咦,徐峻呢?”赵倩瑜乍一看到周围全是人还小小地吓了一跳,看清是张天仁几个之后倒是满脸开心,不过张望了好一会都没看到想见的那个人,她不由奇怪地问道。

“那家伙……”张天仁撇撇嘴,两手一摊道:“还没上来呢,也不知道昨晚和谁去鬼混了。”

“……”赵倩瑜脸上现出一丝紧张,接着装作随意地问道:“哦?他昨晚去鬼混了?你咋没跟着去?徐峻那家伙是不是有很多女朋友啊?”

张天仁一听,心中偷着乐了一会,然后一脸悲愤地接道:“对啊,我们cf基地里被他糟蹋的黄花闺女没有百位数也有十位数了,你都不知道那些被他糟蹋的小黄花菜们给他起了个什么绰号……”

“哦?被你祸害的小黄花菜们给你起绰号了?”

耳边徒然响起一个沉稳的男声,张天仁想也没想就这么接了过去:“不不不,不是我,是徐峻那家伙……”

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张天仁面前的赵倩瑜一脸憋到内伤的表情,不远处的唐玲和刘君贤他们更是转过身弯下腰去浑身颤抖。他不禁觉得背后有些发寒,“喀嚓喀嚓”机械地转过头去一看,面上顿时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峻哥,你终于来了,我们等得好辛苦啊~”

站在张天仁身后的徐峻看着他那精彩的表情,脸上也是笑得阳光灿烂:

“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不过虽然我才刚上来,但是好像我听到了一些关于我们基地那些小黄花菜们的事情啊。那什么,贱人兄弟,关于那些被祸害的小黄花菜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张天仁撞墙的心都有了:

“那什么徐峻大哥,徐峻大爷,您听错了,我刚才是说cf基地种了很多小黄花菜就要成熟了可以吃了,新鲜的小黄花菜,是蔬菜啊……”

“哦?我怎么不知道我们基地有菜地的存在呢?不会是你整的吧?”徐峻一脸惊讶。

“对啊对啊,我家小玲玲很有务农天赋的……”眼见张天仁这厮张口跑火车的功夫越来越厉害,连他自己的老婆唐玲都看不下去了,擦擦眼角笑出的眼泪,唐玲走到张天仁身边揪住他的耳朵就是180度大旋转,疼得他狼嚎一声就蹦上了天花板,众人又是爆发出一阵舒心的大笑。

徐峻看着面前这群兄弟朋友,脸上的笑容却是发自内心,也只有在他们面前,他才能从心底里笑出声来。之前与李文达交谈过后心中的那丝阴霾也被他抛诸脑后,那些事情,自己有个计较就行,在这个世界里,重要的是开心,还有加速他们的提升。

笑过之后,徐峻拍拍手道:“好了,人也都到齐了。今天很抱歉让你们等了这么久。关于这个s等级的任务,我想了很久,也考虑了一些战术,现在,我想听听你们有什么意见。”

听到徐峻的话,一干人等都收起了面上的笑容,变得有些严肃。

“徐峻,关于这次任务我有个想法。”刘训宇沉吟一阵,出声道。

徐峻看向他,点头示意他说出自己的看法。

刘训宇面上现出一丝诡异莫名的笑容,却没有出声,而是掏出银笛放到嘴边。

他这是要干什么?

众人看到他的举动皆是有些摸不着头脑,唯独黄小晓在一旁也是抿嘴轻笑。看着刘训宇莫名地掏出武器,而黄小晓又是那么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徐峻不由凝神仔细关注着刘训宇的一举一动。

“嗡……”

随着一声低沉的笛声,刘训宇浑身爆发出一阵舒缓的波动,笛声缓慢,曲调悦耳,徐峻忽然感觉浑身的每个细胞都在与这阵笛声产生共鸣,一阵似乎发自内心的愉悦感徒然上心,仿佛现在所处的基地就是一个天堂,而他,就要在这天堂中酣睡。紧接着,他感到眼皮一阵沉重,而面前刘训宇的身影也似乎变得有些模糊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精神力远超他人的徐峻不自主地将精神力散发到身周,勉强有些清醒的他,看到周围的张天仁等皆是一脸诡异的愉悦笑容,身形皆是有些摇晃,眼睛更是都闭了起来,唯一没受到影响的则是刘训宇的老婆黄小晓,在一边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老公发花痴。

“吱……”

舒缓的笛声忽然划出一声尖利的结束音,张天仁等一干无辜群众皆是一副大梦初醒的表情,望着刘训宇张大了嘴,而彻底清醒过来的徐峻更是缓缓吐出两个字:“催眠!”

刘训宇憨憨的笑容中带着一丝得意,看向徐峻的眼中却是闪着赞叹的神色。

“这是催眠的曲调,每个音节都带着催眠的精神力。与不同的人接触之后自动调谐与之对应共鸣,让对方彻底失去抵抗力,真正杀敌于无形!”

徐峻由衷赞叹道。

刘训宇定定地看着他,摇摇头道:“对于精神力强大的人来说作用却是不大的。不过,我想对于炽烈兽这种元素生物来说,应该是足够了吧。”

“你是说,直接催眠那只炽烈兽皇?”风逍有些诧异地问道。

刘训宇点点头。

徐峻胸中一轻,之前定好的那些战术什么的,全都在脑中重新排列一番,一个看似万无一失的计划慢慢成形。有了这群可靠的朋友,什么s级的任务,算个球!

“那么,我们就这么办……”

徐峻将大伙召集到身边,沉稳而有力地将战术道出,一道道成熟的指令更是很快落实到每个人的头上……

天气一如既往的晴好。

缓缓吐着青烟的火山口上,原本密布的炽烈兽们,如今却已完全失去了踪影。被飞船撞出的缺口处,却被一块巨大的、泛着红光的石头堵得严严实实——强大无匹的炽烈兽皇,竟被元素融合兽逐出了火山口去“看守山门”,不得不说实力、阶级这些东西,在原始的“动物世界”中更为森严!

百无聊赖的炽烈兽皇缩成一团,缓慢而持续地从脚下的土地里汲取着力量。元素生物的力量本源来自于体内的元素之核,而元素之核的能量供给,却来源于自然中散发的各种元素能量。元素能量是人类渴求的基础能量,在徐峻他们这个时代却是没有机会让人接触到,但是身为高等文明的“爱神星”人,则是对这种原始形态的能量了解透彻,是以现存地球上的20个基地,皆是以“元素能量”运转——当然,生活在上面的地球原住民们自然是不知道这一切的。

炽烈兽皇和元素融合兽呆着的这个火山,充斥着取之不尽的火元素能量,当然,这些火元素能量被堵在火山口内的元素融合兽占去了大半,偶尔溢出的那丝能量,才被炽烈兽皇所得。

一如往常地维持着自己的温饱,忽然,耳边似乎传来石头动弹的清响。

炽烈兽皇一下警觉起来,缩成石块形态的身体更是一下舒展了开来,紧盯着发出声响的地方。

============================================

天天早上6点起床晚上8点到家,欲哭无泪的工作生活……泪奔……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