绳结陷入花缝惩罚

“噗。”

陆离没忍住笑出了声。

实在不是他笑点低,在他三十多年的生活里,从未见过跌跟头跌得如此扭曲的成年女人,而且自己还爬不起来偏偏表情无比别扭。

啊啊啊!

安小可严重内伤了,在颜值爆表的青年才俊面前跌跟头,已经拉低她的智商,最过分的是,她竟然没站起来再次给跌倒了,老天爷,你要不要这么调皮啊!

吴晓寒最先反应过来,“哪儿摔疼了?我扶你起来!”

唐宋他们几个隔着半条马路的距离,硬生生看着辅导员摔倒了,赶紧围了过来,起先是因为担忧,后来因为安小可的一句话变成了“围观”:

“真要命,险些摔碎了我的女神范儿!”

安小可漫不经心地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尘,幽幽地开了个玩笑,原本一脸紧张的同学们顿时“哈哈”得笑了起来。

“你们几个过来干什么?围观女神老师一秒变土行孙?”

吴晓寒凉凉地扫视众人一圈,几位大一的学生顿时感到无形的了压迫力,不愧是刚从学生会主席的位置上退下来的大师兄啊,好有威慑力啊。

安小可是个极其要面子的人,她被吴晓寒拽起来以后漫不经心地拍身上的尘土,是为了维持自己假装的风度,而自嘲也不过为了是掩盖内心的窘迫,吴晓寒这么嘴贱的一句话,让她的自尊无所遁形。

所以她抓狂了,踮起脚尖,然后一巴掌拍在吴晓寒后脑勺上,“你才土行孙,你街坊邻居都土行孙!”

吴晓寒却忽然得意地笑了,那笑容充满了胜利者的骄傲,他虚虚地比了比安小可的头顶,又指了指自己的胸口,“你确定你见过像我这么高大威猛的土行孙?《封神榜演义》里面描写的土行孙有我这么英俊不凡?”

“吴师兄你这么自恋你的前女友知道吗,哈哈!”

“哈哈,请不要打击我们女神老师的身高好么,我常常因为嘲笑女神老师的身高而被老师拍后脑勺我会乱说?”

陆离冷冷地看着他们师生笑着闹腾,心里面竟然有些羡慕这种充满欢声笑语的青春岁月,不过这念头也不过才冒出来,就被他冷漠地压下去了。

“办正事要紧,安老师!”

安小可看看西斜的太阳,高冷地甩了他一眼,朝景区的值班室走去。

景区值班室外面的水泥空地上停着几辆车,正是吴晓寒他们被扣下的车,被锁在停车位上,估计是不准备轻易罢休了。

在某些冷衙门里,公职人员早下班是常态,所以此时值班室里只剩下两位年轻女孩子,正守着台式电脑一边刷淘宝一边争论。

看到陆离推门进来的瞬间,眼睛里闪过红心状的光芒,再看到安小可带着“犯事”的学生走进来,那笑脸顿时拉黑拉长了,也不理人,再次把注意力放在淘宝上。

安小可是来解决问题的,毫不在乎对方的晚娘脸,自顾自地拉关系:

“哟呵,你们郝局长可真不懂怜香惜玉,竟然把这么两位堪称形象代言人的美女仍在景区值班,回头我得说说他啊。”

“您是?”

机灵的小姑娘赶紧站起来,试探安小可的身份,莫不是他们郝局长的熟人?

...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