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宾与房东太太

枫泽走了许久,沫沫还是没有等来洛塔,却在这个时刻,收到一条洛塔的短信:哈哈,沫沫,现在你们两个一定幸福的要死,电灯泡就先闪了,给你们两个人过个二人世界吧!这个洛塔,真是——沫沫刚刚想要打电话过去,不过——要是知道枫泽去陪萧凌了,洛塔一冲动不知道会干什么呢?沫沫想了想,还是回复了一句:好吧,大小姐也注意安全呐。

沫沫坐着,肚子好饿。一拿起菜单,看见上面的价格突然觉得人生相当悲观了。这里吃一顿的话,可以在面店吃二十多碗西红柿鸡蛋面了。虽然说这点钱还是付得出,可是——沫沫听见心在滴血啊!要是现在走出去的话,会不会被服务员鄙视死啊?沫沫向四周看了看,没有人溜走的。特别是她已经叫服务员加了五次水了,被那个服务员死死盯住很久。这时候服务员又过来了,“请问还要加水吗?”

“不不,不了。”沫沫已经跑了三次厕所了。

“那您要点菜了吗?”服务员的微笑现在在沫沫眼里简直是狰狞的面孔。

“咳咳,再等等,不知道我的朋友什么时候来呢。”等沫沫说完这句话,觉得斜对面服务员已经发射了一个无敌鄙视的冷箭。

“不好意思啊,让你久等了。”一个男生找了沫沫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表现得好像和沫沫很熟悉一样。“服务员,可以点菜了。”然后他笑盈盈地看了服务员一眼,就开始点菜自作主张地点菜,完全不理会沫沫的讶异。

“那个······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吧,我不认识你。”沫沫想起前几天看见的一则新闻,上面说有一男子在地铁站和一女子装熟,纠缠不放手,实质是准备把女子拉走抢劫。沫沫心里捏一把冷汗,不会是遇见了吧?那也太衰了。

“我们见过,我们可是最熟悉的人。”他的目光没有看她,却对着面前目不转睛盯着自己的人作出了回答。

虽然知道可能她已经不记得他了,但是听见她亲口说出还是很难过。仕影从白天就一直跟着她,看着她和他牵手,听着他和她的对话,他的心一寸寸撕裂。坐在角落里,看见那个男生不知道为什么离开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沫沫一个人还是坐着等了很久,如果是他,他就不会丢下她的,不会让她陷入这样尴尬的境地。他坐了很久,还是决定帮助她。明明知道现在的她,带给自己的只会是一次次的伤害,可还是想要接近,控制不住的接近,即使她的刺扎破他的心口。

“我真的不认识你。我走了。”沫沫确定这一定是个骗子,在被他纠缠住之前,一定要赶快离开。沫沫拎起包包,很快就离开了。

为什么见到我是这么恐惧的表情呢?仕影想起白天的时候,她看见那个男生笑得幸福的表情。于沫沫,你真的忘记一切了吗?

不可以。

好不容易从餐厅跑出来了,沫沫后面的步伐是越来越快。沫沫觉得还是坐公车先回家,回家自己煮东西吃好了。那也应该先去买点东西吧,买什么呢?沫沫正想得出神,突然感觉被一只手有力的抓住,一个踉跄就栽倒在地上了,等到回过神来,才发现刚刚走的那个地方有个花瓶掉落碎了一地。

“你没事吧!”他看着惊魂未定的她,好像她吓到了。

沫沫才看清楚,这就是刚刚在餐厅里面和自己搭讪的人。“没事。”沫沫还是防备地甩开了他的手,不经意看见他右手臂上一条鲜艳的血痕。是他救了我吗?如果刚刚不是他,那么被花瓶砸中躺在地上的就是自己了。沫沫有点后怕。幸好幸好!这个人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可是刚刚明明就是他和自己搭讪,这种人会是好人吗?说不定这也是一场骗局。沫沫起身,拍了拍衣服的尘土,“谢谢你。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连谢谢都可以说得那么冷淡。

她走得很快,他终究还是追不上她的步调。那条血痕,划得更深了。他才恍然惊觉,好像几分钟之前就有一个人跟踪着她,还以为看错了。这个花瓶在这里,怎么会这么凑巧就砸下来呢?

沫沫连走带跑,好不容易回到了家,庆幸那个变态狂没有跟来。“妈妈,你还没有休息啊。”沫沫看见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的韩妈妈。

“沫沫,你回来了。待会儿,仕儿就要回来了。”韩妈妈一提起儿子就开心地合不拢嘴了。

“等一下吗?这么迟?”传说中的韩家少爷啊!沫沫还真挺好奇这个富二代的尊容的。

“我也奇怪,早上的飞机,怎么会现在这个点才到家。八成是出去找朋友了吧。”这时候,沫沫的肚子又不争气的咕噜一声。

“饿了吧?阿姨现在给你们去煮宵夜。”韩阿姨起身走进厨房。沫沫则是倒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里面的美食,又是说什么盐适量,醋适量的,沫沫一撇嘴,这种最不靠谱了,适量究竟是多少?那不是白说吗?真是觉得干什么都很无聊,就不知不觉拿出了手机,上面没有显示什么未接电话的,内心不禁有点失落。

也不知道枫泽那边怎么样了?她看了看时间。拿出手机想着要不要打一个问问。他现在应该很忙,算了,不要打扰他了。万般纠结的沫沫还是把手机塞回了口袋里面。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