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摩托的颠簸我进入了她

天色亮起,数百米外的那个村子也在读焕发出勃勃生机,一些早早爬起来的村民好奇的站在道边,看着流量迷彩大卡车从村子之中返回,看到有相熟的民兵还招手打打招呼。

数百米外那条山路上混战的一幕,这个村子的村民们并没有几个人亲见,但是看看民兵们离开后的场景,却也能想象到当时的凄惨。

以长达三十米的山道为中心,包括路边十几米内的田地里,黑压压的全都是在地上打滚的人,不是每个人的身上都带血,但是每个人的身上都带伤,尤其一个好像叫丁新刚的汉子最凄惨,远远看着他,好像躺在那里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

山羊胡在山道上站起身来,看看四下里跟着一并来追人的山民们,被扇肿的脸上泛着红光,却不是兴奋,而是悲号。

“杀人了!土匪恶霸杀人了——”

或许是看到了这边村子边上有人在围观,山羊胡张着双手跑向这边,嘴里大叫道:“杀人了!你们全都看见了,你们可得给俺们丁山村作证啊……”

这边村子的人呼啦一声,全都散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开什么玩笑,打人的是民兵好不好?没有领导许可,那些民兵能把丁山村那些人集体干翻?谁给山羊胡作证是土匪恶霸打人,纯粹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了。

更何况,那个山羊胡也不是好人,别看山里的丁山村穷,唯独这个山羊胡家里盖了二层小楼,他在丁山村嚣张也就罢了,有时候路过这边村子的时候,看谁不顺眼张嘴就骂抬手就打,不是看他背后站着一个能耐的女婿,这边村子的人早就揍他了。

现如今,山羊胡被别人收拾了,大家拍手叫好都来不及,还给他帮忙?

吃饱了撑的!

………………

………………

陈北雁和黎雪菲、宋叔并肩坐在一辆迷彩大卡车的驾驶室后排座上,摆弄着手里的平板电脑。

这个平板电脑是早先宋叔拿着的那一个,看外观似乎并无出奇之处,仔细看,却是很有古怪。

电脑屏幕上显示出来的是一张卫星地图,可是这张不是网页上可以轻易找到的那种静态卫星地图,而是实时卫星地图——坐在这辆大卡车之中,陈北雁依旧能够看到以山羊胡为首的那帮丁山村的村民,看得到他们的一举一动。

毋庸置疑,这张实时卫星地图的角度是俯视。

在华夏,寻常人是看不到这种地图的,而黎雪菲却像是认识,眼神微亮,说:“这是,军用卫星地图?”

前排的田政委回头看她一眼,有些好奇的问道:“这位小姐,你以前见过这个?”

“no,我是在电视剧里面看过。”

黎雪菲比划着说:“特种部队作战,会用这个,可以实时了解战区情况,作部署,指挥作战。”

田政委不禁目瞪口呆:“你们那电视剧还演这个?”

黎雪菲说:“这个很正常,为了凸显真实性,可以演。”

陈北雁却是扭头看着宋叔问道:“你说那人把这个直接塞给你,然后说让你来找我,就结束了?”

宋叔点点头,说:“是啊,后来我也回过神来之后,看清楚了这个平板电脑,才有点懵头。这种实时卫星地图,的确一般用于军用,而且为了保证军事任务的顺利完成,甚至还需要调动一枚卫星来配合……”

这说的是宋叔来到这里的原因了,在今天早些时候,天还没亮的时候,宋叔的房门被敲响,一个穿着白衣服蒙着面的女子出现在宋叔的面前,把一个平板电脑递给了他。

“陈北雁现在应该是迷路了,不出意外的话,大概会需要人接他回来。”

仅仅说了这么一句话,那个人随即离开了。

宋叔本想追上去,却是根本看不清这人离去的背影,就再也找不到她的踪迹了。

这事说不出来的诡异,宋叔自认轻身功夫的确不怎么擅长,但是想这个人一样,只一眨眼的功夫就找不到人影了,却还是大大出乎他的预料,不是手里还拿着那个平板电脑,宋叔真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一场梦。

在那条山路上,宋叔第一次讲这个事的时候,陈北雁轻轻叹息一声,说:“她如果没这么快的速度,你以为我怎么来到这里的?”

这个时候的陈北雁,已经知道自己的所在早已不在蓝岛县县境,而是到了隔壁的洪潭县。

半夜之间,一路从蓝岛县跑到洪潭县,的确有些牛,但是陈北雁自己很清楚,真正牛的还是引他追了半晚的那人。

那人的轻身功夫才是一绝!

但,她折腾了陈北雁半晚上,最后居然还去找宋叔,把陈北雁接回来,她——这是为了什么呢?

………………

………………

丁山村离洪潭县城不过半个多小时的车程,六辆迷彩大卡车浩浩荡荡的,很快开进了城区。

田政委也就是在进入城区的时候临时接到了一个电话,非常抱歉的回过头来,对宋叔说:“哥,省军区临时有个会,我得赶到省城那边呢,看来今天没办法陪你了。”

宋叔摆摆手,说:“你工作要紧,忙你的就成,咱们兄弟来日方长。”

田政委说:“或许你在洪潭县多待两天,等我回来陪你好好玩?”

车队开进位于城西的武装部小院,田政委下车后,再度向陈北雁道歉,这才上了自己的军牌小轿车,一路风驰电掣,杀奔省城。

看他临走前的种种,倒也不像是客套。

陈北雁很好奇的问:“你这个朋友挺实诚啊!”

“他对我当然实诚,对别人却也未必。”

宋叔笑了笑,说:“还记得我给你说,我在省城被人叫做送水工吗?送水工的成名之战,一人杀遍一条街,就是为了他。当时他爸爸身体不好,在街上摆摊,被一群城管踢了摊子,一气之下,当街一命呜呼;他当时不在,我却是那条街上水店的送水工,一怒之下,追杀城管一条街。”

陈北雁隐约知道这件事,但不是很清楚,此时听宋叔说的风轻云淡,不觉感慨:“那就难怪了,好兄弟,一辈子啊。”

宋叔伸个懒腰,说:“我现在倒是想先找个被子盖上,好好补个觉。”

一大清早被人吵醒,又一路开车杀奔洪潭县,宋叔的确是累了,而黎雪菲,这几日在丁新刚家担惊受怕,随时都害怕丁新刚闯进来强。奸她,此番脱困,自然也是困倦不堪,被宋叔一个懒腰引动,悄悄的掩嘴打哈欠。

“左右没什么大事,咱们先在洪潭县城找个地方补补觉,下午起得早就回,起晚了就明天回蓝岛县算了。”陈北雁提议说。其实他的情况也不必宋叔和黎雪菲强到哪里去,毕竟他是一路从蓝岛县城狂奔到丁山村,体力和精力都消耗很大。

他这个提议,宋叔当然是没意见;他从蓝岛县开来的奥迪就停在武装部,三人上车之后,宋叔说:“洪潭县经济偏落后,不比蓝岛县,最好的宾馆就是洪潭宾馆,勉强算是能住,咱们就去那里吧。”

转眼到了他所说的洪潭宾馆,陈北雁顿时发现宋叔“勉强算是能住”的评价果然不是虚的,整个洪潭宾馆给他的感觉很像是蓝岛县的国盛宾馆;唯一的区别在于,洪潭县府的定点单位还是洪潭宾馆,所以洪潭宾馆的服务员态度固然很恶劣,精神头还算凑合。

三人开了三个三楼的紧挨着的大床房,到了三楼后分了房卡,分别进了自己的房间。

陈北雁进屋第一件事就是给谢文爽打电话报平安。

“小祖宗,你好歹来电话了。”

接通了电话,谢文爽一听是陈北雁的声音,很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说:“从昨天晚上开始打你的电话就打不通,还以为你出事了,我这都在穿衣服,准备去蓝岛大酒店问问怎么回事呢?”

“傻瓜,我能出什么事,手机没电了呗。”

陈北雁想也知道,只怕这一夜谢文爽的日子很不好过,睡没睡都是一个问题,心里不免有些心疼,说:“记得周二只是上午有两节课是吧,你要能撑住,就先去上课,然后回来好好睡觉。如果撑不住,就别去了,请个假。”

“不去哪成?你以为别人都是你啊,语文不用学,成绩就一级棒。”

谢文爽听得出他的关爱,柔柔腻腻的声音说道:“放心吧,我去上完课接着就回来。你呢?我回来之后是不是就该看见你了?”

陈北雁笑了:“想我了?”

“臭美,我才不想你。”

谢文爽嘴硬,却是忍不住问:“有事忙就不着急回来,晚上我给你烧洗澡水。”

“我争取晚上回。”

陈北雁说:“昨晚遇到点问题,现在在洪潭县呢,住在洪潭宾馆,估计得睡一觉。”

“去洪潭县了呀?”

谢文爽声音忽然变得怪怪的:“找白白没有?”

“白白?”陈北雁愣愣神才想起来这是到了苏白白的地盘上,忍不住一笑,说:“那我一会儿给她打电话,让她过来陪我睡。”

“切!白白那个爱搭理你!”

谢文爽酸溜溜的说了一句,又说:“到都到了,你忙完之后跟她吃个饭,晚上其实也不急着回来。昨天晚上我和白白通电话来着,没敢说联系不上你的事,听着她挺想你的。”

陈北雁心里一暖:“嗯,等我回去送你个大坛子。”

谢文爽有点好奇问:“送我大坛子干什么?”

陈北雁哈哈一笑:“装醋呗!”

两人说了几句,挂断了电话,陈北雁脱掉上衣,准备先去洗个澡。

刚刚试好了卫生间的水洒,就听到了敲门声。

打开门看到黎雪菲,陈北雁就是一愕。

门外的黎雪菲身上只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胸口之上的嫩肉和两条雪白的大腿都露在外面,看样子像是在洗澡,但身上却没半点水渍。

ps:最后一章公众章节了,下一章就会进入vip上架章节。有些话,说两句。

如果把一本书的公众期看做怀胎,那么上架无疑是瓜熟蒂落即将生出小宝宝的时刻。

昨晚最后一章说了,今天会有十更,以上。

为什么?

因为我们要迎接小宝宝的诞生!

然而这个小宝宝是顺产,还是破腹产,俺作为一个胚胎,已经没有发言权了,真正拥有发言权的是你们!

是伟大的读者,俺的兄弟姐妹们!

那么,我们要生一个什么样的宝宝?健康的、活泼的、可爱的?还是病怏怏的、死气沉沉的、或者先天发育不良的?

所以,今天我们来打一场仗,俺来拼一下,只要俺还能写,大概会按照一个小时一章(不会这么严格啦,哈)的速度向前冲,一直到俺写不动。

要不要跟俺一起冲?一起疯狂?

貌似每一千字是5分钱,那么一章就是一毛五,十章不过一块五毛。

一根最便宜的冰棍现在也要两块吧?一个不加鸡蛋的白吉馍是不是也要三块?

说句矫情的话,你一个订阅就是这个小宝宝的一点精气神,我请求各位让这个刚出生的小宝宝能够更茁壮漂亮一些!

现在的俺,已经躺在分娩台上,叉开了双腿,准备开始今天的狂暴之旅。

精神抖擞!斗志盎然!

俺的兄弟姐妹们,你们呢?

出发——

正式宣布:下一章,18分钟后更新!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